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完試卷之後,就有人帶左我去試場隔離既一間大房度等。 

由於我係第一個做完,所以成間房得我一個人。 

而隨住時間過去,陸陸續續有考生行左入來。 

人一多,自自然然就開始談論起試卷既題目。 

「喂,第二條道德題你點答呀?」 



「唉,呢題我都諗左好耐, 鬼叫我條女岩岩先係微信度識,仲要好撚索添家....」 

「其實乜撚野係微積分?」 

「我估即係好少積分咁解掛。」 

正當眾人議論紛紛既時候,Eric攞住份文件行左入來。 

「咳咳。」 



Eric清一清喉嚨,全場即時肅靜起來。 

「我依家公佈合格考生既名單。」 

我好緊張咁吞左一吞口水。


「陸萬生。」 


「YES!! 好彩我有讀過兩年毅進者!」有人歡呼道。 



「李展鵬。」 

「望咩呀?!唔抵得呀,話哂我會考有兩分家。」 

「陳廣奇。」 

「要做摘星狀元,其實唔難。」 

如是者,Eric讀左大概有三十個人名。 

「以上係合格既人士,請你地跟住呢一位大哥去樓上間大家樂食啲野先。」Eric向住一位大隻佬打左聲招呼。 

等合格既人走哂之後, Eric轉過來向住我地呢班淨低落來既人道:「相信大家頭先聽完坤哥介紹,應該都好清楚唔合格會有咩下場。」 



「你都痴撚線既!」一名著背心既差仔立即拔足逃走。 

焦! 

差仔「Oops」 左一聲, 就俾唔知喺邊度射出來既子彈head shot左。 

Eric好似咩事都無發生過,繼續道:「如果你地唔想好似佢咁既話,請過來簽一份合約。」 

只見佢舉起左一叠紙,道:「你地簽左呢份合約之後,即係等於應承幫坤哥去柬埔寨果邊種三年罌粟,直至到約滿之後再番來考試。」 

我身旁一個俾太陽哂至不似人形既崩牙佬哭道:「千辛萬苦先捱到番來,無諗過Retake都係唔合格....」 

之後,我地就一個跟住一個行去Eric面前排隊簽約。 

雖然我都知一簽左約既話實係九死一生,但係喺Sniper重重監視之下,我無得揀。 



正當我排完隊,想喺份合約度簽字既時候,Eric一手捉住左我。 

「你跟我來。」 

然後我就俾佢拉左去另外一間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