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亞特蘭蒂斯(一)

自九歌一話,天帝和修羅同樣望向站在眾皇身後的電王,目光略為奇怪,紛紛點頭。電王不知甚解,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九歌會有如此說話。姜尚、伏羲和王星三人則皺眉,心中各有所想。光是初代這字,已足以令他們想出千種想法,萬種詮釋。

真鳳自知強弩之末,但要是開戰也會傾盡全力,至少要除去看似可以毀天地滅萬物的天帝。怎料此時天帝卻率先說:「古,吾在最高點等汝來戰。」話畢,他便轉身,以眼神指示九歌和修羅離去。

自他們離去,女媧馬上將靈力注進五彩石中,一陣五彩光華包圍所有人,作為接載工具,道:「我們快走。免得那些狡猾的天族忽然回頭。」自五彩光包圍眾人,眾人便慢慢浮起,由女媧領路前去西邊一地。

女媧為免任何意外亦故意繞路,觀察天族有否跟蹤。繞路三四遍後,女媧才放心正式回程,一雙妙目落在伏羲身上,雙頰漸漸泛紅,氣質高貴動人,道:「哥,我既然已有五彩石,造化玉蝶倒不如讓你使用。」



伏羲看著女媧,似是觸動靈魂深處,臉上掛上一個俊逸微笑,點頭道謝並接過造化玉蝶。然而姜尚看著造化玉蝶卻有一絲奇異的感覺,但那感覺只一剎便消失不見。真鳳看著伏羲和女媧,牽著小冰的手不禁微微握緊一分,而小冰也小鳥依人靠在真鳳胸膛。

直至一個看似極深的汪洋大海,女媧才降落地上,並從空戒中拿出各個透薄半透明的潛水面具,道:「依我所知,人族只剩這最後一個領地,亞特蘭蒂斯。它位於海底深處,這面具將容許我們在海中呼吸自如。」

女媧直接將潛水面具放在臉上,面具竟對應五官而作出變化,更不影響說話,而且包圍全身,說:「這是其中一樣修真科技產物,無論任何生物也適用。古,事不宜遲,我們還是盡快出發吧。」

真鳳和電王等人大感神奇,知時間緊逼便立即戴上,所有人跟隨女媧和燧人氏潛到海底深深處。經過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海,游過重重岩石,繞過層層海層,終於看見點點光芒,亦是人族最後的希望,亞特蘭蒂斯。

燧人氏替眾人帶路,當他們走進亞特蘭蒂斯,彷彿穿過一道無形的薄膜,將海水完全隔開。女媧說:「來到這裡,大家可以脫下潛水面具,隨意走動。」



真鳳看去,亞特蘭蒂斯比亞洲更大,內裡更居住上數十億人族,方大感安慰。燧人氏帶眾人走過條條街道,前往位於中央的大會議室。真鳳心想:「這裡比那時的香港更加現代化,到底這裡的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

沿路途中,六皇通通一言不發,深感鬱悶,畢竟六人在盤古宇宙中無人能敵,所向披靡,怎料一回來就被三名天族虐打,尤其除真鳳之外的五皇,即使以五敵二亦處以下風,心中豈會不難受?

王星和司馬德如命令八足馬和七星龍在外守候,便跟隨眾人走進大會議室。當眾人坐下,燧人氏率先道:「各位,你們回來實在太好了!實在太好了!不枉我們一直苦苦堅持下去!」他雖然樣貌粗獷,但性格豪邁,至情至性,說起話來不禁淚溢滿眶,雙眼通紅,真摯無比。

女媧說:「請各位放心逗留在此,亞特蘭蒂斯擁有各種科技,幾乎可以隔絕各種探測方式,而且有重重的天然岩石阻隔,平常人物根本無法接近。」

伏羲知正事要緊,問:「爹、妹,自審判日後,到底發生什麼事?」到此刻,電王等人才知道原來燧皇燧人氏是伏羲和女媧的父親,心中想著難怪他會如此激動。



燧人氏抹去眼淚,呼一口長氣,道:「自審判日後,須彌已過五百年。這五百年間發生多事,一時之間也不知從何說起。」

真鳳知五百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尤其正當崛起的人族失去六皇,如同被削去雙臂,大勢盡失,定會令大局動盪。先別提天族,光是百大種族也定會趁機盡力打擊人族,盡量逼使人族永無翻身之日,令自己更能穩守百大種族之位。

這樣的五百年,定是極為難捱。

燧人氏道:「那時盤古利用軒轅神劍創造內宇宙,吸入六皇靈魂和大多人族戰士,我和小媧率領眾人後退,然而那場戰役之後,人族元氣大傷,就只剩下我、小媧、牟尼、三清和神農五皇,我們知道如果再次出現如審判日般的史詩戰役,人族便會徹徹底底滅絕,永不翻身,所以五皇分散,想將各領地的人族集合,退避至唯一一個遠離眾多種族的領地,亞特蘭蒂斯。可是,每個領地人口數以億計,遷移之事並非一朝一夕能夠辦妥,沿途更有各族出手阻止,令屍橫遍野。」

女媧想到此時,不得不發怒,道:「過往因人族強大而簽下和平條約的不少種族亦見此推翻條約,向人族大開殺戒,更奪走領地,最後就連我們的主都,古都亦被搶走,令數以千萬計的同胞被屠殺、淪為奴隸和食物!此恨至今我仍然未能忘記!」

聽此,真鳳也不得不惋惜,濕婆和伏羲更是怒火攻心,下意識握緊拳頭。燧人氏亦眼帶慍色,巴不得將萬族宰割,說:「五皇相約亞特蘭蒂斯的下水口見面,亦即是剛才大家進入的位置。到約定之時,牟尼和神農久久也未有出現,所以我、小媧和三清只好率先帶領所有人到亞特蘭蒂斯暫躲風頭。當中,就只有巨人族、人魚族、異鯊族、巨鯨族,加上其他小族願意協助人族撒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