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大惑不解的時候,電話的鈴聲卻打斷我的思路,原來我只是太過疲倦坐在椅子上睡著了…剛才廁所驚雲不過是一場惡夢…

「喂!我張櫈原來爛㗎…較唔到高底㗎!你嗰張有冇事呀?」偉仔開聲道。

「哦?冇喎!我嗰張冇事喎!」

「吓?乜原來得我咁黑仔咋?」

「挑!你咪咁俺尖啦!冇得較高底姐…好過冇得坐啦!衰仔…」



「咁又係!喂…係呢!你有冇睇到達仁係whatssap個鬼故呀!痴Q線…好得人驚呀!搞到我依家自己一個人係間房到好驚呀!」

「冇呀!頭先我悶得濟訓著咗…」

「咁你一陣慢慢睇啦…係呢!我哋係間房度自閉咗成幾個子啦!點解仲未開始嘅?」

「亞生呀…我鬼知咩?你問我我問邊個姐?」

「咁又係…係呢!唔知幾點放食飯呢?同埋我諗冇理由全部放,我諗一定係輪住食啦…我同你唔知係咪可以一齊食呢?」



「亞哥仔…唔該唔好再問埋晒我答你唔到嘅問題啦!好啦…我睇埋達仁個鬼故先…一陣再講…」

「Ok…拜…」

於是乎我抱著好奇嘅心態看一看達仁那篇鬼故,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真是嚇破了膽!只因故事和我剛在發夢夢到阿森的大同小異,不同的只是故事裡人物是兩個OL…

她們一直在公司開OT開到半夜三更,其中一個突然要上廁所,理所當然找另一個陪伴…而故事的結局非常簡單,就是那個趕著上廁所的女孩在另一廁格突然失了踪,而另一個陪她上廁所的女孩因害怕而逃走,不幸的是,當她打開廁所門準備逃走的時候,居然看到剛才失了踪的女孩被人上吊在假天花上…

事後警方反查閉路電視,發現兇手居然就是那個奪門而逃的女孩,片段畫面清楚可見是她扑暈了那個女孩並將她吊到天花上…



證據確鏧!問題是女孩否認自己的控罪,但從閉路電視所見,她行兇的過程手法非常之乾淨利落,而最令人爭議的是這個女孩整個過程全是她一個人行事,除了那條上吊的麻繩,她是完全沒有任何道具,而她將屍體抱起只是用了一隻手…

法庭最後一致裁定被告罪名成立人,女孩被判二十五年監禁。雖不知女孩入獄的第三天,她選擇用同一樣方式上吊自殺…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她不知從那裡找到一條麻繩,而這條麻繩經鑑證後,居然就是她當日行凶所用的同一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