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文訓緊既途中,有一位女士走緊二人...
「Alex,原本你係度呀...知唔知Frankly係咁係搵你呀」

「佢搵我做咩?」

「唔知喎...咦?依個咪係傳說中既葉子文?」

曉雪無諗到教會竟然有人識子文
「Sandy你...識佢??」



「點會唔識佢,我由細睇到佢大既」
「所以我知佢好多野㗎」
「依個衰仔,平時我叫佢返嚟又唔返...見到靚女就即返...真係曳!」

「我想問...呀...」
曉雪即刻企起身有好多野想問,但係差少少整醒咗子文

「留返下次先啦...」
「你就比佢訓下啦!佢平時返工好累㗎...」
「佢好少訓得咁好㗎啦!望下佢,流埋口水添」



「係喎!」
曉雪依家先發覺原來子文訓到流曬口水...
即刻攞張紙巾幫佢抹返乾淨...

曉雪心諗 洗唔洗訓到咁呀...
-------------
差唔多六點果陣,曉雪拍醒子文
同佢講個event就開始...
子文攞曉雪個水壼飲啲水,然後測試下耳返系統,做最後準備



曉雪問
「咁我晏啲有啲咩做㗎?」

「無㗎,陪下我,幫我斟茶遞水,比我摸下大脾咁囉」

曉雪打咗子文背脊一下
「講咩呀你☺️」

十五分鐘之後,成個禮堂熄曬燈,全場歡呼,代表歌唱比賽正式開始,一開頭就有個MC出咗嚟講野,不過果啲廢up
子文都廢事聽

調音台set咗係禮堂閣樓,企係到可以望曬全個禮堂,更加可以無阻擋咁望住舞台
「依個簡直就係皇帝位」
「係依度真係做咩都無人知」



子文搣咗曉雪塊面一下
點知換嚟既係,比曉雪搣返好多下

「睇下你仲敢唔敢搣我?😠」
-------------
子文同曉雪兩個坐得好埋,膊頭搭着膊頭咁坐...

去到唔知第幾位參賽者果陣,子文突發間打起精神
因為果首參賽歌曲,係子文幾鐘意既說散就散

子文扮曬野咁跟住唱
沒辦法 好可怕
那個我 不像話
一直奮不顧身


是我太傻

然後曉雪接住唱

說不上愛別說謊 就一點喜歡
說不上恨別糾纏 別裝作感嘆
就當作我太麻煩 不停讓自己受傷
我告訴我自己 感情就是這樣
怎麼一不小心太瘋狂

子文完全估唔到曉雪識唱
「竟然識唱!?」

「咁出名點會唔識呀?你估我唔聽歌㗎咩」



子文突然指住台下其中一個位
「頂!果個咪Apple Chan」
「佢竟然過嚟姣仔?」

「係喎...」
之後佢地又傾返Apple Chan係學校既是非

到咗依過時候,有位不速之客到咗
不速之客拍一拍曉雪膊頭
「Hello Alex!」
「依個係你朋友?」

二人同時向後一望
子文搶住答
「係呀!We just friends!」



曉雪問
「Franky,做咩嚟依度既?」

「無呀!我諗住嚟幫下你地手呀!」

子文望一望name list
「你好似就要比賽喎...」

「我知呀!Alex你記得要睇我喎!!」
然後Franky離開咗閣樓

條友想引曉雪注意都唔係咁下話...
女不是咁溝的!

「賭幾多,佢想溝你」

「唔賭!」

「定係你已經知咗佢想溝你」

曉雪點點頭

「收兵雪!😟」

「咩喎!我唔想破壞關係先拖佢咋!」
「唔好話到我咁衰好喎!」

「好簡單啫!我留個吻痕你果度佢咪知你有仔」
「咪唔攪你囉」

曉雪反白眼
「痴線🙄」
「唔講呢啲啦!你係咪識Aunite Sandy?」

子文靜咗一陣先答
「識」
「好細已經識佢啦」
「佢係我呀媽個朋友」
-------------
突然全場歡呼,子文拎轉頭一望
原來係Franky出場了

佢用咪對住閣樓講
「依首歌係送比我頭個鐘意既女仔...」

全場再次歡呼,連子文都woo埋人份
雖然無人見到佢,但係曉雪覺得自己勁尷尬...
講咗句Oh my god!就成個頭中埋去子文隻手度
-------------
[email protected]_chiman
https://www.facebook.com/hoxton924/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