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後,林氏大樓頂層會議室。
 
雖然在多年前已經成為了億萬富豪,但林氏掌舵人林榮富看起來,還是像個粗莽的鄉下老頭子。
 
雖然老人家多次聲稱已處於半退休狀態,但其實林氏財政大權還牢牢地握在他的手中。公司所有的發展計劃,只要不合他的心意,基本上不可能得到任何的財政支持。
 
所以這家公司的最高管理模式,依然是最原始的『人治』。誰逗得林榮富高高興興,誰在公司裏就可以隨心所欲。
 
會議在座的其他董事和高層,大都是跟林榮富同輩,跟著他打拼了一輩子的老臣子,是連林羽堂都要恭敬地叫『叔叔』、『伯伯』之類的角色。由此可見,林氏是很典型的家族色彩濃厚的傳統企業。
 


王志強一踏進會議室,就親熱地跑上去跟林榮富問好。林榮富見到他時,面上也罕有地露出熱情的笑容。兩人就像是有血緣關係似的親匿稔熟。
 
把這一幕看在眼裏的高厲行心想,王志強在林氏能夠攀到副總這個位置,已算是異數了。
 
像他這一代的中層管理人員,正是過去十年來成功讓林氏邁向現代化和國際化,使這間老企業得以在經濟轉型中不被淘汰的主要功臣。但他們的功勞再高,在林氏最高管理層眼中始終是外人,想要晉身董事局幾本上是不可能的。
 
雖然林榮富在城中算是有頭有面的大人物,但以高厲行的經歷和眼界,也未至於會令他感到緊張或產生壓力。畢竟談判是他賴以維生的專業。倒是會議場中竟然出現了一個在他預計之外的角色,讓高厲行失了預算。
 
這個人正是林羽堂。
 


他並沒有聽從高勵行的建議置身事外,反而高調地坐在父親身旁,露出一副不可一世的囂張嘴臉。
 
看到王志強出現後,林羽堂並沒有掩飾對他的敵意。似乎兩人的權力鬥爭,在公司內部已不是甚麼秘密了。
 
『……希望這個小朋友不要幹出甚麼蠢事來吧。』高厲行心裏想。
 
王志強搭著高厲行的肩膊,親熱地把他介紹給林榮富認識。
 
「呵……這位就是『非洲通』高厲行先生是吧?現在的年輕人真本事,小小年紀就走遍這些鬼地方。想當年,我和一班兄弟……」
 


「啊,林先生手中拿著的是Cohiba的短身Panetela雪茄嗎?」
 
「哦?」林榮富驚喜地道,「憑氣味便猜到了嗎?看來是行家嘛。」
 
「老實說,我曾在古巴做過一些小買賣,跟當地的海關官員有點交情。拉丁人好客熱情,每次見面時,他們總是大方地塞給我好些土產作為紀念,雪茄更是最常收到的禮物。但我並不是識貨之人,只怕糟蹋了對方的一番好意,所以禮物都一直珍藏在倉庫裏。早就從媒體得知林老先生對雪茄的熱愛,今天正好成人之美。」
 
高厲行拿出一個雪茄盒子,打開之後,禮貌地遞給林榮富,「如果林先生不嫌棄的話,可以替我鑑定一下這根雪茄嗎?」
 
林榮富一看,饒是他已是個數十年的老煙槍,還是禁不住睜大了眼睛。這可是極限量生產的特級cohiba behike!這種雪茄可是古巴總統卡斯楚用來贈送給外國元首的禮物,這小伙子怎麼會得到這種好東西?
 
「哈哈哈哈……高先生雖然年紀輕輕,但卻很懂得逗老人家歡喜呢。小王,這一點你一定要跟高先生學習了。羽堂就更加不用說了,不要說討好,少激怒我幾次我就很滿足了。」
 
林羽堂倒是面不改容地吞掉了老爸的揶揄,讓高厲行看著有點意外。
 
「其實無論跟誰做生意,做哪一種生意,都是建基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高厲行說,「建立人際關係的重點,無非於要『切中要害』。例如要是我把這箱雪茄,送給連煙也不抽的王副總的話,恐怕效果就差遠了。」


 
注意到高厲行所說的那個『箱』字,林榮富頓時仰天大笑起來。
 
「說得好。高先生似乎是一個相當世故的人,由他來負責跟非洲佬談判,我很有信心。小王,你證明了自己有看人的眼光,要好好幹!」林先生的表情雖然沒變,但話鋒卻來了個戲劇性的轉折,「……高先生,我和兒子羽堂的關係,並沒有如你所想像中的差。」
 
高厲行略帶疑惑地看著林榮富。
 
「對於這一次的談判任務,聽說高先生向我們林氏索取的顧問費用,是五十萬美元一天,而且羽堂已經答應了你的條件。而且,在我渡假回來之前,你們已經簽好了合約,對嗎?」此時,林榮富那縱橫商場的霸道眼神出現了。
 
高厲行皺了皺眉頭。他把視線轉向林羽堂,他卻在看著天花板裝無知。
 
原本高厲行的打算,是想要把『替林氏奪得c國鑽礦開採權』,以及『替林羽堂趕跑王志強並佔去他的功勞』當成兩件任務,分別向林氏兩父子索價的。但現在被林羽堂先下手為強,被他向老爸打小報告,把兩件事情混為一談了。
 
以正常的商業談判來說,這種混淆視聽的方式是不可能發生的。但高厲行所做的『顧問』生意,由於牽涉很多不能浮上水面的操作和談判過程,所以基本上不會把任務的詳細內容寫進合約裏。
 


這份本來為了方便工作的寬鬆合約,反而被別人利用來敲詐自己了。高厲行心想,以林羽堂的能力,應該想不出這種計謀,恐怕是他向老爸告狀之後,由這隻老狐狸替他想出來的吧。
 
至於王志強,他對於這個消息也感到極之驚訝。三天前在魚蛋粉店鋪裏,他們確實已經訂下了口頭協議。但如今從林榮富口中得知,這個高厲行原來已預先跟林羽堂簽下了合約!
 
他極度疑惑地盯著高厲行看,但高厲行完全沒有迴避,一雙眼睛直直地接受著他的逼視,似乎在對王志強說:『有話容後再談,總之要相信我。』
 
考慮了幾秒鐘後,王志強最後被這個眼神說服了。他決定保持沉默,看看這個高厲行到底在打甚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