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所見根本是一個廢棄的工場,這裡貌似商場,但因日久失修,加上仍未完工便荒棄,所以我只能用廢墟來形容…不過當中最令我驚訝的是,這樣的中心居然有十來個大小不一的棺材放置在路中心…

正當我想進一步行入這裡看清楚的時候,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快如閃電把我拉回入房間內…

「細路…你係唔係想死?」吉叔一邊説一邊迅速裝回八卦在牆角內。

同一時間,四個角的八卦各自射出一道藍色的光茫,四道光茫重新會聚在地下的一個方格內,緊接著,房間內突然豪光萬丈!牆身密密麻麻的文字清晰可見,雖然我不懂,但幾可肯定是符咒之類的東西…

「呢個激光Show係唔係好正呢?」



「吉叔,究竟發生咗咩事?我愈來愈亂啦!」

「頭先個陣法叫一線牽…目的係希望將陽間同陰間盡量接軌…」

「陽間?陰間?喂喂喂…吉叔,究竟你講緊乜嘢呀?」

「細路,唔記得問你叫咩名?唔係一陣點同你哋揾返條屍
…」

「我…我叫黎明…咪住…咪住先!乜嘢幫我揾返條屍呀?你講清楚D好喎……」



「其實,由你哋踏入呢棟大厦開始…你基本上已經死咗!」

「吓?吉叔,你唔好嚇我好喎…」

「我嚇你做咩!你頭先咪話唔相信呢度係地底嘅,其實你哋搭緊Lift嗰時,已經被佢哋抽咗個魂魄出嚟,所以你先會感覺到部Lift係上升而唔係下降…」

「吓?唔係掛?」

「唔信我俾條片你睇…」



升降機閉路電視畫面清晰可見,黎明等人一進入升降機開始,沒多久就不清楚甚麼原因全部倒下…而Raymond和其他工作人員就合力將倒下的人逐一拖出升降機閘門外…

「哇!㸃解會咁架?究竟做乜嘢呀?我個魂就咁俾佢哋勾咗啦?」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係生魂,覺魂同靈魂,生魂主宰生命,代表生命能源;覺魂代表思考,感受與記憶;靈魂則代表靈性,智慧,能分別善惡、通曉萬物之情…至於七魄則代表喜,怒,哀,懼,愛,惡,慾…」

「咪住先…咪住先…乜嘢三魂七魄呀!我只係想知我可唔可以冇穿冇爛咁返屋企先?我屋企有老有嫩架!」

「有機會嘅!不過而個可能性比中六合彩仲更加難!…」

「咁即係死緊啦…」

「唔使咁灰心住,雖然而家你俾佢哋勾咗代表生命嘅生魂,另外條屍又唔知去咗邊…不過呢D都唔係最主要…因為最緊要係修補返一線牽個陣法先…」



「吓?個陣法有咩問題?頭先好勁㗎!」

「你之前係唔係有好多幻覺嘅?有時打開門就冇事,有時打開門就好似好大霧咁嘅…」

「係呀!係呀!點解會咁嘅?我以為自己有精神病咋!」

「唔係…只不過係陣法有D問題…而家我哋首先要揾一個係午時出世,同埋一個有童子之血就可以修補返個陣法!」

「午時出世?係唔係即係下午十二點呀?」

「冇錯!」

「我係呀…」

「係?咁就好啦!不過可惜你唔係童子之身…所以而家我哋下一步要揾一個處男返嚟!」



「吓?處男?我點知邊個係處男呀!大佬…」

「唔知咪問囉…」

「咦?咪住…咪住…我而家可能知呢度邊個係!」

另一邊廂,偉仔正無聊拿著手機觀看生果日報的動新聞,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咚…咚咚…」

偉仔當然想也不想便打開了門,來人居然是一個妙齡少女,只聽她向偉仔開口說:

「你好!我叫亞Ling,中文名叫姚子羚…我係而間銀行嘅業務經理…」



「哦…你好呀…我…我係喺度返兼職嘅臨…臨時工…我…我叫
偉仔…」

「偉仔,我係聽到你裡面有聲先致敢敲門…係呢!你知唔知邊個叫Raymond?我有D事要揾一揾佢…」

「我知呀!Raymond…佢係我哋Team Leader黎…」

「咁就好啦…麻煩你俾佢聯絡電話我…」

「哎呀…弊啦!原來我都冇佢電話號碼添…唔…唔緊要!我地仲可以用walkie!」

「麻煩晒…」

「咳咳…我係Team A 4號仔,我想揾Raymond,我而度有位叫亞Ling既銀行業務經理想揾一揾Raymond,收到唔該覆返我啦…Over…」



過了大約五,六分鐘後…

「唔好意思呀…姚小姐…可能佢哋收唔度…一係我叫多次…」

如是者,偉仔用Walkie再叫多Raymond一次,不過再等多五分鐘都是換來同日的結果。

「唔通係我部對講機有問題?」

「咁點算呀?偉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