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伏羲之遠望(一)

姜尚點頭,答:「先不論天地二族,反倒在西北方的神魔二族如此沉默亦是關鍵。」他見真鳳等人臉露不解,續道:「九頭聲勢浩大,不斷侵吞鄰近小族,尤其將不少人族俘虜,定是為了之後向其他大族進攻而鋪路。光是神族三皇,大悲、史創和希望,已足以在先前審判日後殲滅大多人族領地;魔族的毀滅、路西法和獄也是如此,偏偏神魔二族動作甚細,彷彿只為掩飾。難道他們忽然學會知足?」

真鳳恍然大悟,道:「人族氣運正盛,進攻人族領地或吞食人族甚至可以增加自身氣運。再者,領地的數目更會影響一族氣運。兩樣加起,確實無法解釋神魔二族現時的行為。」

姜尚知真鳳逐漸理解大局,再道:「照此推論,神魔二族理應私下合作,有所陰謀,可能性超過六成,然而到底是怎樣的陰謀則未夠情報推論。另一方面,天族大量創造天人族,更容許他們居住仞利天以下。㣼利天是須彌大陸上最高聳的山,靈氣奇佳且氣運極高。天人族雖如今尚未出皇,但依我看來,這只不過是時間問題。一旦天人族中出皇,他們定會向人族出手。種種加來,人族即使現有十皇,亦難以確保安全。我們一定要主動出擊,探其虛實,否則只會一直處於被動狀態。就這樣。」

電王和小冰亦漸漸明白二人的對話,慢慢了解須彌大局的細微變化。真鳳不禁頭痛,輕拍額頭,苦笑:「真慶幸我身邊有你們這一群智者,否則我根本不能看清大局。好了,帶同各同胞回去吧。」



另一面,女媧聽伏羲一話後,便帶同燧人氏去到一處廢墟。此廢墟依舊傳出陣陣肅穆氣息,彷似默默訴說那不堪回首的大事。伏羲望向附近殘舊的房屋,破損的城牆,蹲下輕抓乾旱而碎裂的泥土,不禁道:「重遊舊地,卻絲毫未變。這靈龜族領地依然了無靈氣,了無生機。」

女媧臉露難色,不禁苦笑點頭。燧人氏見此,怕伏羲轉世之後稍有改變,鼓起勇氣問:「羲兒,你後悔嗎?」

伏羲傲然站起,堅決搖頭,看著女媧時眼神不禁帶著一份柔情,答:「即使轉世之後重回須彌,我亦從不後悔。即使一切重來,我亦會作出同樣的選擇。」

女媧臉上難色一掃而去,換上一份深情,眼神更是迷人,望向遠方,淡然道:「雖然過了數百年,此處仍然無法回復一絲生氣,看來那陣確實絕對奪取此處的一切,就連天道自身亦難以在短時間內回復。」

伏羲上前牽著女媧玉手,換來後者莞薾一笑,便微笑道:「媧兒,轉世過後,我對世界更有另一番看法。天道無情,只眷顧強者。即使盤古宇宙只有人族,戰爭惡鬥依然存在,根本毫無和平一字。可是當中竟有例外,就是所謂的仙界。」



燧人氏大感奇怪,問:「羲兒,三界就只有天地人三界,何來有仙界?」

伏羲搖頭答:「仙界並非世界的類別,實屬盤古宇宙中,天界的一種生存方式。當我尋找散落三千世界的靈魂碎片時,竟發現這樂土。他們以符文吸收日月精華,彷若植物的葉綠素做光合作用,轉換成營養;再來,他們沒有所謂的繁衍,只利用類似媧兒手上的五彩石作輪迴,真正追求無為的境界。」

女媧大喜,說:「那麼利用那些符文,不就可以解決人族的糧食問題嗎?況且人族數量眾多,消耗量極大。要不是各生物成長速度快,根本不能支持現時人口!」

燧人氏聽後也感到希望,道:「三清曾說過人族高速的繁衍速度是個祝福,亦是咀咒。有這符文實在太好了!至少可以保持人族穩定成長。」

「在那仙界有一五彩石,比媧兒手上的五彩石大上多倍,作為自然能量來源,再配合世界萬千靈氣,那些符文才可供給人族使用。」



燧人氏臉露不解,問:「難道你想小媧交出五彩石?」

女媧思緒一通,驚問:「哥,難道你想我再次煉石?」

伏羲認真點頭,向女媧道:「五彩石乃取天地靈氣而成的大器,與神器尚有差別,但威力強大無儔,當時更救下幾乎殞落的你,實在神奇至極。」

燧人氏皺眉,細說:「羲兒,煉石的人選就只有女媧,而且並非萬試萬靈,當中實有風險。難道你認為值得一搏嗎?」

女媧閉目思考,再張眼望著伏羲答:「哥,我身懷蛇族血統,更具備極陰命格,方可鎮壓那份從真元力演化而成的聖火,否則根本無法成功煉石。只不過,就連我自己也無法擔保煉石會否成功。一旦失敗,反會傷及自身,一時之間戰力大減。你想我冒這個險嗎?」

伏羲眼神深遠道:「既然人族此時氣運正盛,風險定會大大降低,故此才希望萬族尚未醒覺前完成煉石一事。這樣,人族戰力增加,更減低糧食之憂。」嘆一口長氣,續說:「否則龍龜族自恃有龍族包庇,若不冒險,恐怕永生無法報母親的仇,要做到,就只有絕處求生!這次,我誓要人族獨尊!」

伏羲眼神深邃,散發霸王氣慨,撼動女媧和燧人氏的心靈,激起他們心中的熱血。他續說:「審判日一役,印證天族並非無敵,即使天族帶領其餘五族,亦無法將我們誅殺!人族定會崛起!人族定會得到最終勝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