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上,幫派林立,風波不斷。 

聽啲前輩講, 雖然有咁多個派別, 但當中既皇者非「摧建幫」莫屬。 

不過仲有另外一股龐大既勢力, 能夠同「摧建幫」分庭抗禮。 

呢股勢力係由專做勒索買賣既「勒幫」, 以及專門去人地新屋痾爛屎搞事既「沾屎幫」合併而成。 

世人將之統稱為「勒幫沾屎」。 



而「藍翼幫」,算得上係近年來黑道上一支冒起得好快既新力軍,幫眾多以藍色既衫袖作記認。 

表面上,「藍翼幫」係由一班街童圍威喂所組成,但事實上佢地係屬於「摧建幫」既Young Line,專打年青人市場, 所以幫會最高既話事人,都係坤哥。 

計一計數,呢班靚仔既階級仲要低過我好多。 

眼見其中一個街童把刀就來拮到我果陣,我及時舉起龍玉大聲喝道:「藍翼在此!」 

班街童即時下意識跪低道:「何方妖怪敢放肆!」 



俾我挾制住既雷明燈見到我唔單止識幫會暗號,又有龍玉在手,態度即時540度轉變。 

「哦,原來自已友來既,一場誤會者,不如叫個和頭雞算數吖,好無呀?」 

我fing開佢隻手,不屑道:「你估呢件事俾坤哥知道左,係咪叫個雞就可以解決到吖喇?」 

一噠坤哥個朵,雷明燈即時淆到單膝跪地,道:「阻住大佬你溝女係我地唔岩。以後大佬有咩疑難即管吩咐,細路一定幫你拆掂佢。」 

「嗱,你話家。」 



我露出奸狡微笑既同時,身體突然又打左個冷震。

「發生咩事?」Eric透過耳機問。 


「關你撚事! 」聽到呢條仆街把聲,我即時好撚燥。 

「你講咩話?!信唔信我即刻派隊人過去收你皮呀!」Eric恐嚇道。 

為左大局著想,我只好強忍怒氣道:「總言之我已經諗好左收o靚既大計,你叫坤哥聽朝開定壇接新人啦。」 

「係咩計劃?」 

「無必要同你解釋,唔該你快啲收線,我同你無咩好講。」 

「嘿,大家咁話啦,不過有樣唔好話我唔提你...」Eric冷笑一聲繼續道:「我地知道左條女仲未死,如果你又想出咩古惑既話,坤哥叫你要記得佢全名。」 



Do... 

我即時回頭望向地下。 

毒撚組爸唔知係咩時候消失左。 

唔好以為凡事都可以咁易過到骨... 

仆街毛人坤! 




「明燈哥,條友成日自已同自已講野,仲要連坤哥都屌埋,是咪癲撚左?」一名街童問道。 



「你識咩呀,人地就係咁撚癲先上到位家,學野啦。」雷明燈刻意討好道。 

「唔使擦鞋啦,通通都同我企番起身。」 

一聽我咁講,街童們立即站起,垂手而立。 

「你地聽住...」我學哂坤哥咁負住手邊行邊講:「晏啲應該會有一班大學生衝過來幫我,你地要夾份同我做場戲昆鳩佢地...」 

「敢問大佬此舉用意何在呢?」雷明燈唔知係咪見我高級,講野都文皺皺起上來。 

「唔好大佬前大佬後,叫我忽得就得喇。」我唔耐煩道:「原因你地唔好理,只需要記得我地好似打撚到好慘烈咁,然後你地要好自然咁俾個位我挺身而出...」 

「是否真槍實彈咁打呢?」雷明燈又插嘴問道。 



「屌,唔係叫你地真係將把刀落來我度啊,不過同時又唔好打到好似小朋友齊打交咁撚假。總之你地自已用個屎腦拿揑下啦。」 

就係呢個時候,遠方有人大聲嗌:「忽得你頂住啊!救兵來啦!!」 

「各單位準備!」我吩咐道。

「 食屎啦你! 」 雷明燈一腳踢左落我個袋果度。 

「 做戲者,咁撚大力做乜春呀你...!」 我神色痛苦道。 

「 唔好意思,入戲得濟。」 雷明燈哂冧道。 

「 屌!」 我一手搶左其中一個街童把刀,然後喺自已既眼角度割左一下。 

啲血即時爸爸聲咁湧出來。 



「 嘩,滿臉鮮血,睇起上來真係好慘烈咁喎。」 雷明燈讚嘆道。 

「 嘿,講起製造傷口,我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 

「 忽得佢地喺度啊!」 飛機大嗌完之後,就帶住成班影團衝過來。 

「 挾持我。」 我向雷明燈打眼色道。 

雷明燈即時將把萬用刀架喺我條頸,喝道: 「 你地咪撚埋來呀!」 

飛機急停落來,道: 「 喂!你想點呀,香港法治社會來家。」 

「 嘿嘿,呢度係火炭,我就係法律!」 同雷明燈呢啲MK講道理真係哂鳩氣。 

「 嗱,我地報左警家喇,到時你自已同差佬講啦。」 飛機恐嚇道。 

「 我屌,你地竟然call龜來咁無種... 」 雷明燈喺我耳仔邊道: 「 忽得哥,你無講過話佢地會報警家喎。」 

「 咁唯有速戰速決喇。」 我壓低聲線道: 「 你將我推向前,然後飛把刀過來。」 

「 玩到咁激?!」 雷明燈驚訝道。 

「 我會好有型咁轉身接住家喇,你同我定啦。」 

「 好!」 雷明燈對住飛機班人扮惡道:我偏係要做瓜佢呀!」 說罷將我向前一推。 

雷明燈如期咁向住我射出一刀。 

正當我想轉個靚身接刀既時候,一個人影撲左出來擋係我前面。 

「 啊!」 

果個人背脊即時中刀。 

我擰轉頭一睇,幫我擋左呢一刀既,竟然係采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