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濕婆的過去(二)

濕婆心中從未放下蒂斯,執念堅定不移,湧起驚人的高傲氣勢,勉強阻擋真鳳的帝皇氣勢,隨後便全身湧起戾炎,做一把雙手巨劍,且有十把古劍在身後,蓄勢待發,偏偏殺意忽然深藏而不露,整個人平靜如止水。

真鳳心忖:「殺意的濃厚、戾炎的控制⋯⋯還真的熟悉。」全身湧出紫炎,右手握軒轅神劍,劍尖指著濕婆,淡然說:「就讓我來見識你的執念。」

濕婆左腳一彈,幾乎直達真鳳面前,戾炎忽然變得狂野洶湧,似要封鎖真鳳所有去路,而十把古劍分成兩批,五五左右穿插橫飛。雖然戾炎強悍,可是真鳳只一劍便將戾炎斬成兩半,且化成虛無,只以紫炎擋下古劍,直取濕婆。

濕婆將靈力集中天眼,讓真鳳突感殺機如洪水,更大喝:「天照!」一股漆黑戾炎似突破空間,忽然焚燒真鳳右手。濕婆續說:「我願受萬年孤寂,只為再見一人微笑。如此執念,看來足夠將你燒光燒盡!」



真鳳不禁點頭表示賞識,心忖:「這就是濕婆引以為傲的毀滅神火,天照,不愧被稱為人族中至剛至烈的火炎,非是凡火可以匹敵。濕婆當真恐怖。」左手接過軒轅神劍,右手湧出無窮紫炎,硬將天照推開且打成虛無。

濕婆見天照被擋,反而變得更加沉著,細說:「你就是創造這宇宙的人。對吧?在我得道成王之前,我曾經聽聞這說法。所謂的造物者。」

真鳳點頭,只說:「你得道成王,與世界同在;而我卻是皇,與宇宙同在。說到這裡,你記起什麼了嗎?濕婆。」

真鳳故意說重濕婆二字,看看他對此有何反應。濕婆只答:「也許前世,我們是彼此的戰友。可是現在我只想再見蒂斯。」

真鳳問:「也許,我有辦法讓你再遇蒂斯,可是⋯⋯你認為蒂斯希望看見這樣的你?」這話當頭棒喝,濕婆回想此世與蒂斯甜蜜而純真的過去,能夠重遇更是自己的心願。真鳳續說:「你與前世一樣,以戾、恨、怒等負面情緒化成戾炎,這絕非易事,你先要承受足以令人精神崩潰的壓力,直至雙手沾滿鮮血,才可化成無堅不摧的三昧真火。如果蒂斯重遇現在的你,彼此又會如何?」



濕婆雖非聰慧過人,但絕非愚蠢,知道真鳳話中的意思,再回想純潔可愛的蒂斯,不禁嘆一口氣,問:「你想我認清真心,然後呢?」

真鳳收起軒轅神劍,搖頭說:「你殺萬物,煉魔道,如果你與我作為戰友,只怕你將來會敵我不分。前世,你的戾炎比現在更加強大,因你選擇以守護人族而戰,守護許多與蒂斯一樣的人而戰。看清真心吧,你恨的不是天下所有人,你恨的只是為非作歹的人。我只想天下太平,眾人能安居樂業。我並不是要否定你以毀滅所建立的道,我只希望你會和我並肩作戰,以力量替人族尋找屬於大家的樂園。」

濕婆閉目細思,想起那些恃強凌弱的人,方知真鳳此言甚是,才睜眼看著真鳳,道:「若你能夠接我這一擊,我便會成為你的同伴。」

話畢,他湧起全身戾炎,無窮戾炎不斷往一點壓縮,一時爆發出一股窮凶極惡的暴戾仇恨,散至無邊無際,連光也被吸進,頃刻黯淡無光。真鳳亦不得不認真看待,暗忖:「這比傲當時那招更暴戾,更具威力。要不是我們身處於屬於我的宇宙,恐怕我亦受傷不少。」

濕婆三目暴瞪,大喝:「毀天滅地!」那漆黑無比的能量光束奪去方圓千里的光芒,如同身處煉獄之中,充滿悲嗚啜泣、慘嚎痛叫,悽厲至極。



真鳳收起軒轅神劍,催動兩種上古之力,揉合成散發誘人淡紫色的開天闢地,高貴而溫和,似帶有無限光明,而看著濕婆,似乎有傲的影子於背後,不禁會心微笑,說:「濕婆,謝謝你成為我的戰友。」

毀天滅地根本無法對抗開天闢地,開天闢地的光芒漸漸照亮各方,驅走無盡的黑暗。兩招對拼過後,天空彷更晴朗,真鳳說:「與我一起為人族而戰吧!」

濕婆聽此,不禁呼一口長氣,道:「造物者,我以毀滅得道,但請你放心,我並不會傷害人族。至少,不會傷害好人。」

真鳳笑說:「那就足夠了,讓我多解釋現在的狀況吧。」

濕婆在深海中隨心而游,不知多久之後,乾脆脫下面具,且隱藏自身,彷與天地融合為一體,將體內戾炎再度煉化,望能更上一層樓。本來因他恐怖的氣勢而退卻三分的各種生物才慢慢回復正常。心忖:「蒂斯,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我會為你毀滅萬物,直至你轉世重生。」

忽然有一條凶悍的巨型海蛇游過,濕婆右手一揮,一股漆黑戾炎越過海水,將其徹底毀滅。這一擊打散不少海水,改變深海暗湧流向,各生物再次落荒而逃。濕婆閉上天眼,自忖:「人,才不是為侍奉其他生物而生存,是為自己而生存,為大義而生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