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故事是真是假不必深究,因為這時己經不容我思考,只因門外突然其來傳來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

如此詭異的氣氛,我相信所有人和我一樣早已坐立不安,渾身顫抖!話雖如此,但我仍鼓起殘如的勇氣打開沉重不安的大門…

突然一陣一閃即逝的寒風吹襲我的全身,我不其然打了一個寒顫,而出現在我面前的居然就是阿森…



(請注意!我事後回憶當時我並不是直接面對面看到阿森的樣子,只因當我打開大門的時候, 他是一直低著頭,我只憑他的衣著和身型確認,而且除了寒氣的侵襲外,門外的環境居然是一片矇矓,這種不安的感覺尤如當初我找偉仔的時候如出一轍…)

「你…仲乜唔等埋我就走!」阿森低著頭用一把陰沉的語氣咆哮說。

「乜…乜…乜嘢冇等你呀?」

「點解你唔係廁所等埋我先走…而家我要你填命!!」

「哇…!痴撚線…」



我身不由已雙腳發軟跌在地上,只見阿森己經無聲無息迎面向我撲過來,而且雙手更扼著我的頸部令我喘不過氣來…
正當我以為一命嗚呼之際,阿森的身體居然穿過我身體,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確實令我大惑不解?

這時大門仍是開著,不同的是這次除了没有寒氣之外,原先外面矇矓的境象,一瞬間已經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踪…

「屌!究竟發生咩事呀?」我不禁大駡了一句。

我懷著戰戰競競的心情,探頭望一望走廊的情況,走廊的通道依然是燈火通明,就好像剛才的事全未發生過…

「其實係唔係我自己有精神病呀?」我自言自語地說。



這時我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間,嘗試整理這些一連串不合邏輯的事情…首先,當我和偉仔在Briefing Room被分配到4號和14號對講機的時候,我心裡己經有一種非常不安的感覺…

其次我記得那個神經質的Raymond將我們逐個逐個帶進房間的時候,阿森是第一個,而且當時我們全部人並不知道房間內有第一更的同事,記憶之中走出阿森房間那個口罩男行為非常奇怪,他没有和在場任何人說過話就急急腳離開…

跟著到分配我和偉仔的時候,那個討厭的Raymond大罵上一更其中一個叫肥龍的同事擅離職守,而最奇怪原來我應該被派往水泵房,但是當我打開現在處身這間房間的時候,才發覺是一間Server房…

而所有怪事都是源自於我被派往這間房間之後…

我這時不其然再次細心觀察這間房間,方發覺天花板的四角居然全都裝上黑色罩的閉路電視,我心裡不禁覺得奇怪,其實装一個已經很足夠,房間面積不大,根本無須有四個閉路電視,於是乎我不知何來一股勇氣,借助Server架作支撐,爬上一個角落觀看其中一部閉路電視…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發覺閉路電視蓋內居然暗藏一個八卦,充滿好奇心的我於是逐一研究,最後得知四部閉路全是裝飾品,而真正的目的居然是要掩飾內裡的八卦?

「四個角?裝四個八卦咁神秘?有冇咁邪呀?」



不但如此!這時我同時發現房間內的牆壁好像有些不尋常!我隱約看到四周的牆壁充滿密密麻麻的文字…於是乎我打開自己的背囊,拿出一張A4紙及一枝鉛筆…我把A4紙貼在其中一面牆,然後用鉛筆慢慢將牆壁部分的文字掃描在A4紙上…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急速的腳步聲…

我急速的心跳聲伴隨而來,一種無名的恐懼感直入我的心扉…來了!大門並没有上鎖,而那個「人」輕易而舉闖進來…

「吓…吓吓…殊!」那個人做了一個手勢,示意我不要出聲,隨即他把大門輕聲地關上。我目定口呆地看著他,只見他兩額的汗水不斷滴在他帶著的口罩上…

緊接著,門外走廊突然傳來一陣恐怖的女聲: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你哋全部都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恐怖的女聲不斷重覆這句說話,而此刻時光恍如停頓起來,我望著那個人,而他無奈之下亦只能和我對望苦笑…終於不知過了多久,那把恐怖的女聲漸漸離我們而去…

「我…」



「我知你有好多野想問…而家仲有時間…我可以慢慢解釋俾你聽…」

「你咪係口罩男?點解…」

「哦?口罩男?形容得都幾貼切…不過我帶口罩有我嘅原因…我叫張大吉,你可以叫我做吉叔!不過唔好講我嗰畢住…你知唔知而家你好危險!」

「我知!我都知依度好唔妥㗎啦…我仲估自己有幻覺添…」

「唔係幻覺!你見到所有嘢都係真…首先我想問你…知唔知我哋而家係邊?」

「好似叫九龍貿易中心…」

「你答啱一半!」



「一半?」

「我哋而家身處其實係喺依棟大厦嘅地底…」

「咩話?地底…?唔好玩我啦…我記得明明坐Lift上嚟廿幾層樓㗎喎…點會係地底呀?」

「你唔信?好…我試範一次俾你睇!你過嚟!」

「哦…」

「你見唔見到依間房四個角…」

「我知道!D閉路電視係假嘅!裡面係八卦嚟嘅…」

「原來你知道咗!咁啦…而家你攞其中一個八卦落嚟…」



「吓?」

「吓咩!照我說話做就冇問題…」

當我攞其中一個八卦嘅時候,張大吉同一時間打開了房間的大門…

「細路…你自己出門口睇吓!」

我當然照著他的說話去做,一看之下,我雙眼難以相信眼前的景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