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麗絲⋯⋯多麗絲!快清醒過來!」

「⋯⋯啊!」

健一的叫醒令路路絲清醒過來,五感都重新接收現實的訊息,只見他緊握著一把空中飄浮的劍,青筋暴起,另一隻手緊握著她,似乎是用盡全力想要拉她上去。而被兩個人的身體重量扯著的真希也忍不住開口了:

「抱歉⋯⋯抱歉哦,都怪我能力不夠,不然就不會發生這種事⋯⋯還有多麗絲大小姐如果不存在就好了。」

(喂⋯⋯你暴露了真心話吧!)



路路絲心中吐嘈了一下就連忙拍翼一飛,搖晃地在半空停下來。本來她想開聲道歉,但見到一顆顆魔法彈在下方劃著優美的線條高速接近,她感到自己全身上下的所有細胞都發出了危險信號,思考一瞬間就得出結論⋯⋯

(逃跑吧!)

這是她現實世界的PVP戰術,事情太超出預料,就先逃加放風箏,待情報足夠才開始反擊。以路路絲控制的異能水準,肯定無法立刻做到多麗絲那樣操控藍炎的技術,所以現在時間點根據所有情報判斷唯一戰術就是⋯⋯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於是她二話不說,衝過去抱著健一,然後用盡全力拍翼向上飛,但是⋯⋯



「等等!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快了!」

健一被路路絲強硬抱著高速上昇時,感受到內臟快要被抽離的飄浮感,狂風不斷地抽打他的臉頰,眼淚快要流出來,但作為男人的自尊不允許他這麼做,只好咬緊牙關,努力地擠出一句話:

「你要飛到那裹呀?多麗絲!」

「呀⋯⋯抱歉⋯⋯差不多可以了⋯⋯」

路路絲聽後馬上放慢下來,她對於控制自己的異能力度還不熟悉,一不小心就用力過度了。不過,她的目的已順利達成。



「⋯⋯安全了。」

「唔?」

一開始健一還理解不到這句話的意思,但他往下一看就明白了。那些魔法彈射向他們的途中消失了,沒有一顆魔法彈能夠靠近他們。

從一開始路路絲就奇怪了,要在槍林彈雨飛到去目的地降落,以入學試來說太高難度了。根據多麗絲記憶中搜索回來的情報,從來沒有一次入學考試會這麼難,所以她很快就用另一個角度切入——

(不是考試難,而是通關的方法錯了!)

入學考試的目的應該想要測試學生的某一項能力,而不是毫無目的地佈置,從這個方向去思考,很快就得出一個結論。

(不會錯,這一關是在測試我們的飛行異能。)

由列車空中停下來開始考試以及要求降落在一段距離以外的地點,考試的目的就很明顯了。從這個方向去想,設置魔法彈的目的就很容易想到了。



「⋯⋯這一關⋯⋯要我們在一定水平上的高空使用飛行異能。」

健一聽後點了點頭說:

「哦——原來如此,果然動腦的事就應該交給小貓咪你處理。所以現在我們就這樣直直飛到目的地降落,就應該能輕易通關了吧?」

沒錯,設置魔法彈就是為了防止考生使用飛行異能以外的異能進行這一關考試,比如說有些考生可能會有水上飄的異能或是可以加速游水等等,能運用水進行加速的異能難度及使用的體力遠遠低於飛行異能。如果每個人都是使用水系異能,這樣就測試不到飛行異能了,而這就是這一關設置魔法彈的目的,那麼如果反過來想⋯⋯

「⋯⋯不,為了獲得更高評價⋯⋯我有一個戰術⋯⋯」

由於剛才一連串的事件導致拖慢了時間,就算現在以最快的速度飛到去終點,要拿到SSS可說是痴人夢話。所以,如果有方法可以使用水系異能來通關⋯⋯

「⋯⋯要賭一把⋯⋯成功率很高⋯⋯但⋯⋯需要你配合。」



路路絲講到這裹的時候也不敢望向健一,她很怕望到他奇怪的表情。明明之前自己是拖後腿的一個,甚至因為她導致現在健一飛不起來,現在只要安全飛就可以普通通關了,但偏偏要他賭一賭,這樣果然很奇怪吧?

「可以呀!」

「誒?」

轉頭一看,只見健一露出前所未有的燦爛笑容,甚至見到他的牙齒在反光,迷人的笑容快要令她的心如同冰淇淋般融化。

「我相信多麗絲的戰術。」

急轉直下,這句話刺針般,一根一根地刺中她的心。明明她早就應該認清現實,健一在意的人,他相信的人,從此至終都是她體內的多麗絲,而不是她。但為什麼⋯⋯她現在的心會如此感到酸痛呢?

(我⋯⋯搞不懂⋯⋯明明只是NPC⋯⋯為什麼⋯⋯)

「⋯⋯唔⋯⋯要趕快開始作戰。健一,相信我⋯⋯拋出劍⋯⋯現在!」



路路絲覺得如果一直維持著擁抱的姿勢,劇烈跳動的心臟以及身體熾熱的溫度告訴她,作戰的成功機率絕對會大大下降,加上考試時限,於是她就判斷立刻開始作戰。

「呃呃呃呃呃呃!要我離開主人身體嗎?為什麼? 因為我很礙事吧——對大小姐來說我確實很礙事呢!」

真希似乎對路路絲的提議產生激烈抗拒,不過健一似乎無視真希的反抗,很爽快就拋出真希。

「啊啊啊啊!主人呀!主人離我越來越遠啦!」

真希的慘叫聲非常刺耳,令到路路絲不禁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她馬上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回想起多麗絲的做法跟動作,絕對可以成功的!

(作戰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