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樹上休息,此時在樹下的小紅叫了叫我:「喂,猴子。」

「怎麼了?」我跳了下來問。

「我想去一下佛廟。」

「為什麼?」

「因為媽媽她一直都有去佛廟,所以我想去一下。」



我摸了摸她的頭:「好吧!」

我變回一位青年,拖着小紅去城裏。

這城變回以前的熱鬧,看來他們都忘了海盜天的事了,活下來的百性都趕緊去佛廟裝香拜神,多謝佛的保佑,我看到都感到噁心。

「猴子,我們進去吧!」小紅放了銀兩去一個箱後和我走了進去。

「為什麼要放錢進去?」我問。



「入場費。」

我哦了一聲後,看到那邊沒有人拜就叫小紅去那邊拜,誰知她說那邊是只有高官才能拜,拜一次功得無數。

我嘆了聲,呃錢就呃錢啦,說真的這裡的環境令我不太舒服,所以小紅拜完時,我叫她離開,她卻看着一個人發呆。

「小紅,怎麼了?」

「他⋯⋯他是!」小紅指着一位跪在佛前的皮膚哂黑既男人。



我感覺到小紅的手正在震⋯⋯

我問了問經過的阿伯,原來他說自己罪孽深重,所以就跪在佛面前求寬恕,還捐了很多銀兩。

「這個人,佛祖一定會保佑佢。」阿伯說。

「小紅,到底怎麼了?」我還是不懂小紅為什麼那麼大反應。

「他是殺我媽的人⋯⋯」

「什麼!此話當真?」

「嗯⋯⋯那個是掛在我們家的福袋。」

我看向他的腰間,確實掛著一個福袋,而且還有點血跡。



我叫小紅後退,自己走向那男子,而在一旁的和尚看見我後馬上攔著我:「施主,這裡只有貴人才可進入。」

貴人?難道你說我齊天大聖不是貴人?

「死光頭!不要擋老孫的路!我殺的不是你!」

「施主,為何要傷害我們的大善人?」和尚一身正氣地說。

我大笑着:「他傷人性命後,求佛祖原諒,我現在也可以殺了他!捐幾百銀兩,再求佛祖原諒!」

我一掌把和尚擊倒幾尺遠!

「佛說,眾生平等,他殺人只要他誠心認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只然會渡他。」和尚吐了口血說。



「原諒他是佛的事⋯⋯」我走近那男子,他害怕地看著我。

「我做的就是送他去見佛!」我捉起男子把他扔向佛像裏!

你今天沒有手下,沒有大炮,老孫今天不拿下你,我就不是齊天大聖!

「妖怪!休想傷人!」只見一位修行略高的和尚拿着棍偷襲我!

我單手捉著那棍:「什麼佛家的人,竟然還玩偷襲。」

只見他雙手合十說:「殺妖渡人,我可不能讓你殺他。」

一臉正氣⋯⋯

看來又一個不知道殺人要填命的傢伙。



我變回原樣說:「死光頭,你們那麼喜歡說道理,今天老孫就來問你!」

「妖⋯⋯算不算眾生?」

只見他愣了一下,直勾勾地看著我。

「看來你道行還不夠。」我直接和他擦邊而過,拿着棍一下把男子打死!

「我算你還有人性,所以不殺你。」我拋下這句話帶着小紅離去。

「大聖等等!」

「怎麼了?」我停了下來。



「在西邊有一個大俠叫「光頭披風俠」,我想他應該就是你的師父了。」

師父還在世?

「謝了,和尚。」

我們回到了山洞和妖狐說了情怳後,她突然抱著我大腿:「大聖!你一定要帶上我啊!」

我連聲說好,把她放在這裡很可憐的。

在出發的時候我看向西方,想不到我又要往西行了。

「大家!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