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亞特蘭蒂斯(二)

聽到燧人氏此話,姜尚、伏羲和王星目光一閃,腦海又再飛快運轉,宙斯亦聽得心情大開。真鳳皺眉,得知神農和牟尼竟失蹤不見,問:「那麼三清呢?」

女媧答:「三清到外收集情報,理應會在今日至明日內回來。其後,天族之首天帝竟然以字符製造一個名叫緩靈咒的結界,能弱化人族靈魂。人族五大能量體系當中,靈力、真元力、鬥氣和魔力的來源也是自身靈魂;靈魂越強大,能量越精煉和純粹。這樣一來,我們就對天族更加無可奈何,別說抗衡,就連逃跑也十分困難。」

女媧續說:「天族九歌聰明絕頂,對於生物科技更是無出其右。他見人族壯大,不斷複製並加強人族,聽聞更加入天族血統,將所有複製人連同各窮凶極惡的猛獸放進森林之內,要他們自相殘殺,在沒有任何武器之下,時限完結之前,十萬人之中只可以有一個能生存,勝者便可獲得權利榮譽,成為由天族掌管的天人族,享盡榮華富貴、可食喝玩樂。因此,天人族戰力恐怖非常,當中更不乏傳說,亦可使用天地二族獨有的業力,令人聞風喪膽。」

真鳳回想剛才與天帝激戰,知業力極度強悍,心忖:「或許因為緩靈咒的關係,不過天帝的業力似乎比我的靈力更加高級、更加精純⋯⋯業力更似乎擁有吸食能量的功效,實在太恐怖。如果這些天人族也可使用業力,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女媧道:「天人族雖然本體為人族,可是他們被加入天族血統,被思想改造之下,自視與人族不同,高出不只一等,而且凶悍至極,殘酷暴戾,崇武為尊,每每攻下任何領地亦會屠城,一個不漏,視殺戮為天性、本能。而且天人族只會聽從天族命令,如同走狗一樣,視天族為神、創造主,唯命是從。傳聞,天人族現居住㣼利天之下。」

電王聽得憤怒,說;「天族不只玩弄生命,更操控他們的思想,讓他們成為棋子,實在可惡!而且十萬人之中才可以有一個生存,到底天族複製了多少人!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

姜尚依舊目無表情,手指依然跳動,答:「電王,九歌知人族氣運正值旺盛才更要這樣做。」

伏羲和王星也點頭同意,不過電王依然未明。耶和華被姜尚一言驚醒,道:「因為人族氣運旺盛,直逼各百大種族。天族將人族複製,加入自身血統,這樣一來便可以借助人族氣運加諸天人族身上,藉此幫助天族,就像我的名字一樣。」

姜尚補充:「人族雖然經歷審判日,但氣運並無大減,否則我們也無法安全回歸。女媧和燧人氏也不能及時趕到。」



燧人氏點頭,佩服姜尚的智慧,微笑問:「你與三清所說的不約而同,請問你是誰?」

姜尚尊敬地揖手,淡然道:「我叫姜尚,已達洞虛的修真者。」燧人氏不禁微笑點頭,心中暗暗讚賞,慶幸人族又多一名智者,定能協助人族再次崛起。

王星聽後點頭,問:「你們有否與天人族交戰過?剛才與九歌、修羅戰鬥,感覺業力似會吸食能量,天人族的業力也會如此?」

燧人氏無奈地點頭,答:「雖然天族的業力更強,不過天人族的確有同一功用,所以他們才會如此猖狂。而且,九頭已經轉世。」

伏羲大驚,道:「九頭已轉世?」



真鳳見伏羲的反應便知九頭並非常物,而且更是恐怖非常的怪物。他想起有關龍、吞噬世界的神話,實在想起太多太多,有如希臘神話的九頭龍怪物,又有如山海經中的相柳,又似北歐神話中的毒龍尼德霍格⋯⋯但又記不清楚到底在須彌之中,九頭又是何方神聖。

宙斯也曾經聽聞其傳說,不禁感到心寒。女媧答:「對。九頭已經轉世。九頭乃約十萬年前的上古生物,亦是第一頭成皇的龍族,更是幾乎吞噬世界的惡夢,就連天地二族也不能忽視的存在,更得大黑暗龍一名。」

真鳳不禁一怔,而電王等人臉上也不禁出現沉重神情。光是天族已令眾皇頭痛,幾乎束手無策,然而九頭更是連天地二族也不敢輕視的怪物,又會是何等恐怖?

女媧道:「雖然只是流傳下來,不過九頭曾經統一龍族,帶同所有分支意欲剷除鳳凰族、血族,而且幾乎將須彌五百大種族以外的生物通通屠殺,一個不漏,最後被天地二族合力除去。聽聞天族的字符能治天下萬物,封龍印亦是從那時開始出現。」

燧人氏說:「不過幸好,九頭的出現,令各百大種族暫且不敢貿貿然行動。三清曾道領地越多,氣運越大,當中主都最為重要,就連三足金烏也怕一旦大日鳳凰城被佔,不只大大影響鳳族以後的氣運,更怕難以挽回頹風,因此百大種族也暫避風頭,守在領地之中。」

真鳳問:「人族主都和眾多領地被搶,可是為什麼氣運依然旺盛?」

燧人氏和女媧也搖頭不知,王星微笑,答:「還不是因為盤古。」真鳳聽後恍然大悟,知道在盤古宇宙中,無數無量世界皆以人為尊,不就是眾多領地嗎?即使須彌世界之外亦有三千大千世界,然而沒有種族會愚蠢得走去霸佔逐個逐個世界,此計需要極長時間,而且須彌本已是個巨大世界,非其餘世界可比,這樣一來,倒不如直接侵佔別的種族領地更為方便。

可是盤古開天闢地,創造內宇宙,直接成為一個宇宙的天道,改變三千大千世界,成為人族氣運命脈之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