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你死過!!」 

我未來得切反應,飛機同啲影已經衝哂出去同雷明燈班街童開拖! 

我抱住鮮血長流既采兒,心痛道: 「 o靚妹,妳做咩咁傻 」 

采兒面無血色道: 「 你隻眼...有無事呀....」 

淚水連同血液隨住我既眼角流下。 



「 我屌!來真家!」 雷明燈暴喝道。 

「 呢鑊你仲唔仆街!我地要同采兒報仇!」 飛機一棍又毆左落雷明燈既頭度。 

「 兄弟!唔使再客氣喇,劈撚死佢地呢班仆街含街鏟啦!!」 雷明燈獸性大發,一刀拮左落其中一個影既大脾度。 

一時間,刀棍交接,血花四濺。 

我個腦空白一遍,完全失去左思考既能力。 



無諗過呢場戲最後竟然會演變生死相搏既街戰.... 

「 擒賊先擒王!」 雷明燈唔知幾時企左係我隔離,手起刀落。 

就喺我閉目待死之際,飛機人如其名咁飛左過來,撲喺我同采兒既身上。 

嚓! 

飛機啲血濺左我一身。 



「 嗚啊啊啊!!!!! 」 

猶如受傷既野獸,我發出震耳欲聾既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