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師父一直追着妖怪通山跑,但出奇地沒有把牠們渡化,除非是天上的神仙的坐騎下凡下來的,就把牠吃掉而已。

我想了想,接下來會遇到白骨精的吧?師父不會啪了她吧!

「悟空。」

「師父怎麼了?」

「我感到有妖氣,而且⋯⋯還是個美女!」師父馬上跑去白骨精的洞穴裏,發現她在煮飯給一個廋弱的書生。



正當師父想走去除妖時,我大吼說:「快啲走啊!」

「可是我怕他餓⋯⋯」她還站在那兒。

師父當然一拳把她打死,她的生命還有兩次,只見那白煙化為剛才的女子。

那書生怒視着師父,我馬上制止他之後的行動,我問師父:「為什麼要這樣做!」

「喔?你竟然會同情妖怪,你可是要當佛的猴子,有這種思想真的好嗎?」



「至少我知道她並不是壞妖!」

師父走了過來摸着我的猴頭,哈哈笑著:「至少我知道你還有人性。」

「師父⋯⋯你什麼意思?」我問。

女子撲到那書生的懷裏,看來十分害怕。

師父向書生問:「你知唔知佢係妖?」



書生說:「即使佢係妖怪,但我愛佢。」

師父續問:「你可知,人和妖,不能相愛?」

「那又如何?」書生說。

我馬上拉着師父:「我求你了,放過他們,他們是相愛的。」

師父看了我一眼後,臉上掛著笑容看向他們:「兩位施主別怕,貧僧只想確認一下,人妖能否相愛,現在我已經知道了。」師父單手立掌,微微點頭,一副高僧的樣子。

「悟空,走。」

師父轉身離去,不知道為什麼,我似乎看到師父哭了⋯⋯

「師父,點解要測試我?」我問。



「因為你肯定成不了佛,你一定戒不掉七情六慾。」

「就這樣嗎?」我問。

「嗯。」

「悟空,你知道佛為什麼要殺妖?」師父在途中問我。

「我不知道。」

「因為他害怕你們。」

我感到驚訝,我怕佛祖一下拍死我才對吧?



「只要你們妖怪,任何一個踏入妖聖這個階段,那麼就可以和佛祖抗衡,更有可能把他滅了!」師父說。

我的天,那麼就是說佛祖係菲利大王?為左阻止傳說中的超級妖聖誕生,而去滅妖?

走了段路後,師父突然脫掉袈裟說:「悟空,前面妖怪很強,你先避一避。」

前面不就是有幾名女妖怪在洗澡而已,師父你就不要扮正經了。

「除妖大事,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悟空,這些事交給我吧!」師父衝了過去。

我發現師父用起佛語,比誰都流暢。

那邊充滿女性的呻吟聲和師父的笑聲,我坐了下來和白龍馬談話,他終於再說話了。

「大師兄,取得真經後你打算怎麼樣?」



我說:「應該回花果山做猴王吧?」

「真羨慕大師兄,自由自在的。」

我呵呵一笑,見師父爽完後就繼續旅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