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健身中心的vip房淋浴室裏,斯佳麗在自己那完美勻稱的身體上捏來扭去,稱量著也許只有她一個人能夠察覺得到的肥肉。
 
『好像真的瘦了一點點……還是只是心理作用呢?』她戰戰兢兢地站到體重計上,發現體重真的減少了0.5公斤。剛才陪伴高厲行在模擬沙漠環境中待了兩個小時,現在終於覺得辛苦是值得的。
 
斯佳麗差點想要赤裸著跑出來,向高厲行宣佈這個消息。
 
反正他就是嫌她胖啊。每次買夜宵回來慰勞熬夜工作的她時,高厲行總會刺耳地補上一句:「工餘時多做點運動,常常坐著會得『行政人員下半身肥大綜合症』的。」
 
昨天晚上,她難得地對高厲行反駁了一句:「我哪有甚麼工餘時間啊?」他才恍然大悟。斯佳麗日夜都在辦公室裏埋頭苦幹,已經被他視為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高厲行今天才會硬把她拉出來,陪他一起呆在沙漠環境下活折騰,說是要促進她的血液循環,對美容護膚很有好處。
 
當斯佳麗換好衣服出來時,卻發現高厲行和那位王先生已經走了。打開手機,就看到了好幾個他在離開前留給她的訊息,都是關於工作上的指令。
 
她嘆了口氣,雖然有點失望,但也是意料中事。
 
跟客戶作首次洽談時,讓私人助理就搜集一切有關的背景資料,待本人回到辦公室後便可以馬上展開工作,這是高厲行一貫的工作方式。
 
雖然她在美國智庫當見習生時,已經習慣了長時間在高壓環境下工作,但高厲行的要求之高,比起任何一位白宮高級官員都毫不遜色。
 


斯佳麗獨個兒吃了晚飯,又順道逛了一會兒的街。她發現一部正在上映的電影,記得是高厲行喜歡的類型。查看一下他的行程表後,發現下星期一晚上難得地沒有安排工作。
 
她猶豫了一會,最終下定決心買了兩張票。
 
斯佳麗的心情好起來了,又去買了一條新裙子,滿腦子想著高厲行會不會喜歡她這樣穿。
 
這條由著名法國品牌的設計師,為了向柯德莉夏萍在 Breakfast at Tiffanys那套經典戲服致敬所製作的裙子,她每次經過專門店時都會駐足欣賞一會兒,這次終於有個借口可以買下來了。高厲行經常嚷著偏愛簡約經典的設計風格,想來他應該會喜歡這條裙子跟Jimmy Choo黑色高跟鞋的配搭吧。
 
回到辦公室門前,發現今天又有人送鮮花來了,這次是一束玫瑰,一束百合花。她沒好氣地把它們拿進辦公室,先丟掉玫瑰,再把百合安置在高厲行的辦公室裏。那些為她而寫的愛語卡片都被她隨手丟掉。留言機裏有幾通邀約她的電話,都是曾經在公事上見過面的舊客戶。雖然覺得很煩厭,但她還是逐一回覆,禮貌地拒絕他們。
 


總算處理好煩人的事情後,她經過一面鏡子時,在前面停了下來,仔細打量著自己。實為絕色美人的她,表情上卻是連一丁點的自信心都沒有。
 
「為甚麼他們會看上我這種女人?要是我真的那麼有魅力,怎麼連身邊的人都沒有發現呢?」
 
她嘆了口氣,脫下了隱形鏡片,換上工作用的大近視眼鏡,再束起那把光亮柔軟的卷髮,光芒頓時完全收歛下來了。
 
斯佳麗雙手飛快地敲打著鍵盤,同時不斷致電跟各路人物聯繫。當她完全投入工作時,總是會忘掉時間的流逝。直至高厲行回來時,才驚覺已是凌晨兩點了。
 
「斯佳麗,進度如何了?」
 
「有關c國的背景資料已經儘可能地收集了,不過大都是以兩年前中央情報局的研究報告作為依據,可能有部份已經過時。現正在核實部份資料的時效性。」
 
「目標人物呢?」
 
「c國的政府架構,主要官員的職稱和名字,他們在國際上的人際關係等,已編成人際網絡地圖。獵犬程式正在作出追蹤,暫時發現約有八個人物跟我們的關係網絡重疊,待那邊到了上班時間,我會試著聯繫。」


 
「多注意黑市貿易路線。負責走私進入這些極權國家的頭頭,通常都認識當地的權貴。有沒有關於『血鑽薔薇』的黑市消息流出來?」
 
「非常多,多得無法辨別個別情報的真偽。直接開價向我們兜售的人也有不少,但沒有人能夠拿出證據,證明他們手上確實擁有『血鑽薔薇』。」
 
「嗯……有關那個鑽石礦的消息呢?」
 
「這項情報的難度最高。我已嘗試過所有可以連繫的線索,但都是止於傳聞,連礦脈的實際位置都沒能確認。這次他們做得非常謹慎,恐怕是害怕被黑市開採佔了先機吧。」斯佳麗說,「需要我入侵美國智庫的網絡,翻查他們間諜衛星的影像資料庫嗎?」
 
「不值得。入侵路徑只要使用過一次,對方一定會作出堵截,所以如非必要,別冒打草驚蛇的險。」高厲行伸著懶腰說,「嗚啊……很累。三天後我會親自上林氏總部,向他們的大老闆推銷我的計劃,狠狠敲他們一筆。在此之前可以稍稍放鬆一些。因為之後還有得忙呢。」
 
「……」
 
「怎麼啦?斯佳麗?」高厲行問道:「難得我沒有把你逼得那麼緊,怎麼還愁眉苦臉的?」
 


「有些事情……想不懂。」
 
「是甚麼?」
 
「我剛剛看到你傳送回來的新合約副本。你跟林氏的林羽堂先生剛剛簽訂了新合約?但你不是才跟王志強先生談妥了合作的嗎?」
 
「那有甚麼問題?」
 
「你跟我說過,這兩個人的立場是敵對的吧?」她說,「這在我們的行業裏是頭等禁忌,不是嗎?」
 
「你講得沒錯。而且我跟林羽堂簽訂的任務,正是要把王志強趕出林氏。」
 
「王志強先生……是你的高中同學吧?而且你說過,你們當年感情很要好的。」
 
「正是。」高厲行說,「跟我這樣的老闆做事,你覺得深受恥辱吧?」


 
「……我相信高先生背後一定有甚麼理由,才會選擇這麼做。」
 
「有甚麼理由?真好笑,錢就是理由!只要有錢,我甚至很樂意賣武器給兩個敵對國家,再煽動他們開戰!」
 
「我相信高先生!你不會是這種人!」
 
「或許你看錯了我呢。」
 
「我沒有看錯!」她眼泛淚光地堅持道。
 
「好啦好啦,不跟你玩啦。」高厲行嘆氣說,「每次我拿自己來開玩笑時,你總是那麼認真,真是一點都不好玩。」
 
斯佳麗的心情還沒有平復過來。一行淚水沿著她的臉蛋滑落。
 


「喂喂喂!我最怕看到女孩子哭了!求求你了,原諒我吧。你想要我做甚麼,我都會答應你的!」
 
「……」
 
「乖乖……不要哭吧。」
 
「今天跟你去了健身房之後,我的體重減輕了0.5公斤。本來很想要告訴你的,但我洗完澡後你已經走了,感覺就像是被人丟棄了似的。」
 
「我承諾以後也不會丟下你。啊……難怪斯佳麗今天怎麼變漂亮了呢?真的很不錯啊,完美身材,性感尤物。」
 
「但你就只會笑我肥大。」
 
「我哪有?難道我瘋了嗎?你這個樣子怎麼算是肥大?」
 
「……我不肥大嗎?」
 
「當然了!」
 
「那即使跟我一起去看電影,吃晚飯,也不會覺得丟臉了吧?」
 
「怎麼會呢?這太榮幸了。」
 
斯佳麗仍然維持著哭泣的樣子,她把兩張戲票放到桌面上。高厲行拿起戲票,一個勁兒地讚賞斯佳麗有選戲的眼光,完全猜中了他的口味。
 
「對了,斯佳麗。你最喜歡那間日本餐廳在四季飯店開了分店,聽說水準和紐約總店不相伯仲。我記得飯店的總經理還欠我一個人情,明天晚上就叫他留一張全海景位子,讓我們一起去試試看好不好?」
 
高厲行看到斯佳麗破涕為笑,總算鬆了一口氣。「笑,就是答應我的邀約了?太好了!那麼……我要閉關設計下一步的行動了。難得從小王那兒拿到重要的材料呢。」
 
「材料?」
 
「是啊。才那一點點的顧問收入,哪裏夠我們吃六星級的日本料理啊?難得有此機會,不乘機賺點外快怎麼行?」
 
斯佳麗莫名其妙地看著高厲行。雖然大概知道,他說的是有關金融市場方面的操作,但她向來對這種事情只是一知半解。即使是前智庫成員,也有其知識上的盲點。
 
「行了行了,這些事情用不著你操心,專心替我搜集資料吧。前美國智庫最出色的見習生。」高厲行邊說著邊走進個人辦公室裏,「啊……你又買了百合回來嗎?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