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行近長江中心, 我個心就跳得越快。 

雖然話總壇喺地底入面, 但無人可以擔保唔會喺大堂撞到「摧建幫」既成員。 

而自從我擅自送采兒返宿舍之後, Eric就再無聯絡過我。 

越係風平浪靜, 我就越驚。 

因為我知道坤哥一定唔會就咁算數。 



「好, 根據Task Sheet, 我地要擺一個十八銅人陣出來, 你地一字咁排開先, 動作就自由發揮啦。」毒撚組爸率先紮恆個馬企係中間。 

「要玩幾耐家?」我問道, 同時不斷留意住出入大門既人士。 

「要Hold五分鐘家。」毒撚組爸答道。 

「嗱嗱聲啦!」我是但擺左一個post。 

當我望向左手邊既時候, 我個心即時離左一離。 



因為采兒企既位置, 同總壇其中一個秘密入口非常之接近! 

正當我想行過去拉佢返來果陣, 毒撚組爸喝住我:「唔準旭家! 一旭就要重新計時家啦。」 

為免多生枝節, 我只好聽住佢講先。 

無野既, 我咁既樣邊度有人認得我吖,再加上幫會入面應該無人見過采兒掛。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



「仲有一分鐘。」毒撚組爸報時道。 


我正想放鬆番啲既時候, 竟然俾我見到Eric由正門行左入來,仲要向住采兒既方向走過去! 

「仲有三十秒…」 

冷靜啲, Eric可能只係咁岩要行番總壇, 如果我依家衝過去, 咪即係此地無銀三百兩?! 

「仲有廿秒…」 

等陣先,如果佢真係去捉采兒, 我再唔過去就來唔切救佢家喎…… 

我既額頭不斷滲出冷汗。 

「仲有十秒…」 



呢個時候, Eric己經行到去采兒既隔離。 

「繼續行, 繼續行…」我暗暗祈禱道。 

Eric喺采兒身邊停低左, 仲要望過來對住我笑左一笑。 

「夠鐘!」 

只見佢伸出手去搭采兒既膊頭.... 

我即刻成枝箭咁標過去攬住采兒! 

「忽得你做咩呀?」采兒塊面即時好似火燒咁迅速變紅。 



我將采兒拉向身後, 舉起龍玉道:「你唔好亂來呀下!」 

Eric微笑道:「我只係想提提呢個女仔,佢跌左個一蚊者。」 

其餘既組仔女都圍左過來睇熱鬧。 

Eric俾番一蚊采兒之後,就向住我道:「你咪係得仔? 好耐無見啦喎, 過來呢邊聚下舊吖。」 

未等我應承, Eric就強行拉左我上扶手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