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飛機佢地將豪鬼放低左之後, 我立即道:「唔使再扮野, 你卧底既身份我己經知道左喇。」 

豪鬼驚慌道:「你究竟係邊個?」 

我戚一戚嘴角, 道:「我係你既死對頭, 亦即係黑社會派入大學既內鬼。」 

「原來係你!!」豪鬼呼吸急促道。 

「嘿! 估唔到呀呢。」我自豪道:「不過我帶你來呢度, 只係想同你傾一個合作計劃。」 



豪鬼不屑道:「我係兵, 你係賊, 有咩好合作。」 

飛機打左豪鬼塊面一拳, 道「兵你老母, 做Mary既觀音兵就有你份。」 

我伸手制止飛機, 平靜道:「之前我的而且確係想踢哂佢地呢班人入會。」 

豪鬼皺住眉咁望住我。 

我無奈道:「但因為種種既原因, 我依家決定要改邪歸正, 轉做警方喺黑社會入面既卧卧底。」 



「咩原因會令你有咁大轉變呢?」 

我無答到豪鬼既問題, 只係深情咁望左采兒一眼。 

采兒好乖咁企左喺一棵樹隔離, 無過來打擾我地。 

「嗚…嗚…你幫下佢地啦。」 

尖子竟然係呢個時候流馬尿。 



男人既眼淚果然有一定既說服力, 只聽豪鬼道:「咁我可以點幫你呀?」 

我抹左抹耳仔邊既血, 道:「聽日我大佬毛仁坤會開壇迎接新人, 而飛機佢地就會以摧建幫新會員既身份去拜見坤哥。」 

見豪鬼無咩回應, 我問道:「到目前為止清唔清楚?」 

豪鬼點點頭, 示意我講落去。 

「你要做既野好簡單, 就係叫你上頭派遺一支特種部隊, 暗中確保佢地既安全。至於我就會一早返番去總壇, 名義上係去報到, 實則上就係做警方喺總壇入面既內應。」 

「你既最終目的係咩?」豪鬼問。 

我深呼吸左一下, 傲氣道:「只要配合得好, 我地話唔定可以一舉殲滅整個摧建幫!」

豪鬼聽完我既計劃, 不發一語。 




睇個樣佢似係盤算緊我頭先果番說話既可信性。 

一直都無講野既采兒, 此時行左過來, 捉住豪鬼隻手道:「忽得講既野係真家, 我可以用性命來擔保。」 

望住采兒堅決既眼神, 豪鬼天人交戰左一輪之後, 終於決定道:「好! 我依家就去打電話俾我呀頭!」 

豪鬼重拾起積極既辦案態度, 向住公園門口跑去。 

「咁就好啦。」我如釋重負道。 

「忽得哥, 我諗我地都應該要為聽日單大野準備下先。」飛機向住佢班影大打眼色。 

「係…係咯, 至少都醫下個肚先啦。」尖子道。 



其他人好識做咁和應道: 

「我地返宵場食啲野先啦。」 

「行咯行咯。」 

我明白佢地既苦心, 沒好氣道:「好啦, 聽日詳細既集合時間同地點, 我會send Whatsapp 俾你地家啦。」 

唔夠一秒, 飛機班人就跑走哂。 

整個公園得番我同采兒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