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駱:「炮友……是約炮那一種嗎?」

  嘉豪:「哈哈,係呀,係呀。」

  晴:「你別聽他亂說呀!陸嘉豪,你適可而止呀下。」

  晴看向李駱說:「別聽他亂說,他是我從小認識的朋友。叫陸嘉豪。」

  嘉豪:「睇你驚到個樣,得閒再約飲野啦,唔阻你『拍拖』喇。」



  李駱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他和她在淺笑嬉鬧中道別了。

  沿路走到過海的士站,晴跟駱都有一撘沒一答的聊著。

  對於那個男孩的身份,以及和她的關係,他很在意。

  「對了……你跟他認識很久了呀?」

  「是呀,以前還是鄰居,經常一起玩的。」她若無其事的回答。



  若晴一臉笑容問道:「喔,你呷醋呀?」

  駱:「當然不是,與我無關。」
  
  晴:「有車了,明天見喇。」

  駱:「明天見。」

  「我真的是在吃醋嗎?」看著遠去的的士,李駱想著。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