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這個時候,你還想阻止我嗎?路路絲⋯⋯

似曾相識的聲音再度在她腦海中響起,這個聲音她不經思考便知道是誰了。剛才雪姬前輩的一段教訓,讓她冷靜很多了。沒錯⋯⋯只是其中一關拿B算什麼呢?比起通關後可以自由地玩遊戲,B評價只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以上論點在腦海中重復幾次後,情感硬生生壓了下去,平靜地對多麗絲說:

(⋯⋯把身體控制權還給我。)

——為什麼?我以為你是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感受的人,沒想到你也會說這種話⋯⋯

(感受⋯⋯感受嗎?)



她當然清楚沒有自由的感受,是多麼絕望和孤單,找不到活著的意義,自然就想要去尋死,但是⋯⋯

(⋯⋯在這個世界我還有要做的事,讓我做完後,你想怎樣做就是你的自由了。)

——要做的事⋯⋯嗎?呵呵,看在你「很稀有」沒有放棄的份上,就順你的意吧!

(⋯⋯誒?很稀有?)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說得好像很了解她似的⋯⋯



——嘛,我本來也只是想看看健一跟你會有什麼反應,並不是真的想尋死,現在得到答案了就沒必要再裝下去了。

(答案⋯⋯健一的答案?)

她抬頭一看,只見健一不等真希的變形,也沒有做任何準備,就直直跳下列車,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慌張,這都是重視多麗絲的表現。

——好啦,再這樣下去會因為我而全滅,我就稍微認真一下吧。路路絲,留意了!這是你需要記住的感覺。

(會全滅?感覺⋯⋯?)



這時,路路絲聽見轟隆的巨響從下方傳來,人造的湖泊分成兩半,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在地底顯現,然後⋯⋯數之不盡的魔法彈和光束彈射而出,彷彿要將數百尺的空間化為一閃,突然爆炸性地加速,猶如流星雨一樣穿過大氣直丟而來。

而多麗絲卻悠閒地在半空眨了眨眼晴,舉起雪白的手指數了一數,嘴角微微上揚。

——嘩嘩嘩,真的數不清呢!如果不是訓練彈就危險了。

(這⋯⋯這是什麼⋯⋯要逃跑⋯⋯趕快逃!)

以路路絲的判斷,她根本無法應付這麼多的訓練彈,除了逃走根本別無他法,不過⋯⋯

——果然路路絲你的記憶還不完整呢!不⋯⋯就算你記起了也無法使用,所以你專心看著,然後用靈魂記著我的動作吧!

就在多麗絲快要被炮火吞併之際,她的雙眼咪了起來,一道藍色的火光掠過全身,然後猛然地往四周擴散,延伸到十米之多。

——記住了,我的強項從來不是在於攻擊,也不是在於防護上,而是⋯⋯



當密密麻麻的魔法彈接觸到這團火炎時,彷佛按了暫停鍵一樣,停滯在半空中,猶如有一幅無形牆壁擋在前方似的。

——呼⋯⋯這個數量就是我目前的極限嗎?接下來⋯⋯

所有被操控的魔法彈方向都被扭曲,偏轉移動路徑,飛回它們發射的地方,很快就與後來居上的魔法彈撞成一遍。

「轟隆!」

震耳欲聾的轟嗚聲在空中猛地爆發,一股濃烈的氣流吹得多麗絲衝上高空。不過多麗絲像是早有預料,也沒有往下方看多一眼,依靠著這股氣流宛如離弦之箭直彈而上,伴隨著陣陣刺耳的破空之聲,筆直地飛向高空之上的健一。

(多麗絲這是⋯⋯利用氣流推進方向嗎? )

路路絲見到多麗絲的表現後冷靜下來,改變了她對多麗絲看法,原以為她有勇無謀,像許多動漫中不怕死的主角,到現在原來是有一個周密的計劃。



這時,一些「漏網之魚」的魔法彈緊追多麗絲而來,單靠氣流前進無法逃離這些魔法彈。

不過,多麗絲仿佛不視這些魔法彈為威脅,表情鎮定自若,也不看追緊著她的魔法彈,眼中只一健一的身影。

(等等⋯⋯多麗絲?危險了呀!)

——呵呵,不用擔心,看好了!

多麗絲毫無先兆地展開了藍色的羽翼,就像她的手腳般控制自如,一般低氣壓形成的旋風往外擴散,一下子將靠近的魔法彈消滅。

隨後她拍翼一下,一飛沖天,一口氣地以公主抱方式接住健一,整套動作比路路絲飛行時可說是小巫見大巫,控制得相當精準。

「真是的⋯⋯這是反將一軍嗎?本來打算英雄救美,沒想到變成美女救英雄呢——」

健一很快就整理到狀況,回復他一貫輕浮的風格。情緒變換之快連路路絲也不禁暗暗驚歎:



(不愧是男主角!)

多麗絲大大地舒了一口氣,臉上展露一抹柔和,又一抹歉意說:

「抱歉⋯⋯健一,我⋯⋯」

「好啦——調皮的大小姐,道歉大會的話留待考試完結再說,現在還是先專注考試上吧!」

「唔⋯⋯是呢⋯⋯考試完結後⋯⋯嗎?」

路路絲感到多麗絲有一股濃烈悲傷的情緒浮現上來,不過轉瞬即逝,很快就被強行壓下去。多麗絲回復正常的語調說道:

「放心吧⋯⋯作為補償,就給你看看我的修練成果吧!絕對能輕鬆突破第一關!」



「呵呵,還真可靠,不過我可不想一直被柔弱少女保護呀⋯⋯等等,多麗絲,你又在嚇我嗎?」

路路絲一開始理解不到健一的意思,但她過一會就反應過來了,她感受到身體的感覺慢慢回來,而她的身體這時猶如失去所有氣力似的往後倒去。

(等等⋯⋯這個時候控制權轉回來,超不妙呀!)

——抱歉啦,看來時間到了,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路路絲腦海中出現多麗絲極度遺憾的聲音,她的感情漸漸傳到路路絲的心中,那是猶如要撕開心臟般的悲傷,痛得路路絲快要眼淚直流,不過她還是在腦中想盡辦法叫住多麗絲。

(等⋯⋯等等呀,我還有⋯⋯還有很多問題要問你,你不能就這樣消失⋯⋯)

——我即是你,你即是我,所以我做到的事,你也能做到,加油了⋯⋯

隨著路路絲漸漸感受到身體的感覺,多麗絲的聲音也越來越少,最後她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就再也聽不見她的聲音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