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讓我來為各位新生介紹一下碧海學園吧!眾所周知,碧海學園是一間軍事學校,專門培訓異能者對抗異形。雖然這間學園只短短成立10年,但在軍事學校的排行中排行第十名,擊敗了許多歷史悠久的軍事學校。這是因為我們擁有齊備又價格高昂的設施,讓學生能夠以最快速度提升自己的潛能。我們所培訓的學生畢業後,大多都成為了各界領域的頂端人材,比如說現時率領神聖騎士的人物——夜白是碧海學園的畢業生——」

路路絲見到健一聽到夜白的名字時,渾身一震,就像聽到自己崇拜偶像的名字似的,眼睛閃閃亮光,流露出興奮的表情,全神貫注地聽著碧海學園的介紹。然而提到夜白的內容只有短短幾句,很快就轉到其他話題,健一的表情也變得平靜下來。

(想不到除了看動漫外,在這裏也能看到這麼誇張的表情變化⋯⋯不愧是遊戲世界⋯⋯)

這個螢幕上的西裝男不斷地介紹碧海學園厲害的地方,令路路絲挺無聊的,不過她看到健一專心地聽,只好也裝作專心了。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各位新生注意了!」



這句話馬上讓路路絲回神過來,一般遊戲NPC說出這句話時,都是要發生重要事件。

「3、2——」

在漆黑之中,列車兩旁竟伸出一對白色透明的機翼,然後如同掠過地面的燕子般騰空而起,展翅翱翔天際。

「——1,望向窗外吧!」

列車飛駛出隊道,窗外的風景顯得格外耀眼,之前一座座豪華的建築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美麗的大自然原始風景,即使放眼到現實中也難得一見的景色,綠色的大森林猶如海洋似的,連成一片,草地的鮮花四處盛開,誘人的香氣透過微風緩緩傳了過來。



列車行駛得相當迅速,穿過白沙的林蔭步道,來到耀眼的黃金沙灘。海浪不停翻滾,淺起點點浪花,到處都閃耀著金色的光茫。從窗外微微吹進來的海風夾雜著海潮的氣息,耳邊傳來海浪輕輕拍打岸邊悅耳聲,顯得非常舒暢。

(為什麼山中會有沙灘⋯⋯不⋯⋯這是人造沙灘和湖泊嗎?)

就在這時,列車在空中停住了,西裝男說道:

「新生們注意了,這是你們第一個入學考試的考驗,我們將會提供地圖,請在一小時內根據指定路線到達第二關的考試場地,越快到達將會獲得越高評價。祝你們好運!」

當西裝男說到一半的時候,路路絲已經馬上反應過來,在座位四周開始搜索地圖,最後在前方的小櫃子找到地圖,站起來對著還在發呆的健一說:



「⋯⋯走吧。」

健一的反應也很快,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馬上站了起來,跟著路路絲走到已經開啟的門口,但卻發現路路絲停住了腳步,緩慢地轉頭看著他說:

「健一,可以一起逃跑嗎?」

健一聽後呆了一呆,帶一點點疑惑的語氣說道:

「我剛剛好像聽到很驚爆的說話,我想是我聽錯對吧?」

「不——你沒有聽錯,現在沒有護衛,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起——一起逃到遠離這裹的某個地方吧!」

***

(身體⋯⋯動不了⋯⋯)



就像不受控制的人偶一樣,被人扯線任意擺佈,口中說出莫名其妙的話語,而且說話的語氣也稍微不同,就像記憶中多麗絲的大小姐語調似的。

(逃離這裏?這是什麼私奔的情節嗎!)

然而,她沒有想到健一的反應不是驚訝,而是歎了一口氣地說:

「怪不得⋯⋯以你整個早晨怪怪的反應,我就知道你肯定在策劃什麼了,沒想到你還沒有放棄⋯⋯」

大量之前從未見過的記憶碎片突然從她的大腦擁現出來,那是描寫著自己如同籠中鳥一樣的故事

這位名叫多麗絲的角色,從出生的一刻開始,就被人當作道具的存在,是一個與其他家族炫耀爭鬥的道具,她從來都沒有自由,從小孩子開始就需要學習比常人多十倍的知識,而理由就是她是十大家族的大小姐。

沒有結識朋友的時間,沒有玩樂的時間,沒有自由,一切都要聽從別人的話去做,做得差了一點就要挨打。



她很努力,很努力地達成目標,結果她被人稱為天才,得到特殊的異能,但世間上的人都不知道,她付出的時間,她付出的努力是比常人多了一百倍,才有今天的成就,而她對於被人讚賞毫無感覺。

如果可以,她寧可不要這些成就,她只想要自由,如同鳥般展翅飛翔,飛到世界各個角落,有可以一起遊玩的朋友,有可以幹著傻事的青春時間,不用擔心什麼做不好會被挨打⋯⋯這種普通人的生活,才是名為多麗絲夢想著的生活。

——好像⋯⋯為什麼這麼像⋯⋯

路路絲看到這些記憶的時候,強烈的感情在心中轉動,她連忙停止查看多麗絲的記憶,但顯然遲了一步,雜音響起,耳邊傳來她熟悉的幻聽聲:

「那個人⋯⋯不就是成績垃圾又沒有朋友的廢柴嗎?」

「呀,聽說她經常不上學,躲在家中玩遊戲呢。」

「對呀,她除了看動漫和玩遊戲之外就一無是處,她的父母真可憐呢!明明父母都是有成就的人,卻居然生下這麼沒用的女兒。」

「真的,她留在這個社會有什麼用?不如死去算了。」



正當路路絲的腦海中因為過多的情報量而混亂一遍的時候,她的嘴巴卻擅自說話了:

「我——現在感到很快樂⋯⋯感受著這麼溫暖的陽光,看著這麼碧藍的天空,能自由自在地在街上行走,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試過了。」

健一沉默著,沒有回應她的話。路路絲感覺到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一股強烈不甘與憎恨的情緒擁現出來。明明她整個人都專注在分析海量的情報,根本沒有時間產生什麼情緒。

(這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留下來的感情嗎⋯⋯等等,也就是說,我現在被這句身體的原主人控制了?)

這時,她感覺到嘴巴又不受控制地開口,但這次帶有軟弱無力的感覺:

「我一直很想見到真正的大海,聽說那裹非常漂亮,海水都是明淨的碧藍色,能跟天空融為一體呢!如果我能見到大海,在這個美麗的大海中游泳就好了。」

「⋯⋯」



「我也想去到山上,感受一下自然的氣息。在茂盛的森林中,聽聽小鳥悅耳的叫聲,或是在一大片草地上,躺下來睡午覺,想必是相當舒爽的事。」

「⋯⋯」

「我還想到雪地上玩。在某本書看到雪原來是可以弄成不同形狀——有城堡,有雪兔,所以我想親手做出自己的雪人。」

「⋯⋯多麗絲,如果你接下來也是說這種話,就請你讓開吧,我忙著完成入學考試,沒有多餘的時間應付愛發夢的小貓咪。」

健一的語氣變得冷淡,很堅定地拒絕了這個荒唐的請求。不過路路絲看得出他的眼神還是在動搖著。一股就像能將她身體撕烈的悲痛情緒擁現上來,眼淚水在她的眼角打轉,路路絲憶起自己在現實世界的情景,她知道沒有自由的世界會是怎麼樣的絕望,一種感同身受的感覺浮現起來。

但是一事還一事,現在被身體的原主人阻礙著她攻略遊戲,令她有點無奈地想:

(到底這個強制劇情要到什麼時候呀?阻礙我攻略遊戲呀!)

突然,她的身體動了,向後對著門口踏了幾步,用一種就像快要永遠離別的語氣說道: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那麼⋯⋯再見了——」

路路絲產生了一種非常討厭的預感,這種預感已經可以說是預測,但她什麼也做不到。

(等等⋯⋯難道她是想⋯⋯)

——沒錯,這是你曾經做過的事⋯⋯所以,不要阻止我。

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出現在她腦海中,這個聲音是⋯⋯這個身體原主人的聲音?健一也察覺到情況有異,正想快步往前之際,她的身體猛然向後一躍,然後⋯⋯

在高空之中往下墜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