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王星,與牠的序(二)

此話一出,就連王星也不禁為之一振,卻知心神稍有不寧,馬上運行魔力於全身經脈,深怕鯤鵬有任何入侵的時機,更細想如若在此開戰的後果和戰鬥方向,沉著問:「鯤鵬,到底你知道多少?」

鯤鵬知已佔上風,乾脆閉目養神,張開雙手,視王星如若無人般,笑說:「這,可是另一個疑問。恕我不能答你了。」

王星見牠神態陡然放鬆,反倒心理壓力更大,不得不釋放洶湧的戰神氣勢作為阻擋,心想:「攻心為上,攻城為下。無論牠有否入侵我的精神,氣勢上,牠早就將我壓下。這就是足以瞞過三清的精神力動者嗎?言語、精神力皆是牠的武器,實在恐怖,不可再輕敵。亞特蘭蒂斯本是我們人族的秘密基地,到底牠是如何知道的?」

鯤鵬呼一口氣,輕輕踏前一步,卻見王星緊張得馬上退後一步,笑問:「王星,你怕我嗎?你可是鴻鈞之後,其中一大智者,而且被人稱作智勇雙全,不會如此怯懦吧?其實你們人族應該對我恨至入骨,畢竟那麼鴻鈞所掀起的封神大戰,你猜是誰將天族引來?」



即使王星並非使用真元力,可是鴻鈞一直將眾知識、計謀對眾人傾囊相授,王星早就視他為自己的恩師,此刻不禁漸生怒氣,就連八足馬也感到他的憤恨,已不斷希聿聿長嘶,前足刨地,準備隨時出擊。他狠道:「鯤鵬,別以為我不敢與你戰鬥,我可是戰神奧皇。即使你曾經吸收最初的天地靈氣,但我也可以打散你一半靈魂,待你回復之時,人族亦已稱霸須彌。」

鯤鵬輕笑:「若你在最初有此等戰意,或許你的說話會成真,真可惜呀⋯⋯」話畢,牠身後忽然長出數棵世界樹,長出眾多金蘋果。牠才續說:「你精神已被我左右,雖然未至於受我所控,不過要擊敗我,或打散我一半靈魂,還真的困難。」

王星看後更加牢牢守緊自己的精神,不讓鯤鵬再有任何機會入侵得更深,腦海一轉,腳底張開數個魔法陣,藍光漸現,直言:「鯤鵬,這次確實是我輕敵,不過成皇之後,心神已是堅固無比,豈會輕易被你控制?而且,只要你展開攻擊,我的魔法則可向你反擊。」

鯤鵬臉色從容自若,走向背後的世界樹,笑問:「王星,你到底認為精神力是什麼?」

王星自知暫處弱勢,見牠既然暫無戰意,答:「精神力與靈力、魔力同源,也是能量的一種,從靈魂而生,因此每種生物皆有,卻只有少數可以使用為攻擊及防守的手段。」



「真不愧奧丁轉世,可是若我要鑽開你精神,你又可以擋下嗎?精神力一旦達至極致,那份威力可是不容小覷,足以改變現實。或許你內心是知道的,因此才會對我有所懼怕,不是嗎?」

王星清空腦海雜念,暫且目空一切,淡然答:「我只是不想在此開戰,僅此而已。再者,你還是改變不了人族盛大的現實。光是擁有九皇,已足以問鼎百大種族,甚至成為萬族之首。」

鯤鵬在一聲大笑之後,化成無數飛鳥,消失得無影無蹤,道:「萬族之首嗎?這想法可真是天真爛漫呀,難道你們待在盤古宇宙太久,以為人族當真是萬物之靈嗎?」一聲響指,一眾世界樹忽然消失,牠續說:「什麼是幻覺?什麼是現實?看來王星你還未看得透徹,真讓我失望。也許只有那時的鴻鈞才可與我匹敵。」

王星見鯤鵬消失,偏偏聲音卻比先前接近,知眼前一切皆是泡影,乾脆閉目,一直維持各種魔法陣圖,讓牠不敢攻擊,答:「還請你別再侮辱鴻鈞,他比你這種畜牲好上千萬倍。」

「王星,由此刻開始,我將與人族宣戰。三日之內,我必定奪得亞特蘭蒂斯。」



「先不計人族九皇,光是士兵千萬,你要三日內攻陷亞特蘭蒂斯,談何容易?難道你沒有聽到當中荒謬嗎?」

鯤鵬聲線堅定,語氣平靜,輕笑:「你連我的底牌亦不知道,就這樣快斷言?那麼,請王星親身看看我此計能否成功。鴻鈞未察覺我的存在,卻可暫且破我大計,反過來殺死兩名天族,將它們煉成造化玉蝶,更向你們留下要提防我的訊息。不知道作為鴻鈞的愛徒,伏羲、三清和你,還有從盤古宇宙而來的姜尚,又能否達到他的程度?而且,你今世會否因為司馬德如而變得懦弱?」

王星冷哼一聲,道:「你這次前來,目的只是從我腦海之中查探眾人的資料吧?」

「這些全都是我今次所種的因果。資訊、情報,對於智者而言,往往也是改變大局的關鍵,而且,情,從來也是你們的弱點。不是嗎?小冰、司馬德如,還有女媧⋯⋯我的序,已經全數寫好了。來吧,我們以性命、種族在須彌下一場戰棋吧。首戰,就在亞特蘭蒂斯!」

牠話語一落,王星似乎感到一絲極渺小的差別,於是張開雙眼,發覺一切回復正常,然而地上放著一顆金光閃閃的金蘋果,不禁皺起雙眉,暗忖:「鯤鵬的精神力看來已達極致,即使我集中注意力,也只可感受區區一絲差別。而且,牠在入侵我精神的瞬間,我竟未能感受得到。這點,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

話畢,他怕金蘋果與過往的同樣有異,只好一擊將之擊潰,策八足馬立即奔回亞特蘭蒂斯,與眾人商討三日之後的大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