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亞特蘭蒂斯(三)

忽然,真鳳感到另一名皇正在前來,一陣凜然之風湧來,令他不禁望去。一人身穿薄薄道袍,袍上亦繡有一個小小的八卦陣圖,黑白分明,大有貴氣,而且形神飽滿,容顏稍老而不衰,目光如炬,柔和笑道:「六皇終於回歸了!」

燧人氏笑說:「三清!對,他們全都回來了。」

三清見除六皇之外,尚有不少人跟隨,大感安慰,道:「我們終於有力量再次與其他種族對抗了,不過我有一個不幸的消息。」這話讓所有人注意力全放三清身上。三清續說:「神農當真殞落了。」

燧人氏一時默言無語,神情黯然無色。女媧臉色也不好看,浮現出一絲哀愁。雖然他們早就預料到結局如此,可是心依然存有一點微弱的希望,希望神農可以平安無事回來。真鳳皺眉,問:「請問三清,你如何得知神農已經殞落?」



三清嘆氣,道:「你應知道,王比傳說高一級,與世界同在;而皇則比王更高一級,與宇宙同在,超越維度。皇的存在已能在膜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神農便是透過這種方法,將自己最後一絲的意識安葬膜上,只是九頭一時未有察覺,又或者⋯⋯根本不在乎我們得到這資訊。」

三清續道:「那時審判日之後,神農已經回到數個領地,帶領數十億人離開,怎料突然有一人說要前來拜見神農。神農素來沒有架子,視萬民為子孫,當然不會拒絕。可是前來的是化身人型的九頭,神農目光玲瓏,一眼便看穿那幻術,但九頭威力霸道,猛烈凶悍,法力無邊,神農最終也是不敵而殞落。」

真鳳從盤古記憶之中,知道神農身懷毒族血統,因此百毒不侵,親身嘗百草,雖然無毒可侵,但依然會承受當中痛楚、灼燒,生出各種醫學知識,從自然之中得出珍貴的生命知識,亦為往後的治療術訂下基礎,之後才會出現眾多醫療隊伍,而神農更是眾人最強大的後援。

三清突然臉目認真起來,雙眉緊皺,道:「這次我出去,除了這消息之外,我更得到了另一個重大的消息,相信亦是最恐怖的戰書。須彌第一智者鴻鈞曾提醒我們要提防一名怪物,你們記得嗎?」

眾皇大感驚訝,想起那頭怪物也大感恐怖,電王等人則毫無頭緒。伏羲認真道:「鯤鵬⋯⋯」



小冰一怔,說:「我亦聽聞過鯤鵬,牠是一隻上古神獸,身軀極為龐大,既是鳥類,又是魚類,變幻無常。真想不到,原來牠是如此難對付。既然連被稱為第二人的鴻鈞也感威脅。」

三清一怔,神色凝重,雙眼瞇成一線,帶慍色問:「第二人?那你就不放軒轅在眼內了嗎?」

小冰不知三清意思,但見他神色不快,只好微微一笑,有禮回答:「三清你好,我叫小冰。對不起,我並不太了解軒轅的故事。」

三清點頭,略帶怒意望向真鳳,說:「古,難道你也忘記了嗎?」

真鳳知三清與軒轅關係甚好,只有禮笑道:「我今世叫做真鳳,而我也不會忘記軒轅之名。在我腰間的,不就是軒轅神劍嗎?」



三清微哼一聲才呼氣嘆息,道:「不過小冰也說得沒錯,論成就、論偉大,鴻鈞實是排盤古之後。說回正題,相傳鯤鵬力壓四方,與天地二族一樣,在世界初開之時已經生存,吸取最純淨的靈氣而生。可是不知為何,須彌甚少牠的消息。可是當我出外,打算迎接已成王的接引和准提回來,途中竟遇到鯤鵬,才知道鴻鈞一直要我們提防此怪物的原因⋯⋯」

三清續說:「鯤鵬故意洩露風聲,讓我前往查探,怎料牠竟可用化身奪走我的兜率八卦旗陣,實在驚人。已得道成王的接引、准提得知之後,馬上前來幫助,一同狙擊鯤鵬。鯤鵬一直避戰,且無反擊,忽然之間,牠竟化為無數飛鳥,當下我們才發現鯤鵬真正恐怖之處竟是幻術,更是連我也無法看清的幻術。」

真鳳臉色一沉,道:「精神力動者⋯⋯」電王和小冰等人也眉頭深鎖。他們回想當時與婪一戰,那時成為中階三門者的婪已經幾乎以一敵眾,真難想像作皇的精神力動者有多恐怖。

三清點頭,道:「起初以為牠的目標是我的兜率八卦旗陣,畢竟此陣乃頂級的修真器具。怎料我們回歸領地之時,接引才發現身上的生死冊竟然不見,我察覺到不妥,才發覺鯤鵬竟使用兜率八卦旗陣將魔族其中一個領地滅絕,大大驚動魔族。即使我重奪旗陣,逼得我們三人不得不捨棄多人,最後只能帶走不及一萬人逃離領地。一環接一環,或許就是牠的序。」

真鳳聽到序,便再想起那時明鋒為世界門者大戰而寫下的伏筆,心中一痛,不禁望向姜尚。伏羲深知兜率八卦旗陣威力剛烈,可是鯤鵬竟棄之不要,反倒只要在接引手上的生死冊,光是這舉動已可說明數點,不過他並不了解生死冊的功用,便問:「三清,生死冊到底有何用途?」

三清道:「生死冊乃彷照造化玉蝶當中的混元大道製成,能削弱生物的氣運。雖然皇除外,但計謀也會被氣運所影響;而所有非三門者的生物,更會因其負面氣運而受傷甚至死亡。」他望向電王等人,眼神出現一絲失望,續說:「只要牠擁有生死冊,將來大戰之時我們定會受阻,影響實在深遠,尤其當現時人族猶如斷層,共有十皇,卻只有兩王,即是接引和准提,情況可真不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