墜落⋯⋯

路路絲的身體正在不斷從高空中墜落⋯⋯

但是她什麼感覺不到,因為她的身體還處於被人控制的狀態。

(怎麼辦⋯⋯這是遊戲的強制劇情,還是⋯⋯?)

就像要解答她的疑問似的,系統的聲音出現在她的腦海中。



系統:主線抵達碧海學園完成(用時50分鐘)

任務評價:B

任務獎勵:2000點(目前擁有點數:11000點)

健一的好感度減少20

目前男主角健一對女主角的好感度(範圍:-99——99):48



主線任務—入學考試第一階段開啟

主線內容:根據路線降落到第二階段考試場地(餘下時間:50分鐘)

(B評價⋯⋯為什麼!身為宅神的我⋯⋯居然玩出B評價?哈⋯⋯哈哈哈!)

剎那間,路路絲無可忍耐的抑鬱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一直以來,就算發生什麼事,只有遊戲不會背叛她,在遊戲世界中,她總是坐在王者的寶座上,讓她覺得是人生之中的一切,是她唯一擁有的自尊。而現在這個刺眼的B字,則是壓跨她心中最後一根稻草。從以前到現在建立的脆弱堤防一口氣坍塌、毀壞,心中蓄積的不滿和悲傷全數朝外奔流。

(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失敗了!)



腦海中只重復回響著三個字。對別人來說可能是無關痛癢的評價,但對她來說比死更難受。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這個B評價就像是強行塞給她似的,從來到這個世界開始,命運就像一直被人擺佈著,沒有一刻她是可以安靜下來收集情報,到現在甚至身體都無法控制,這個B評價⋯⋯

(——怎麼能讓人接受呀!)

她想要落淚、哭泣、哭喊,就在這一刻,她甚至想要毀滅世界,但是她甚麼也做不到,因為她的身體被人控制著,快要把自己逼瘋的憎惡情緒燒灼著喉嚨,但什麼也不能說。

——哦哦!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很強烈的負能量嘛!很好,最後的阻礙消失了,一起去死吧!

(死嗎⋯⋯我要死了嗎⋯⋯)

千代曾說過,只要她成功破關就會給她期盼已久的生活,一個小小的B評價在這個情況下應該無視才對,但她就是怎麼樣也無法忽略這一根刺,理性也控制不了這麼強烈的感情爆發,正如現實世界自殺前的心情一樣。

——消失吧⋯⋯沒有自由的世界!

抵抗的意志逐漸清失,意識變得朦朧,據說人死前會陷入一個走馬燈的狀態,對於遊戲失敗等於死亡的路路絲來說,現在就陷入了這個狀態,她見到了一個⋯⋯生命中一直想要見到,令她懷念得快要立刻撲上去的人物——前一代的宅神,名叫雪姬。



此刻雪姬身穿白衣,有著精緻得不像人類的完美容貌,齊肩的黑髪背後綁著清爽幹練的單馬尾,有一種運動型的現充感覺。她中氣十足地說:

「錯了!你玩遊戲的方法做錯了,小路路!」

雪姬這句話馬上撥了路路絲一盆冷水,令她心情都沉了下來。

「遊戲⋯⋯方法?」

「你總是——總是確保了自己會取得勝利才會參加遊戲,這樣不會無聊嗎?」

「不會⋯⋯遊戲勝了才好玩⋯⋯」

路路絲不明白雪姬想說什麼。她一貫的遊戲方法是在遊戲開始前搜集大量的資料和情報,如果是技術向的遊戲,她在練習場和新手教學中反覆進行多次練習才開始,只要她覺得下一關有失敗的可能,就不會繼續遊戲,研究到絕對會勝利為止才會繼續。比如說PVP遊戲,她會開不同的小號打低級場直到覺得自己技術打高一級也會勝為止。



所以她跟雪姬的最快通關的玩法完全不同,以單機遊戲為例,發售後她都是等情報出來後分析一段時間,然後自己整合寫攻略完美通關。

「不對吧!是過程呀!玩遊戲最重要不是過程嗎?一個遊戲如果像學習一樣要查東查西才能玩,這樣不就無聊死嗎?玩遊戲就是要有即時性的刺激感,面對接踵而來的驚喜,體驗遊戲角色的人生,遇到難關時就用自身的技術與經驗來突破。如果什麼都如你所料發生,這個遊戲真的會好玩嗎?」

雪姬突然像是喝了興奮劑似的說出連珠炮的話,不過路路絲早就習以為常,她淡淡地回應說:

「只要勝了⋯⋯遊戲就很好玩。失敗就不好玩了⋯⋯」

她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要冒著失敗的風險去玩遊戲,情報充足確信勝利後才開始玩不好嗎?就算她大量收集情報,也總有意料之外的事, 特別是PVP更是如此。如果一開始玩的時候也不知道能不能勝,那真正玩下去的時候不就是很大可能會輸嗎?

「只是遊戲而已⋯⋯失敗就吸取經驗和教訓再接再厲,不靠外人,親手製造出適合自己的戰術,這樣破關時候的成就感和快樂才會去到最大呀!我是這個世界最熟悉你的人,所以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在你新玩一個pvp遊戲時,你每次都開大量小號到低級場練習,這樣虐菜的行為對得起宅神的名號嗎?」

「⋯⋯不覺得,只要輸了就不開心。」

反正「宅神」這個名號也是網絡上的人幫她冠上的,又不是她自願,而且裝菜的高手在低級場也不稀有,為什麼只怪她一個?為了確保勝利而做的練習錯了嗎?



「唉,就是因為這個態度,外界才會說你是偽遊戲宅呀!」

聽到這句話路路絲皺了皺眉頭。確實,不知道為什麼外界對於雪姬的評價比她高出很多,她實在不懂為什麼用臨陣磨槍的戰術以及來扭轉劣勢會更吸引人。一開始就用絕對的優勢來過關不是更好嗎?

不過她也不在意外界的評價,她只知道一個事實,就是⋯⋯

「這不重要⋯⋯反正知道雪姬姐姐你勝不了我就夠了。」

沒錯,無論什麼遊戲,到最後都是她玩得比雪姬好,這是任誰也無法否認的事實,這就證明了她的玩遊戲的方法比雪姬好。

「唔唔唔唔!區區小路路還真是口氣大!」

雪姬裝作生氣走過來扭了扭她的臉,但她沒有任何被觸摸的感覺。



(誒?為什麼⋯⋯沒有感覺⋯⋯)

「吶,小路路,遊戲的勝負跟評價,事前有沒有情報⋯⋯這些東西真的很重要嗎?」

雪姬突然用很認真的口氣問,路路絲有點疑惑地回答:

「⋯⋯誒,對呀?」

「但是——現在你再不改變就會死哦~約定⋯⋯忘記了嗎?」

(!)

這句話令到路路絲腦袋一陣陣刺痛,有什麼重要的事⋯⋯她忘記了⋯⋯

「好好享受遊戲本身吧!現在,就給我醒過來繼續遊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