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Winnie應該是在工作期間收到院方通知我進了醫院的消息,趕過來醫院的她現在仍然穿著她返工時穿的行政人員套裝,跪下來的我面部正好對著她腰間以下的部位,看見她短短的套裝短裙下的雪白大腿被晶瑩通透的肉絲包裹著,很是性感,使我馬上又對Winnie產生出崇拜之情。

「啪、啪、啪、啪」Winnie一連扇了我幾個耳光。

Winnie:「你那個臭妹妹是不是想氣死我了?我現在不好好教訓你,受了的氣怎消得下?」

「啪、啪、啪、啪」又幾個耳光扇在我的面上。

Winnie:「還說我是你的尿壶,誰才要飲誰的尿啊?快!張開你的狗嘴!」

我馬上張開嘴,Winnie稍微揭起了她的短裙,把肉絲和內褲拉了下來,對著我的嘴嘩啦嘩啦的屙起尿來,騷餲的尿液就如猛烈的花灑頭般直接射入到我的口中。

由於過往我都只有在家中喝Winnie的尿,今次竟然是在人來人往的醫院中喝,我竟然還有特別羞愧、特別刺激又特別滿足的感覺。

Winnie:「賤狗,喝著我的騷尿竟然還能這麼滿足,我告訴你,你妹妹要是再敢惹怒我,我就在她面前要你像現在般喝我的騷尿給她看,知道嗎?」

喝完Winnie的那一泡尿,我用手背抹一抹嘴巴,點了點頭道。

我:「知道了,我的主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