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Eric既指示之下, 我地行左入一個類似課室既房間。 

每張檯上面, 都擺放住一套文具同一個燭台。 

最怪異既係, 喺主考官張檯上面, 亦都安置左一個供奉關公既神位。 

原本我一心認為, 坤哥口中既考驗, 會係類似隻抽打架呢類活動。 

直到Eric為我地逐一派發考試卷果陣, 我先知自己捉錯哂路。 



唔係掛?! 我就係讀唔成書先至入黑社會, 依家你同我講要考筆試?! 

相信在場既考生有唔少人都好似我咁諗, 之不過先前潮童頭爆血流既畫面大家仍然歷歷在目,所以無人夠膽有任何怨言。 

Eric點著左一枝好粗既香, 恭恭敬敬咁對住關公拜左三拜。 

正當我奇怪佢係度做乜春既時候,Eric上香道: 「考試正式開始, 你地有一柱香既時間。」





我打開試卷, 第一部分係道德問題, 佔全份卷既50%。 


Q1: 你呀媽同坤哥同時跌左落海, 你會救邊個? 

我諗都無諗就寫道: 

正所謂爹親娘親都不及毛主席親, 我第一時間捨母救坤哥。 

Q2. 如果坤哥想同你條女上床, 你會點做? 



我心諗, 橫掂我又無女, 我鐘意點吹都得啦, 於是寫道: 

我會即刻帶條女去Body Check, 確保佢白白淨, 無性病, 以供坤哥享用。 

打落既十幾條道德問題, 純粹都係要你從生命中最重要既野同坤哥之間作出決擇。 

我盤住「要死我行先,坤哥大過天」既宗旨, 輕輕鬆鬆就做哂呢個部分。 

正當我諗住伸個懶腰休息下果陣, 我偷睇到隔離位係咁係度噤計數機。 

乜要計數既咩? 

我將份試卷返轉。 

背後寫住: 第二部分, 數學問題(佔50%) 。 



第一題 - 微積分。 

嗯,平時我都有儲開八達通積分,應該無問題既。 

但當我一睇條算式,即時頭都大埋。 

咩來家?!又dx 又dy, 而且個f又無左中間果一橫… 

好在, 呢個部分係MC題, 我就算唔識都可以是但填啲答案, 唔使交白卷。 

雖然唔知道黑社會入面究竟有啲咩人可以出到啲咁深既數學題, 但我相信呢位高人既機心一定好重, 因為佢出既MC有成六個答案咁多, 擺到明就係唔想俾我呢啲人撞彩答岩。 

咪住, 六揀一? 



我靈機一觸, 即時喺舊正方形既擦膠上面加左幾筆, 將佢變左做一粒骰仔。 

我一擲, 碌左個四出來。 

好,第一題係D。 

我再擲,呢次係六。 

嗯,第二題係F。 

如是者, 我鳩擲左十幾鋪骰仔, 好快就做哂成份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