一條龍從水中出來把師父的馬咬下水下,說來就來了嗎?

「悟空交比我。」

!?

師父以華麗的跳水跳進水裏,而我默默地舉起一個刻着十分的木牌。

白龍馬看着師父的美麗姿態完全移不開眼睛:「那個高速逼近的螺旋肌肉和尚到底怎麼回事!他到底怎麼辦到的?怎麼辦?很好奇物理上是怎麼做到的!我必須躲開,但是很在意!他到底怎麼游成超級霸王電影彈似的⋯⋯」



然後我就看到一條龍被打了出來⋯⋯

「唉,再這樣下去我齊天大聖唔洗做啦。」

白龍馬向師父解釋一番後,變成了白馬讓師父騎着,誰知道白馬被師父坐爆變回原狀⋯⋯

「抱歉,你有沒有受傷?」

「難道我連被人騎既資格都冇?」



你這話有點變態⋯⋯

師父看上天空:「聽講只有神獸才能承受我的重量,而佢叫草泥馬。」

⋯⋯⋯⋯

我看着眼前有間廟就直接打開門和師父走了進去,反正師父係聖憎,他們一定會原諒的。

「悟空,將座佛搬下來。」



「嚇?點解呀?」我問。

「因為佢個樣笑淫淫見到都想打佢!」

我雖無言,但還是照做把佛像搬下來,不然我怕師父把這裡給炸了!

「做得好。」師父睡在了剛才擺放佛像的位置上,而兩名和尚走了出來打算偷走袈娑,我咳了一聲,他們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拿出金鋼棒說:「雖然我不想大開殺戒,但希望你們不要做傻事,整醒左師父就弊。」本來這一難是被火燒,不過我想應該不可能了吧?

「你個妖猴,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老和尚說。

我只感到身後的身影站了起來:「不準你罵我既徒弟!」

我唉了聲,你們死定了。



碰!碰!

兩名僧侶插在了牆上,至少還沒有死。

之後好像會有隻黑熊精的吧?

我向右看去,一隻黑熊站在我眼前。

「⋯⋯⋯⋯」

「妖那媽!」我嚇得一棒打在牠的頭上!一道哀嚎後倒在地上。

「悟空!」



師父捉起了我的雙手:「做得好!」

我感到奇怪,書中不是說我打唔贏個黑熊精,然後去找菩薩A夢的嗎?

菩薩如書中一樣來到說與黑熊精有緣就把本來是我帶的金鋼圈給了牠帶後去了南海。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師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你明白點解我唔比你帶未?」

唔通佛祖想控制我?

但是為什麼?

我只是一個妖猴,老實說我並不喜歡佛祖,因為他那迷之笑容都令人難以知道他究竟是笑還是⋯⋯



「悟空,我們走吧!」師父帶領着我們去下一站,還不忘把廟燒了。

這樣我們又少了一難了,我們真的能取得真經?

我唉了一聲,跟在師父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