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卧底?!」我驚訝道。 

「無錯! 以你既聰明才智, 要應付大學入面既課程絕對無難度。」坤哥喺褲袋攞左兩粒健身球出來, 一邊搓一邊道:「但係我既目的唔係叫你去讀書, 我要你入去幫我吸納新血。」 

「即係幫你入大學收o靚?」 

坤哥點點頭, 道:「男既踢佢入會, 女既拉佢下海。」 

「下海, 即係帶啲女去游水?」 



「即係逼佢地去做雞呀!」坤哥唔耐煩道:「你除左讀書叻之外, 真係咩撚野都唔識。」 

「唔好意思。」我抱歉道:「之但係我人唔靚仔又無錢, 啲女未必會受我昆家喎。」 

「我自有準備 」 坤哥高深莫測咁笑左一笑, 道: 「 總言之過左三日兩夜既迎新營之後,我要見到第一批新人。」 

「呢個係你既檔案。」Eric唔知幾時行左入房。 

「屌, 行路無聲既…」我一邊碎碎念, 一邊打開左個公文袋。




File入面塞滿哂唔同既文件, 有身份證, Passport, 成績表等等。 


但每樣文件上面貼住既唔係我張相, 而係一個生得有九成似吳彥祖既男仔。 

「呢個細路, 原本打算今年喺外國返來香港讀大學, 但咁岩喺上機之前,俾佢見到我地啲兄弟係加拿大果邊落貨...」 

Eric托一托眼鏡,繼續道: 「原本佢扮睇唔到都算, 但係條正義撚竟然想報警, 我地唯有送佢一程。」 

我倒抽口涼氣,道:「你地想我用佢既身份讀大學?!」 



「轉數幾快吖。」坤哥拍一拍我屎忽以示鼓勵:「你屋企住喺邊?」 

「天水圍。」 

「居屋定係私人樓?」 

「公屋。」 

「嗯, 原來係新界屋村仔…」坤哥微一沉吟道:「咁睇來呢間大學最岩你。」 

我望一望佢掟落檯既入學申請表, 上面寫住: 

香港中文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