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份的轉變

我叫Simon,和妻子Winnie結婚已有一年多,未婚前我和Winnie感情很好的,但在結婚後問題便出現了,因為我在新婚和妻子做愛時才發現自己的性能力原來十分之差,每次和妻子做愛也支持不了一分鐘,做過兩次後,妻子就拒絕再和我做愛了,說是已免燃起了慾火後卻又得不到滿足,自此以後,我便再沒有和妻子做愛,雖然被此還是睡在一起,卻已是同床異夢,貌合神離。   

這件事令我感到很自卑,心理亦產生了變化,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崇拜起我的妻子來。記得有一天我放工回到家,知道妻子還要加班工作,忽然就有了一股衝動,我走進浴室,從洗衣機取出妻子昨天穿過的臟絲襪出來嗅,我把絲襪的腳尖位放近鼻子深深地吸索著,一股腳汗味直刺激我的嗅覺神經,讓我的下體立即興奮起來,然後便再用舌頭舔絲襪腳尖和絲襪腳底,才知道原來腳汗是帶著點鹹味的。

絲襪的氣味和鹹味很刺激我,我竟然脫去褲子自瀆起來,但原來妻子不知何時已站在了我的背後。   
Winnie:「你原來喜歡臟絲襪嗎?我腳上這對更新鮮,更加臭呢!」
這時Winnie把右腳從鞋子鬆出來,我則看著她的腳發呆著。   
Winnie:「死變態佬,你不是喜歡嗅腳味嗎?還不爬過來嗅我的腳?」
其實這是很侮辱的話,但我竟然真的爬至Winnie腳前,嗅起妻子的腳來,氣味和剛才嗅過的絲襪差不多,但感到多了一份人體的熱力和溫度。   
Winnie:「張開口!」
我照Winnie的話張開口,誰知Winnie竟把她的腳尖向我的口裡塞,把我的口塞得滿滿的,我舌頭舔著她的腳底,同樣是鹹鹹的。

跟著Winnie把腳從我的口中抽出。   
Winnie:「爬出客廳!」   
Winnie穿回鞋子步向客廳並坐到梳化上,我則爬至Winnie的跟前,跟著Winnie一手扯著我的頭髮,把我的頭扯至面向著她,把一口口水吐至我的面額。   
Winnie:「你聽著,我不能接受我的丈夫是個變態,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我們離婚,二你可以繼續留在我的身邊,但身份已不是我的丈夫,而是一個奴隸,一條狗也不如的奴隸,但至少我會給你些機會,讓你崇拜我的腳。」   

一時間要我選擇離婚或是從丈夫身份降至成奴隸實在不容易,我只能默不作聲,希望Winnie只是一時之氣,過一會兒便能與我和好如初。

Winnie:「不出聲!你是賈選擇離婚了,是嗎? 」  
我:「不是,不是,Winnie我不要離婚。 」  
Winnie:「那你就是要選擇做狗了? 」  
我答不出口做狗,唯有點頭示意,Winnie打了我一記耳光。   
Winnie:「用口答我,還有以後你要稱呼我做主人,給我說出你的選擇!」  
我:「…主…主人,我…我選擇…留…留在…主人…身邊做…做狗。」

Winnie:「好,但你要知做狗是不會穿衣服和不會用雙腳走路的,現在你立即脫光衣服,跟著你爬去刷牙,然後爬回來,以後沒我的特別指示,在家裏不許穿衣服和要學狗爬,明白嗎? 」  
我:「明白了,主人。」   

於是我便往浴室刷牙,跟著爬回Winnie跟前,Winnie已把絲襪和內褲脫去。   
Winnie:「你知否我和你結婚後從沒有真正享受過,現在你給我舔,舔得我舒服有獎賞,如舔得我不舒服,我殺了你,舔!」   
於是我便為Winnie口交起來,起初我是一下一下舔Winnie的下體,舔著舔著,Winnie開使有反應,很多分泌物,跟著Winnie把我的頭緊緊按貼在她下體。   
Winnie:「蠢夠,舌頭要深入一點。」   
我便把舌尖深入Winnie下體用力舔,最後終於讓Winnie達至高潮。   
Winnie:「不錯,舔得我很舒服,我說過獎賞你的,你剛才不是想嗅著我的絲襪來自瀆嗎?你現在可以用我今天穿過的絲襪去繼續,這些機會不時常有的,好好珍惜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