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隻小妖巡山看到我們師徒二人,還小小的站在我們面前。

「怎麼了,迷路了嗎?」師父問。

「係呀!唔知可唔可以送我回家。」

這傢伙是黃風怪的手下,只見師父說好,牠就帶領我們去黃風怪的洞穴前說:「這裡就是我的家!」

「是呀!」師父馬上捉起牠的頭扔進洞裏!



轟!

「哇!是誰把我的小妖扔進來!」黃風怪說。

「悟空,我地入去除妖!」師父拉起衣袖跑了進去!

我拿出金鋼棒跟着師父在裏面大殺四方,黃風怪被師父一拳打倒,小怪更不用想,直接秒殺。

走出洞後,我想了想,原本的情節是黃風怪捉走了師父,然後我求靈吉菩薩收了牠嗎?這樣不就是沒有了戲份了?



「這樣不會得罪人家吧?」

「你說什麼?」師父似乎想打我。

「我問你,佛修什麼的?」師父問。

我不知道,所以問一問輔導員喵炭後,我答:「四大皆空,普渡眾生。」

「無論菩薩,佛陀,那個不是想在老子我的取經路佔便宜?好讓升個職位?」



「我問你,那些妖怪,有多少是他們的寵物?」

「嗯⋯⋯大概有一半以上?」

師父摸着我的猴頭說:「你現在知道為什麼我們有那麼多磨難了?」

「所以,如果想深入一點的話,他們有其他理由,放走了自家的寵物,然後要我去叫他把牠收回,這樣他們就能領功了?」我分析地說。

「我真係第一次覺得你咁聰明。」師父慈祥地笑著摸一摸我的頭。

第二天,來到了流沙河,我本來打算提醒一下師父流沙河的事,誰知道他留了一句在對岸等我後就直接跳進河裏。

流沙河下方

沙僧正等待著取經人,誰知一位光頭「轟」一聲降落在自己身前⋯⋯



「你誰啊?」師父問

「我是等待你的人,助你取西經的。」

「好啊!」師父一拳把沙悟淨打出了流沙河,降落在我面前,師父也從流沙河跳了出來。

「師父,他是位大將,因打破一盞燈,而成為這樣。」我簡短地說。

師父看着沙僧,顯得有點同情:「我問你,是不是因為打破一盞燈而變成這樣?」

沙僧連連點頭。

「哼,堂堂一個大將,竟然比唔上一盞破燈?佛陀世家?普渡眾人?眾生平等?笑撚死我咩!」



天空突然睛天霹靂,師父直視天空,之後變回晴天白雲。

「你走吧。」師父對着沙僧說。

沙僧竟然滿懷感激地跳回去。

師父嘆了口氣看着我,我能看到師父他的神情有一絲悲傷,但是為什麼?

我想起孫悟空和我說的話。

「師父,為什麼要他走?只要他幫你取完經,他就能回到天庭了。」

「自由自在不好嗎?得閑食幾個人。」

「但是佢遲早都會被佛家的人收了,這樣你不是在推他去火坑?」



「總好過被控制⋯⋯」師父臉一沉繼續走着,我在後跟着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