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色烏雲籠罩,我看到城裏都沒有了昨天的人群,我問妖狐為什麼昨天拜佛那麼多人,現在怎麼都沒有人了?

「因為會有海盜,他們喜歡在這種天氣進行搶奪,大聖,凡人的事還是別管好了。」

我無視着她的說話,化為昨天的男子來到城裏,昨天的茶樓還在開着,所以我走了進去。

「公子,你怎麼來了?」老闆娘問。

「海盗都要來了,不把門關上嗎?」



「快的了。」

「那些官兵呢?」

「海盗天會關上城門來,因為我們住在外面的都是貧窮百姓,大官都住在城裏。」

我看着海盗漸漸逼近,老闆娘卻向我跪了下來:「公子,你答應我照顧好小紅!」

「老闆娘你怎麼了!」



「我知道公子你有能力,不過他們船上有大炮,你鬥不過他們!」

「我不能讓你去死,我可是⋯⋯⋯」我止住了說話,看向那小女孩,我捉着小女孩的手躲了起來。

因為我賭不起⋯⋯

即使我能把他們殺了又如何?

只要他們用大炮的話,即使我不死,那老闆娘呢?那小女孩呢?



我實在賭不起⋯⋯

哼,什麼齊天大聖?不就是連一個百姓也保護不了!

老闆娘在離開前看向我們躲起來的地方,懷着笑容地離去⋯⋯

我聽到雜亂的腳步聲⋯⋯

毆打聲⋯⋯

老闆娘的慘叫聲⋯⋯

在最後老闆娘懐着笑容地離去⋯⋯

我一個齊天大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無能。



許久,我睜開眼睛無力地坐在木椅上,小紅也走了出來說:「媽,我餓了。」

「小紅,你媽已經⋯⋯」我打開門讓她看看她媽的屍首。

小紅一臉呆滯,我跪了下來用頭撞向地板!

「什麼齊天大聖!」

「什麼大鬧天宮!」

「到最後不也是連一個百姓也保護不了嗎!」

我的眼淚逐漸流了下來,走在路中看向那城門。



「公子,你怎麼了?」

「小紅,之後發生什麼也不要管!」

我示意小紅退後,變回原樣,拿出金鋼棒!

如意棒伸長!變大!

然後打向城門裏的所有建築!

轟!轟!轟!

我見已經慘破不堪就馬上收手,帶着小紅離開回到洞穴上。

「大聖,你沒有事吧?」妖狐見我的臉色不太好就問。



「沒有事,這小女孩叫小紅。」我把小紅推了上前,不過她還很害怕我們。

「為什麼?明明媽媽她一直都有捐錢給廟,誠心向佛,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小紅坐在角落說。

我嘆了一聲,看向天空,佛祖你應該看到的吧?為什麼不去救他們?我看你只是一個假神而已!

「妖狐,怎麼才能成為妖聖?」

「它只是一個傳說而已,你問來做什麼?」

「因為只要成為了妖聖就能和佛祖對抗,我一定要在眾人面前趴掉他一身金衣!」

「哇!你還要把他趴掉?真刺激!」



我把手放在額上,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在最後我做了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幫老闆娘立墓,我把她的屍首放在這山林裏,希望她在這能安息。

「小紅,你好像很怕我們這些妖怪。」我坐在湖邊拋着石。

小紅也跟着我拋石說:「因為媽媽說了妖怪都不是好人。」

「其實我們妖怪都只想安穏地活下去,壞的都是天上走下來的妖怪。」我把石拋去湖裏,石頭只飄了三次。

「真的嗎?」小紅問。

「嗯,至少我和妖狐姐姐都不是壞的。」我說。

「那麼能教我怎麼能讓石頭在湖上飄幾次呀?」

我笑了笑說:「當然可以,但你要答應我接下來都聽我的!」

「嗯!」

我們勾了勾手指,絕不反悔。

———
今天連更兩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