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所有賓客都穿著得隆重得體,而這優雅高貴的氣氛,卻又跟他們身處的原野背景極之相襯。
 
斯佳麗從第一眼看到安潔莉娜,就對她心存好感,硬要拉著對方不肯放手。連人家老公理查.法萊爾偶爾要過來跟老婆親親嘴,也被她怒視趕開。
 
不過理查倒是不愁寂寞,在這種快活熱鬧的場合,他的一班豬朋狗友玩伴當然不會缺席。雖然夥伴中缺少了其中兩人,但似乎也無人在意。恐怕他們就算知道那兩人已遭到槍斃,正腐爛在叢林裏,也只是不置可否地唉嘆一下,沉默個幾秒鐘,也就回復正常了。
 
「安潔莉娜姐姐,關於今次事件,我仍有點地方想不通。既然那個隱藏的鑽石礦脈,正好是位於安潔莉娜姐姐欲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的範圍之內,那為甚麼穆哈迪當時仍然爽快地答應會幫忙姐姐呢?」
 
「嗯……穆哈迪或許覺得我的計劃,正好符合了他的想法吧。」安潔莉娜說,「憑這一點便可證明,他從開始便沒打算跟外國企業共享利潤。他把鑽石礦的位置隱瞞著,然後把附近地區一併劃定為生態保育區域,那區域內一切的商業勘探行為將被禁止。能夠開採這條礦脈的,就只有由他支配的地下組織了。」
 


「但是,在世遺地區內的地質學研究,遲早會發現這條礦脈的所在。」
 
「這區域內的生態研究領導者,不就是我嘛?」她笑著說,「這就是他當時的計算了。我的利用價值,就等於替他守護著礦脈,不讓其他人染指。」
 
「嗯嗯……那麼,安潔莉娜姐姐,這個世上絕無僅有生產『血鑽薔薇』的露天礦脈,對你到底有何意義?」
 
「我的著眼點只是眼前的這片景色。」她說。
 
當夜天空清澈,涼風輕送,實在是令人覺得很愜意的天氣。法萊爾總統挑選於此時此地舉行宴會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向在場的尊貴賓客們,展示國家的瑰寶。
 


在宴會場地的東方,有一柱閃耀透亮的血紅之光,直通天際,彷似血天使即將降臨人間般。光柱之中不時有銀光閃爍,軌跡觸摸不定,形態萬千,有著一種跟人類內心共鳴的感染力,只要眼光甫一接觸便會被牢牢吸引……
 
那裏正是露天血鑽礦脈的所在。
 
安潔莉娜抬頭看著那條紅色光柱,漸漸露出了少女時代的純真笑容。悄悄在不遠處觀看著的高厲行,注意到她這時候的笑容,正跟那張照片一模一樣。
 
『我明白了。血鑽礦脈的所在比較隱蔽,所以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才會被日光或月光直接照射而反射出光柱……我那時候因為時間不對,所以沒有發現到這礦脈……安潔莉娜想要保護的回憶,就是這道彷似能夠洗滌人心,潔淨靈魂的無瑕之光嗎?』
 
高厲行嘆了口氣,心想還是不要太過走進別人的內心。就讓安潔莉娜永遠保守著她自己的秘密吧。
 


「幹嘛看著人家喃喃自語?高厲行?」斯佳麗發現了高厲行的目光後,便連忙按著安潔莉娜的領口喊道,「你是不是看到了甚麼不該看到的地方?」
 
已十分老練的安潔莉娜,難得地臉紅了一下。似乎她是突然回憶起某個晚上的事情吧。
 
就這條血鑽礦脈的利潤分配,安潔莉娜跟法萊爾總統已達成了合作的協議。安潔莉娜將會兼任法萊爾政府的環境局長及商務部長,負責協調國家開發和環境保護兩個重要的議題。
 
當然她的潛在任務,是管理c國眾多見不得光的地下經濟,主要當然是『血鑽薔薇』的黑市貿易了。
 
由於穆哈迪被處決而懸空的總統助理職位,將由總統的親兒子理查.法萊爾擔任,這任命則在所有人的預期之內。經過這次背叛事件之後,法萊爾怎也不會再把權力跟外人分享的了。
 
當然,因為這次叛變事件而獲益的人士,絕不只理查和安潔莉娜兩人。所有的相關利益者,都會在是次慶功宴會上出現。
 
例如是躲在宴會場地一角,正跟幾位黑市商人們交頭接耳的林羽堂。他們正計劃合資開設一家新的窗口公司,以獨家經營日後有關血鑽薔薇的黑市貿易。
 
林羽堂在經過這番經歷之後,似乎也有了一點改變。雖然跟理查.法萊爾依然稱兄道弟,但似乎這位大少爺的心裏,再也不能滿足於以前的少爺生活了。


 
聽說往來c國的黑市貿易大有賺頭之後,他似乎極有興趣染指這門可以讓他周旋於黑白兩道的偏門生意。
 
再說由於所謂的鑽石礦投標,已被揭發是穆哈迪設下的騙局,林氏能夠取得開採和分銷權的好夢成空,他只能夠兩手空空地回去見老爸林榮富。林羽堂已幾乎肯定,回去後肯定會被他老爸繼續流放,承繼林氏一事又不知會被延後幾年了。
 
所以林羽堂見有此機會,便也欲一試自立門戶,看看有沒有機會在老爸面前威風一次,讓他刮目相看。
 
當然,林羽堂和這班奸詐成精的黑市商人合作,還在初步構思階段。他能否改掉少爺習性,成為出色的地下商人,還是言之尚早。
 
宴會去到中段,最重要的人物終於登場。d國總統伉儷在六部私人直升機的豪華排場下到來會場,隨行的還有春風滿臉的王志強先生,以及他的幾名隨身助手。
 
兩國總統在這非官方會面場合,都展現出他們最大的友善和熱情,兩名大胖子貼身擁抱了近三分鐘,全場掌聲只有越來越熱烈。在外交的層面上看,這擁抱代表的意義極之重大。
 
這是c國和d國元首近五年來,首次以任何形式作出的善意交流。本來陷於交戰邊緣的兩個國家,卻因為穆哈迪事件而冰釋前嫌。
 


由於c國前總統助理穆哈迪派人偽裝d國士兵,綁架外國人質一事已舉世皆知。c國總統親自派兵前往討伐,大義滅親,洗去d國被嫁禍的罪名,自是得到國際社會的激節讚賞。
 
而d國官方則同時發表聲明,指過去五年來在兩國邊境發生的八十三次小型戰爭,最少有七十二次應是屬於穆哈迪個人主使的驅虎吞狼之計,而d國已嚴正否認跟穆哈迪有任何政治上的聯繫。
 
穆哈迪作為戰爭販子,欲挑起兩國紛爭而趁機奪權的指控,均深受c國及d國政府的強力譴責。兩國順道把各種見不得光的事情,都一併推到這個死去了的罪人身上。
 
兩名英雄所見略同的總統,便在擁有共同敵人的環境下,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高厲行,這次真是辛苦你了。」王志強遞給高厲行一杯慶祝勝利的香檳酒。
 
「沒甚麼,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他優雅地跟王志強碰杯,「看你的樣子,似乎這次d國的行程是大有收獲?」
 
「本來只是馬馬虎虎。」他說,「但這麼說真的不好意思,幸好發生了那記綁票事件,如今兩國邊境完全恢復了和平,我在那邊談的石油鑽深生意馬上便出現突破性進展。」
 
「恭喜恭喜。」兩人把杯中物一飲而盡。


 
「你當初為我做的併購分析果然是對的,d國的石油生意,比這邊的鑽石礦更需要倚賴西方輸入技術。所以雖然那個油田存量不算太多,潛在生意額未及血鑽薔薇那麼誇張,但政治風險卻比較低,是一門更有把握,更適合創業者打穩基礎的入門生意。」
 
「這是由於穆哈迪的宣傳手法太過出色,大家都被『血鑽薔薇』的傳說沖昏了頭腦,d國的石油生意頓時被人冷落,所以才能讓我們順利把它接收過來。」
 
「正是這樣。」王志強跟高厲行再次碰杯,「你知道嗎?這次我跟d國的成交價錢,比我們原先預計的成本下限,還要低百分之二十!這將會令這盤生意的整體毛利率,比預計上限還要增加十個百分點!這涉及的是近五億美元的利潤!」
 
「這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小王,你脫離林氏羽翼,自立門戶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王志強呆了一呆,隨即開懷大笑地拍著高厲行的肩膊。「哈哈哈哈……當初知道你企圖跟林羽堂合作把我趕跑,我還想要跟你算帳的!但現在嘛……即使想生氣也氣不起來了,反正你的性格向來就是這樣,總是先行動後解釋,不了解你的人肯定會誤會的。」
 
「總之,現在不是很好了嗎?你能夠順利離開林氏,還成為新鮮熱辣的上市公司主席,而我也能夠履行林羽堂的承諾,賺了他一筆顧問費。」
 
「高厲行,你真的很喜歡錢呢。」
 


「我只是喜歡賺錢的過程。任務的難度越高,成功後得到的滿足感越大。」他說,「至於報酬嘛……其實沒太多錢進到我的錢包裏去啦。」
 
「嗯?這話是甚麼意思?」
 
「遲些再跟你解釋。過來這邊吧!別讓斯佳麗發現!」高厲行讓王志強的身體擋著自己,悄悄地對王志強說,「你沒有忘記我們還有另外一筆交易吧?」
 
「啊,當然。我需要把d國的石油合約,注入一家從你那兒買下的空殼上市公司裏去,那我在一夕之間就變成跟林榮富平起平坐了!」
 
「呵……空殼公司嘛,我最近剛好買入了一個,號碼聽起來非常不錯。但價錢方面……」
 
「放心吧。三倍價錢。」王志強豪爽地說,「我會以你之前的報價,以三倍價錢給你買下來!」
 
「謝謝你的慷慨啊,小王!但切記!切記不要匯款到我公司的帳戶!要匯到我在瑞士銀行的私人帳戶去,知道嗎?」
 
「那沒問題。隨你喜歡好了。」
 
「唉……幸好有你這筆收入,不然這一次我可是虧大本了……」
 
「此話何解?」王志強疑惑地問,「林氏父子的兩個委託你也完成了,再加上替我做這次收購d國油田的可行性研究,共三筆顧問金,那是八位數字美元的收入了吧?你還在我面前喊窮?」
 
「唉……一言難盡啊。」
 
「高厲行!」就在這時,安潔莉娜不顧儀態地跑到高厲行的面前大喊道,「斯、斯佳麗妹妹剛才跟我說,你們將會向我們的環保組織,匿名捐贈三千萬美元……而且不要求派員進入董事會……是這樣嗎?」
 
經安潔莉娜這麼一喊,宴會場中所有人都紛紛為高厲行的善舉而鼓掌歡呼。
 
本來高厲行在穆哈迪事件中的表現,已深受法萊爾總統的讚賞,而現在他對高厲行的好感又提升了一個層次,跑過來跟他擁抱親嘴之餘,還說要頒給他一個榮譽部落長老或親王之類的頭銜。
 
「這樣……還算是匿名捐款嗎?」高厲行無奈地搔著後腦袋。
 
「高先生不擅長處理這種場面,還是由我來解釋吧。」斯佳麗說,「其實早在兩星期前,高先生已委託我調查有關安潔莉娜姐姐的生態保育組織。經過了解之後,高先生認同安潔莉娜的努力,也深信她有足夠能力勝任更重要的使命,所以他決定捐出這次任務的全部報酬,讓安潔莉娜姐姐的組織可以進一步擴大,為保護其他珍貴的生態資源而繼續努力。」
 
「高厲行,你……真是永遠是個猜不透的男人。我從沒想過,你也有這樣的一面……」
 
「高先生果然是個好傢伙。」理查也插口道,「我特准你親我妻子的臉頰一次。」
 
「人家高先生的女朋友比我還要年青漂亮,他才不稀罕呢。」
 
「女、女朋友是指我嗎?大家誤會了,人家還沒有……」
 
處在這種氣氛和諧的環境,高厲行卻是表現得一臉尷尬。他最不習慣任務完成後的慶功時間了。所以他一抓緊機會,看到話題漸漸轉向時,便拉著王志強溜到會場一角去了。
 
「讓我再跟你強調一次!把空殼公司賣給你一事,算是我的私人投資,連斯佳麗也不知情,所以你千萬別露出馬腳,不然她又會連這點錢都要打我的主意了!」
 
「知道了知道了。但你為了取悅這位小姐,真是不惜代價啊。」
 
「你指哪一位?」
 
「當然是替你辦事的那位啦!」王志強說,「不過賣給我的那家公司,你真的決定只留下百份之四的股權嗎?對我做生意的本事沒自信?」
 
「這只是我做生意的風格。」高厲行說,「有些人擅於經營,有些人卻更喜歡做買賣。那就由我來把東西賣給你,讓你來經營壯大,各取所需好了。」
 
宴會進入了高潮。主人家法萊爾總統已特意預備了幾份厚禮,以酬謝在解決判變事件有功的人士,以及對被穆哈迪企圖嫁禍的d國,作出一點禮節性的補償。
 
法萊爾手上拿著的錦緞盤子,擺放著三朵狀態近乎完美的血鑽薔薇,以目前地質學研究水平仍無法解釋其形成過程的,每朵超過五十卡拉的花狀結構鑽石晶體。
 
形態最美麗的一朵,自然是贈給了d國的總統夫人。此外安潔莉娜,以及斯佳麗兩位女士,都各得到一朵。
 
這三朵血鑽薔薇,每朵黑市價值超過五百萬美元。
 
女人始終是天性喜歡珠寶首飾的生物。別上了血鑽薔薇的斯佳麗,喜孜孜地走到高厲行面前問道:「高厲行,我……漂亮嗎?」
 
「嗯……這晚裝,你穿得非常好看。相比起來,鑽石也為之失色。」
 
幾乎從未被高厲行稱讚過的斯佳麗,頓時雙頰浮現了兩朵紅暈。她一雙水螢亮透的眼珠直盯著高厲行,盯得他尷尬地移開了視線。
 
他踏前了一步,雙手搭著斯佳麗的肩膊。當她期待這是一記深情擁抱之時,高厲行卻把她一百八十度地轉過身來。
 
「啊……」
 
原來在斯佳麗的身後,一幅高達二十公尺的充氣電影屏幕已經就緒。放映機開始放出一齣在上個月好評上畫的電影。
 
「很抱歉上次我失約了,現在算是一點點補償吧。」高厲行向斯佳麗遞上了那張一個月前的電影戲票。
 
斯佳麗笑容甜蜜地接過了票……
 
高厲行從後輕輕摟著了她的腰,二人忘我地投入進光與影的浪漫世界之中,時間彷似戛然而止,此情此景,將永恒地留存在二人心中。
 
 
 
例行公事第一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