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耶和華(一)

耶和華容貌和善而平易近人,走著走著,才發覺走到自己的出生地,一個荒廢多年的遺址,耶路撒冷。此處是人族堀起之後,向神族,不,向百大種族正式宣戰的地方。

那時盤古和鴻鈞登皇,而且四出拯救人族,甘願為救萬人而出兵,讓各個種族再也不敢小看人族,而小族更不敢再以人族為奴隸或糧食。盤古更不惜出戰各神族領地,才接納耶和華等近億人口。那役之後,此處因鄰近不同種族而未有種族膽敢霸佔,免得惹起神族憤怒,又或激起人族再次來襲。

耶和華知附近皆無生氣,直接走至荒廢多年的奴隸場,不禁坐在那堆稻草之上,彷彿仍然感受到前世的思念和回憶,細道:「瑪,如你所言,素來好勝的猶大果然出賣了我們,出賣了人族,竟然私下勾結神族,在各糧食中落下毒藥。要是我一直沒有忘記你的說話,也許結局早已改變⋯⋯也許,五百年前,人族已稱霸須彌。」

耶和華乾脆躺在稻草堆,啡色長髮散在地上,雙眼明亮勝過夜星,卻呆望星空慨嘆:「十二門徒亦離開人世,他們終究也未能貫徹自己的道。也許是我未能帶領他們⋯⋯」



那時,耶和華仍未叫耶和華,畢竟每個奴隸只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編號,只不過其他人都在私下稱他為耶,意指眾人的父親,與爺相似。雖然同為奴隸,可是耶的地位卻比其他人高,只因為他的男根比其他人大,而且繁殖力異常強大,於是被神族選作「種奴」的位置,頸上戴著黑色項圈。種奴享有比其餘奴隸更多的福利,例如擁有較多糧食,擁有較多稻草作床鋪。他不是唯一的種奴,卻是效率最好的一個。

耶知道自己的存在價值正是不斷生兒育女、傳宗接代,偏偏兒女是神族的糧食、奴隸,內心雖然苦痛,可是貪生怕死,更是怕痛怕傷,深怕只要自己做得不夠,就會成為其中一份糧食,更怕被虐至死,如同先前的五號種奴,因此他一直努力,只求生存下去,將內疚和心痛埋葬在深深處。幸運的是,他一直平安無事,即使是神族亦未有對他份外刁難。

即使耶享有比其他人更好的福利,他未有似各種奴般自私,反而將自己的食物分享給一眾兒女,希望他們在死前也可以享受一下。也許因為這原因,眾兒女即使知道自己將死,也希望耶能夠活得安好,長命百歲。

耶路撒冷乃神族其中一個領地,外層有四個大型奴隸場,居中則是神族自身的居所。這奴隸場雖有上億人,但只有少數神族護衛看守這奴隸場,畢竟神族實力強大,人類在祂們眼中只不過是螻蟻。

某年嚴寒,數名肌膚雪白,瞳色碧綠,背後長有淨白翅膀的神族走來奴隸場,看著成千上萬的人身軀似在顫抖,眼內未有任何憐憫。站在最頭的迪基乃耶路撒冷的城主,衣著高貴優雅,冷笑問:「你們很冷嗎?」話畢,祂便以白色神火燒死數十人,令眾人連呼吸也不敢。祂不屑瞧去眾人,續道:「一眾種奴,我們神族將會在七日之後迎接其中一名氣運最高、最偉大的皇,耶的到來,所以你們快點工作!否則,你們也一起與那人取暖吧。」



眾人嗅到那陣陣熱力和焦肉味,當中卻帶份奇異肉香,大感恐怖,渾身盡起雞皮疙瘩,臉容僵硬。正當眾人感受複雜萬千,耶雖臉露驚訝,但似乎悟出一點,亦是一條邁向新紀元的道路,看著自己的雙手,心忖:「這就是神族所說的氣運嗎?難道⋯⋯這可能嗎?」

迪基離去,隨後的數名神族一手拿起數人啃食,鮮血淋漓,骨頭破裂和折斷的聲音咯咯傳來,更拿起不少初生嬰兒一口吞下,露出美味可口的樣貌。人們不斷逃離眾神,可惜實力相差太遠,就逃也逃不掉。直至眾神吃飽玩夠,奴隸場才回復平靜,可是地面滿佈鮮血、內臟、脂肪、碎屍,一時之間無人膽敢動彈半分。

這恐怖絕倫的畫面狠狠刺痛耶的心坎,才讓他不禁反思生存的意義和生命的真諦,心忖:「到底我們活著為了什麼?只要各神喜歡,可以玩弄我們,啃食我們。那我們呢?我們生來是神族的奴隸,難道就註定無翻身之日?即使我們是卑賤的人,卻不是被你們玩弄的人!氣運吧⋯⋯就讓我們賭一把!」

在神族的耶到來之時,奴隸場消失接近一半人口,幸好的,這換來整個耶路撒冷的歡騰,就連眾護衛也開懷暢飲,大飲大食。耶自知機會難逢,於是隔著木欄上前大探口風,笑問:「護衛大爺,不知道現在耶路撒冷是否慶祝神族皇的到來?」

那護衛見他頸有黑色項圈,又尊稱自己作大爺,心情大好,笑說:「當然!耶可是我們神族最偉大的皇!祂是首位登皇的神,帶領眾神攀上高峰,讓我們成為百大種族,能夠招待祂實在是我們耶路撒冷的榮幸呀!」



耶見護衛正說得過癮,馬上裝作大感興趣,續問:「耶真強大!萬歲萬萬歲!那麼,除了耶之外,神族還有其他皇嗎?」

「當然!耶與另一名神同樣被譽為神族雙頂,祂就是同樣偉大的華!祂們攻陷周邊地區,收納眾多種族,替我們辦事,為我們的食物!哈哈,就像你們一樣,也只不過是我們的玩具和食物!你來得正好,我剛好肚子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