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後,我們來到寶象國,師父直接把寶象國公主捉給奎木狼,讓他們可以一直在一起。

師父說:「如果國王來捉人就說給我聽,我保證屎也把他打出來。」

「謝聖僧!」奎木狼跪下來向師父拱拳。

師父一副高僧的樣子離去。

平頂山山腰,師父吃了一個果子後倒了下來,他的樣子好像很痛苦,是做了惡夢嗎?



師父夢裡,一個黑影捉起了傷勢嚴重的悟空:「我也會像殺了那女人一樣殺掉牠喔!」

「師父⋯⋯」

「悟空!!!」

回到現在,我見師父叫我就把臉靠向他,誰知一個日字宗拳把我打去樹裏,媽的!要不是我有金鋼不敗之身,我一早死了。

我看向師父離開的背影,決定跟過去。



「銀角,那個不就是唐僧?」金角大王看著一個筋肉光頭走了過來,於是叫了叫銀角大王。

「喔?竟然自己送上門來,小妖們!我們去吃唐僧肉!」

「誰他媽敢吃我,我他媽的把他屎也打出來!」唐僧衝去妖堆裏,來一個唐僧無雙!

「哇啊!誰說唐僧是瘦弱昜推倒的啊!」被打出來的金角大王說。

「沒辦法了,只能用這個了!」銀角大王拿出一個葫蘆。



「唐僧!你敢回應我嗎?」

誰知道唐僧沒有回應直接把牠和葫蘆直接打飛!

「我應你老母啊!」

唐僧此時捉住了金角大王,使出了集氣的一擊!

轟!

我看到一隻妖怪往我飛來,身體使然地用金鋼棒把牠打回去!

唐僧看到金角大王飛了回來馬上用拳頭把牠打回去!

「嗯?怎麼又飛回來了?」我馬上又用金鋼棒打回去。



這情況重複了好幾次,直到我任由那妖怪飛去十萬八千里。

我走進那洞裏,發現周圍都是倒下的妖怪,師父醒來後看着周圍的一片狼藉,他看了一下我後就無視周圍的妖怪繼續走着。

晚上,師父坐在草地上,仰頭望向天上的星辰,他問我:「你知道為什麼我被佛祖打下來了嗎?」

「不就是和他爭論了嗎?」我說。

「沒錯,睡醒之後我終於記起,十世前我救了隻狐狸,在死前我在知道她是隻妖狐,第二世又重新相聚,過得甜甜蜜蜜。」

師父續說:「點知突然有一日,佛祖找到我說我有慧根,助我成佛。」

「但我拒絕,叫他回去雷音寺,因為我想和那妖狐相戀一世。」



「然后佛祖笑了,一道雷把妖狐劈得粉碎!就他媽在我的面前!」

師父一口氣把酒喝完流著睙對着天空大叫:「從此我六根清淨!四大皆空!從此我成為了金蟬子,十世為佛!我醒係佛,睡也是佛!我從此見妖就殺!成為了一個我不想成為既人,那天我同佛祖爭論,我話妖也是生命,為什麼要殺了他們!佛祖竟說妖是該死,人與妖不同,人是靈祖,我話妖也有靈識,生死輪迴,自有定數,你怎知你下一世不是妖?」

「他說我為初助你成佛,乃是天命,我說天你老母!我他媽有叫你助我成佛了?如果不是你,我一早同佢幸福一世啦!」

「然后他就說我冇佛性,只有人性,就把我打下來了。」

我想了想,一位女子成佛前說了一句說話:「我願屠遍天下神佛,渡化一切妖魔!」

「所以你還想當佛嗎?」師父問。

「我不想當佛了,我想當回真正的齊天大聖!」我說。

此時土地公叫了叫我:「大聖!聽說二郎神要取一個狐妖為妻。」



我和師父互望一眼後,我叫出了筋斗雲和師父飛上了天庭。

從此我改了西遊記的天命,雖說這是一個記憶,但現在控制的是我!

二郎神拖著一隻狗,見我們來了就說:「死猴子!想再大鬧一次天宮?」

馬上一堆天兵把我們包圍。

「三眼佬!我大鬧你一次天宮,也可以大鬧第二次!我問你,她在那?」我指著他說。

「她在天牢,想英雄救美?你憑什麼!」

我掃了掃我的猴頭,嘴角上揚:「因為老孫是齊⋯⋯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