襯著還有一點時間,他們倆在咖啡廳用餐之後就一起散散步,走到現代化的喜帖街。

  若晴:「係喎,你而家往係邊呀?」

  駱:「就在天后那邊租了個單位。」

  若晴:「喔,咁番工好近喎,你就好啦。」

  駱:「你是一樣的住在馬鞍山呀?」



  若晴:「係大圍呀!」

  往在馬鞍山的是另一個他們中學時期的好友。

  若晴:「往馬鞍山果個係天娜呀!有冇搞錯呀。」

  想到他可能是混淆了二人,她有說不出的生氣。

  駱:「不是喇,大圍不就是在馬鞍山嘛。」



  若晴:「我都費事同你講呀!」

  若晴:「咦,果個銅像平時好似冇架喎。」

  就在看向那方向的時候,銅像下有一個身材中等,面貌清秀的男子向這邊揮手。

  「谷若晴!」遠遠叫喊她的全名,還慢慢的跑過來。

  駱:「碰到熟人了喔?」



  若晴:「好像是。」

  遠看是挺面善的,在他接近期間,她似乎知道是誰了,而且會這樣喊她全名的朋友沒幾個。

  若晴:「哦!陸嘉豪!」

  嘉豪:「喂!好耐冇見。咦?男朋友呀?」

  駱:「哈哈,不是喇,我是她『中同』跟現在的同事。我叫李駱。」

  在若晴想解釋之前,他先說話了,而且用廣東話說出「中同」(中學同學)。

  嘉豪:「你好,我是她的炮友,我叫Matthew。」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