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沒收財產

雖然我不太明白Winnie最後兩句話的意思,但仍是照她意思,拾起她的絲襪嗅著並自瀆起來,沒過多久就完事了。
  
Winnie:「現在你先洗澡,跟著弄晚飯,但菜肴只要我一人的分量,狗是沒資格吃好東西的,知道了嗎? 」  
我:「知道了,主人。」
跟著我便去洗澡,然後弄晚飯,弄完後,我把弄好的兩碗飯和Winnie一人份的菜肴拿至餐桌,Winnie一看我拿了兩碗飯,立即大怒。
Winnie:「狗是有資格吃飯,但也只是主人吃剩的飯,以後飯要全剩在一個碗裏,明白嗎? 」
我:「我明白了,主人。」   



跟著Winnie拿來了一條麻繩,一端綁著我的頭頸,另一斷綁在其中一只餐桌腳上。
Winnie:「明天你下班後買一條狗鏈回來,用麻繩綁太不象樣,在我進餐時你要為我舔腳,還有,以後在我看電視,傾電話時也要自動自覺為我舔腳,明白嗎?」   
我:「明白了,主人。」   

跟著我便在桌底為Winnie舔起腳來,由於我是第一次為她舔腳,技術當然不好,只懂用舌頭舔Winnie的腳底和腳趾。  
Winnie:「真是蠢狗,不懂舔腳趾縫和吮腳趾嗎? 」 
於是我便開始舔Winnie的腳趾縫,腳趾縫是最易藏有腳垢的地方,Winnie的腳趾縫裏也有很多腳垢,但我不敢把舔進口的腳垢吐出來,只得吞下肚去,舔完腳趾縫,我開始為Winnie吮腳趾,我把Winnie逐根逐根腳趾吮在口中,其實感覺真的有點噁心的。

當Winnie吃完晚飯後,她走到鞋櫃,取了一雙鞋子出來,這雙鞋子很殘破,我之前聽過Winnie說要仍掉的,Winnie把這雙鞋子拿到我的面前,把鞋窩放到我的鼻子讓我嗅。
Winnie:「香嗎?這是你以後吃飯的飯兜啊。」   


跟著Winnie便把吃剩的飯倒進鞋窩放到我面前。  
Winnie:「不許用手!只準用口吃。」  
 
於是我便象狗一樣用口伸進鞋窩舔食裡面的飯,忽然Winnie用一根麻繩把我雙手反綁,令我覺得很疑惑,為什麼吃飯還要反绑著雙手。

Winnie:「我現在洗澡,為免你偷偷用手,所以要將你雙手綑綁,快點吃,若我洗完澡你還沒吃完所有飯,我便把飯從你的鼻孔塞進去。   

於是我在Winnie洗完澡前狼吞虎咽地吃下這窩用腳汗做調味的飯,當Winnie洗完澡後,我已經把所有飯都吃完了。
  
Winnie:「啊!你果然吃得很快,證明你很喜歡用我的鞋子來剩飯吃,現在去把你所有銀行存折和現金都拿出來,你敢藏起一點,我保證你不會好過。」


  
Winnie把綁著我手的麻繩解開,讓我去拿存折和現金,我知Winnie要沒收我的財產,但我又不敢藏起一點,銀行存折和現金都全給Winnie沒收了。   

我:「那…我明天怎樣上班?」
Winnie:「我每天會給你零用錢,多少視乎你的表現,明天八點叫我起床上班,你早點起來梳洗並弄好早餐,明白嗎?」   
我:「明白了,主人。!   
Winnie:「那今晚早點睡吧!」
  
我正準備上床睡覺,Winnie一記耳光打在我的臉上。
  
Winnie:「你有看過狗會睡在床上嗎?狗要睡在床尾地上!」
  
我只好睡在床尾地上,Winnie從鞋櫃取出一雙球鞋,把鞋窩罩著我的鼻子。
  
Winnie:「你不是很喜歡嗅我的腳味嗎?這樣睡覺應該很享受吧?明天才許把鞋子拿下,若我發現有一秒鞋子不是罩住你的鼻,也會有你好受的。」
  
我只好定定的睡覺,不敢打翻鼻子上的鞋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