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是八戒,那高家長老和我們解釋一番後叫我們拯救他的女兒。

師父色心又起說:「你的女兒美嗎?」

「呃,還可以?」

我突然覺得有點怪怪的,我說:「師父,我們不是一路拍到西的啊!我們是來降妖的!」

「這些東西等我爽完先!」師父馬上跑去八戒的洞裏把他拖出來暴打!



「玄奘,停手!這是我安排給你的人,前世乃是掌管天河的天蓬元帥!」菩薩緊張地說。

但是我們卻看到更詭異的事情⋯⋯

「師父⋯⋯繼續打!唔好停!」

這難道是被虐狂?八戒想不到你好色之餘還是個被虐。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師父最後竟然把八戒給活活打死了⋯⋯

「這就是佛。」

「這不是佛!」菩薩說。

「那我問你!十世金蟬子是不是佛?」

「十世金蟬子當然是佛。」



「那你說,我殺了一隻妖怪,是不是佛?」

「這⋯⋯」菩薩遲疑了。

「悟空,看到了吗?對他們來說殺妖是一個正常的事,哼!什麼眾生平等!」

我感到一絲絲的迷茫。

「悟空,我們走!」

我跟着師父繼續向前。

夜晚,我們在高家莊借宿,我問師父為什麼把他殺了?雖然他在書中一點用也沒有,也一直和書中的悟空吵架。

師父看着窗外的夜空,嘆了一口氣:「他旱就死了。」



「他剛才只是被你活活打死而已。」我吐嘈地說。

師父躺在床上說:「就死在佛渡化成神的那天。」

我似乎明白些什麼,但又什麼都不明白一樣。

「師父,你會殺了我嗎?」我問。

「不會。」

「為什麼?」

師父突然一個翻身落地,跑去高家女兒的房間,而我就聽到隔壁房間傳出呻吟的聲音,我也是公猴,所以都會有反應的。



「他真的是十世金蟬子嗎?我看他只是一個瘋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