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伏羲之遠望(二)

伏羲看著女媧,目帶柔情,細說:「媧兒,當年你強行登皇,靈魂稍微受損,因此光以實力而言,你比其他皇略低一分,不過只要有另一巨大的五彩石,便能夠彌補那差距,更將會是你最強大的後盾,讓你再無後顧之憂。畢竟,這次我們將主動出擊,定會凶險萬分。只要你多一分力量,則多一分安全。」

女媧聽後一怔,聽後方知他無微不至,而且情深意重,深怕會失去自己,心中泛起漣漪,臉頰微紅,一雙美眸閃爍如星光,點頭同意,含笑說:「那⋯⋯就隨哥的意思去辦吧。只要哥想,我也會做的。」

女媧芳華絕代,散發高貴氣質,叫伏羲看得內心一熱。他深呼吸一口,神色轉為凝重,輕聲道:「煉石一事事關重大,需要周詳計劃,希望與先前煉石一樣,盡量瞞過其餘同伴,免得生出任何支節。可惜,生死冊竟在此時被鯤鵬偷走,恐怕會削弱人族氣運,令我輩計謀難以達成。任何特殊的器具,也需要配合天時、地利、人和方可煉成,更別提大器和神器。」

燧人氏見伏羲稍有失落,道:「羲兒,我知三清已將先前破裂的封神榜幾乎修復完成。要是完成,我們勝算又加一分。」



伏羲精神登時振奮,說:「要是我們能再用封神榜,便可以氣運為代價,換取各資訊,甚至可以起死回生,對我們實在大有用處!天下第一工匠,三清實在當之無愧!」

女媧替伏羲不值,道:「哥,本來兜率八卦陣乃你研發的陣式,這名銜應該是屬於你的。」

燧人氏豪氣大笑:「羲兒,不要緊。你乃人皇,人中之皇!光是這名號,已比三清那天下第一工匠珍貴得多了!強大得多了!對不對,小媧?」女媧聽後亦有同感,不禁噗聲偷笑。

伏羲輕撫女媧滑溜的臉蛋,笑說:「媧兒,即使我發展出八卦陣,將修真、演算融為一體,亦與六丁神火無緣。六丁神火能燒盡一切,化成最基本的原子,再將之重新組列,令器具變得更純淨無雜。這是屬於三清的緣份,無謂強求。另外,亞特蘭蒂斯附近環境如何?」

女媧曾以五彩石作乘載器具四處調查,將附近地形記得一清二楚,說:「亞特蘭蒂斯東邊有月族的主都大明月;西北方有神族的主都眾仙鄉,而再遠的西北方則是魔族的副都萬惡城;西方有巨鱷族的主都藍河和不少領地;北方是不少魔族領地或主都,再遠處則有日族主都金陽城。西至西南方陸地之上,有雪狐族主都雪落城、地曲族主都曲蚯和寄蟲族主都宿城。」



伏羲好奇,問:「金陽城仍在?我以為那時后羿射下日族九皇,早就把他們拉下舞台。」

「哥,此乃新的金陽城。自后羿射九日,金陽城就被各族攻陷。可是日族智慧過人,科技近乎可追趕天族,因此神族提出保護日族,而日族則會提供科技、智慧。」

伏羲皺眉點頭,問:「神魔二族當真沒有任何大型行動?」

女媧答:「哥,神魔二族只有少量的屠殺行動,而且二族只清除在五十萬里內的所有領地。此外,神族似乎正在鑄造某物品,但詳情實在一無所知。還有,魔族似乎出現內閧,有如夜魔族、炎魔族竟脫離魔族,自設主都。」

伏羲嘆氣道:「我先前已為人族各皇演算占卦,可惜苦無結果,絲毫不知眾皇命數。人族氣運雖大,但我只知人族即將經歷浩瀚大劫。若這一次我們不能渡過,恐怕人族便會滅絕,再也不能翻身。」



女媧知伏羲對人族大事素來絕無戲言,問:「浩瀚大劫?你指是與百大種族大戰嗎?」

伏羲搖頭表示不知,只閉目抬頭,默不作聲。燧人氏和女媧知道他正在思考,於是亦不發一言,免得影響。不知過了多時,伏羲才睜開雙眼,說:「我要以最短時間逼退神魔二族,讓神族痛失眾仙鄉!」

女媧不解,問:「哥,月族比神魔二族更加接近亞特蘭蒂斯,亦有三皇,實力日漸雄厚。為什麼你反而要率先著眼於後者?」

伏羲直言:「我深信即使三清也發覺當中不妥,神魔二族總不可能在此時當縮頭烏龜,袖手旁觀。如此靜態,當中實有陰謀。要是未趁早上前追擊,恐怕計謀一開始,我們便會處於下風,陷入對方的連環計。因此,我們不得不防。」

燧人氏點頭,苦笑道:「三清亦曾提及神魔二族的不妥。只可惜,先前人族莫說進攻,就連自保也勉勉強強,只好步步為營,就連救人也要偷偷摸摸,每每出兵亦不敢多帶數人,故此每次救下的人數目並不多。」

伏羲點頭明白他們的苦況,一旦他們被發現,深信他族會傾力打破亞特蘭蒂斯的結界,讓巨大水壓淹過街道,淹過房屋,當中不知多少人族尚可生存,因此只好低調行事。他問女媧:「神族只剩三皇,乃大悲、創史和捏土;魔族亦剩三皇,乃路西法、毀滅和墮落。對嗎?」

女媧答:「若不計正式脫離魔族的分支,的確如此。」

伏羲鬆開那纖纖玉手,上前數步,眺望遠方,舉高右手,遙指神魔二族那方向,眼神盡帶傲氣道:「審判日一役,神魔二族合共痛失三皇,看來氣運早已不繼。也該是時候,將他們在百大種族之中除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