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 又會走得咁快既。」采兒笑道。 

我慢慢行番去采兒身邊, 細聲問道:「妳個傷口仲痛唔痛啊?」 

采兒好神氣咁指住自己個背脊, 道:「無事啦, 我有個Bra Bra頂住家嘛, 嘻嘻。」 

我輕輕拖起佢隻手, 憐惜道:「今晚真係辛苦妳啦。」 

采兒搖搖頭道:「唔辛苦。」 



望住佢一臉倦容, 我正色道:「聽日既行動妳唔準去, 乖乖地等我返來。」 

采兒即時收起笑容, 發脾氣道:「唔得! 我點都都要跟住你!」 

我捉實采兒雙手, 嚴肅道:「依家唔係去冒險樂園, 妳跟埋來真係有可能會死家!!」 

采兒扁起嘴, 倔強道:「如果你唔俾我去既話, 我就周圍去同人講你個計劃。」 

「咁做對妳來講有咩好處呢?!」 



采兒掙脫開我隻手, 大聲喊道:「因為我一秒都唔想離開你!」 

說罷, 采兒溫熱既雙唇就貼左上來。

良久之後, 我才道:「傻妹, 等我返來之後咪可以日日見咯。」 


采兒搖頭道:「你成日話我咩都唔識, 但係至少我知道聽日既行動好危險, 你一去左, 好可能就唔會再返來喇……」 

「咁妳仲堅持要去?」 



「如果喺你危險既時候先離你而去, 我仲點算係你既女朋友啊。」采兒水汪汪既眼中盡是柔情。 

係真心唔介意同我一齊死又好, 係細路女唔識世界都好, 至少采兒喺呢一刻既真誠, 真係深深咁打動到我。 

我妥協道:「好啦, 不過妳要應承我, 無論如何都唔可以再好似上次咁撲出來幫我擋刀!」 

采兒破涕為笑道:「最多我戴個厚啲既Bra Bra啦。」 

「真係講唔過妳啊,…」我沒好氣道:「至少呢樣野妳一定要貼身攜帶。」 

我將塊龍玉掛左係采兒身上。 

「好靚呀, 但係我都無咩送番俾你添。」 

「唔使喇….」 



「唔得!」采兒摷一摷自己個袋, 突然道:「呀! 有啦!」 

只見佢攞左個士多啤梨既髮夾出來, 細心咁夾左落我個頭上面, 令我頭頂無啦啦有撮頭髮好突兀咁豎起左。 

「哈哈, 好靚呀!」采兒拍手道。 

「又喊又笑, 唔知醜。」 

把口雖然咁講, 但其實我內心幸福到不得了。

「采兒, 妳快啲行過去同飛機佢地食啲野先啦。」我用溫柔既語氣道。 


采兒撒嬌道:「點解唔一齊去呀? 哦! 你又想使開我!」 



我微笑道:「唔係呀, 原本無預過妳聽日會跟埋來家嘛, 所以我依家想靜靜地一個人再度下個plan咁解者。」 

聽見我咁講, 采兒先勉為其難道:「咁你要快啲過來呀。」 

望住佢跳跳紮紮既背影, 我發覺自己係真心鐘意左呢個傻更更既女仔。 

「好Sweet咁喎!」 

背後傳來一把熟悉既聲音。 

毒撚組爸佈滿瘀痕既臉孔出現喺草叢之間。 

「出埋反間計咁威呀, 等住同你條女一齊含家鏟啦。」 

毒撚組爸露出極度邪惡既笑容, 然後就迅速跑走左。 



聽住佢越來越遠既獰笑聲, 我腦入面不斷迥蕩住坤哥講過既一句說話。 

對於出賣我既人, 我從來都無仁慈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