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王星,與牠的序(一)

王星策八足馬走到偏遠的西方,忽然看見一棵極大的巨樹,葉面竟呈現一種亮麗金黃色,偏偏樹枝和樹幹卻是鮮紅如血,兩者混在一起,既是美麗燦爛,又是令人生畏。

與世界樹相比,王星就如一隻細小昆蟲,一時感到好奇,於是就下馬,緩緩走到樹下,伸手摸著血紅樹幹,突然記起前世曾在另一棵相似的樹倒吊數日數夜,反倒看透世事並且學懂能使出魔法的盧恩字母,輕輕微笑,細說:「這就是所謂的緣份嗎?竟然在這情況下重遇世界樹。」

忽然,世界樹長出朵朵金花,金光燦爛,場景目不暇給,但轉眼一變,所有金花枯萎凋零,連金葉亦落得同一下場,偏偏在其中一枝粗壯的樹枝上長出一個亮麗的金蘋果,吸引無比,叫人意欲採摘。

王星感到心神有異,不禁一驚,馬上使出九重火球術狠狠轟向世界樹。重登皇位後,這九重火球術威力無雙,足以震撼盤古宇宙中任何一個世界,偏偏只令世界樹樹幹沒了大半。更讓他奇怪的是,即使世界樹只剩少數樹幹,依然屹立不倒,毫無搖動或倒下之勢。



忽然,一人從樹後慢慢走出,文質彬彬,看似弱質纖纖,身型略為瘦削,束起黑色長髮,瀟灑而不失風度,瞳孔忽然似黑白交錯,融洽異常,當中有三顆青色細點稍微轉動,令人難以抗拒,微笑且有禮地問:「奧丁呀奧丁,為什麼你不像當日亞當和夏娃般摘下金蘋果?」

王星腦袋一轉,已經猜到對方身份,不禁提起渾身戰意,完全不敢輕視面前此人,不,是面前此生物,輕輕向後一躍,便騎在極速奔來的八足馬上,更不得不穿上深黑色的碑紋之鎧,以視戒備,暗暗細想:「真可惜我暫時未有永恆,還未夠能力與牠一戰。可是,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此?又或是牠為什麼會知道我會出現在此?牠的目的又是什麼?」問:「當日,難道是你誘惑亞當和夏娃食那金蘋果的?」

那男子不失笑容,樣貌依然溫和無害,搖頭說:「當然不是,那只不過是魔族路西法的計謀,將各疾病和病毒傳播至整個人族,大大削弱人族實力,畢竟王級以下,眾生仍然會受病毒影響。不過,這可是真正的世界樹,只為有緣者而開花結果。奧丁,你過去曾在世界樹倒吊而變強,不過你知道世界樹是什麼嗎?」

王星一直未敢放鬆,道:「奧丁已經殞落,而此世我叫王星。我並不知道世界樹到底是什麼,還請鯤鵬賜教。」

鯤鵬大笑:「如果今次我看見的是盤古,你猜,他會不會知道我的身份?奧丁,不,王星,世界樹乃世界大道物化的生命體,代表無盡的氣運。你上次剛好倒吊在世界樹上,偏偏吸收了它的氣運,才會成長至如今的高度。反之,如果你破壞它的話,將會大大削弱你的氣運。你也可算不幸。」



王星不知這番話的真偽,但怕心神受影響,暫且不細想此事,牢牢鎖緊精神,以免再蹈三清覆轍,直說:「未知鯤鵬,這次前來所為何事?難道想與晚輩切磋切磋?」

鯤鵬舉手投足皆散發無窮魅力,眼神誘人無比,走近世界樹,微笑說:「常聞奧皇氣度不凡,可容納天下,果真如此。我只不過是區區怪異生物,又豈敢與鼎鼎大名的奧皇切磋?我今次前來,只想種下因果而已。」話畢,牠摘下金蘋果,並將之一口吞下。

王星看著鯤鵬摘下金蘋果之時,世界樹竟然在瞬間化成虛無,就連曾經出現的痕跡也絲毫不留,大感奇怪,然而聽牠一言,腦海運轉不停,想出眾多可能性,然而未敢肯定牠所說的因果到底為何,揖手恭敬答:「還請前輩賜教。」

鯤鵬輕笑:「對了,六皇回歸須彌,對人族當然是一樁美事,但何苦要帶著其他非皇的人回來?害他們活於恐怖之下呢?你們該不是認為須彌之行會是郊區旅行吧?」

王星淡然答:「我們就是知道須彌凶險莫測,生死難計,才帶著眾多同伴回來,助我們一臂之力。也許你素來孤身一個,不知團隊合作的精神,何有此想法。」



鯤鵬以手遮臉,再仰天大笑,笑聲響徹雲霄,偏偏露出毫無防備的樣子,渾身全是破綻,但王星仍然不敢有何妄動。直至笑聲漸細,牠盯著王星,笑說:「看吧,這就是你的器量。即使我給予最好的進攻時機,你亦沒有出手。為什麼?因為你怕了。你怕了我還有後手,怕了我另有副策,怕了,那只是陷阱。說真的,我還真的有點失望。原來人族當真只有盤古可與我相比,其餘的,只不過是一堆畏首縮尾的雜魚。」

王星知那只是攻心計,悠然自得答:「我曾聽聞知勝之道有五: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識眾寡之用者勝,上下同欲者勝,以虞待不虞者勝,將能而君不御者勝。既然我現時非知己知彼,何苦貪戰而貿貿然出手?」

鯤鵬目光帶點賞識,再笑:「真不愧是奧皇,心境平靜似水,卻穩固如鋼,果然氣度萬千。我這次運氣真差,竟然遇到了你而非別人。為表揚你的優越,我就解答你一個疑問。你不好奇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嗎?」

王星早就有此疑問,然而不知對方底細,如今牠刻意提起,於是直說:「請指教。」

鯤鵬笑意甚濃,調侃道:「王星呀王星,因為我知人族基地正正就在東邊海底的亞特蘭蒂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