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三日之期(一)

真鳳以通訊裝備通知身在亞特蘭蒂斯的准提,讓他派出接載艦上前接送眾人。准提親自駕駛,上水面之際,看見這群瘦骨嶙峋的人,大感心痛,立即讓他們走進接載艦,然而目光稍微停留在遠處的祖林和祖信上。真鳳問:「其他人呢?」

准提回過神來看著真鳳,答:「除宙斯之外,大家亦正回來。另外,宙斯傳訊,巨人族黑帝斯已在我們的正北方,奪去夜魔城成為主都。」真鳳只點頭回應。准提嘆一口氣,略帶慨嘆,續說:「真鳳,你果然與盤古一模一樣,有拯救眾生、濟世之懷,可是你帶外族帶進人族的最後基地,這樣真的好嗎?真的合適嗎?」

真鳳知他話帶憂心,亦不轉彎抹角,說:「那兩名樹精叫祖林和祖信,一直默默地在樹精族領地中釋放人族,亦會給予糧食,直至最後有十多名人族冒死亦要保著牠們的生命。而且我相信即使他族,亦有好壞之分。如此簡單的要求,我又怎可以拒絕?」

准提此刻只好皺起雙眉,搖首說:「我亦認同你的想法,不論種族亦有好壤之分。只是,這畢竟是人族的最後基地,是人族唯一以非奴隸身份而生活的住所,對每個人也是最特別、最幸福的地方。你把牠們帶來,對於那些曾被奴役的人們,又會怎樣?我只希望你能三思。」



真鳳嘆一口氣,道:「那十多人已擔起了照顧牠們的責任,所以我希望能夠試一次。」

准提點頭,微笑直言:「那我希望你也有辦法說服其他人。」

真鳳亦回以微笑,說:「感謝准提。」

回到亞特蘭蒂斯後,眾人看見大街之上繁華且乾淨,知終於有溫飽的一日,已感動得大哭一番,街上眾人亦一直為他們而歡呼,可是不論男女老少也仇視那兩隻樹精,因此真鳳只好拜託小冰、謝小雪和司馬德如等人暗中協助,而他則一人走到防護膜邊緣,回想起准提的說話,一時之間,內心亦害怕難以服眾,不禁嘆氣。

待內心調整完畢,真鳳便走回房間,看見小冰便問:「安頓好他們了嗎?」



小冰賢慧過人,安排得妥妥當當,微笑:「已經安頓好了。為怕引起騷亂,他們連同兩名樹精住在亞特蘭蒂斯的角落,暫且會以耕種作生活方式。我已吩咐他們先別亂走,這裡地大,應不成問題。」

真鳳知她心思細密,總算暫且放下心頭大石,道:「這次帶兩名樹精回來的決定也許帶著一絲任性,背後卻完整代表著我的信念。見死不救,實在非我本性。」

小冰笑得甜美,溫柔若水,上前撫摸真鳳的臉孔,細說:「你已成皇,怎可以背棄自己本心?你本性善良,也不是好戰或嗜殺之人,這才是我愛的真鳳呀。」

真鳳勾起一個滿足的笑容,向著小冰迷人的雙唇進發,直至四唇交接,互相抱擁。基地內傳來一陣嘈吵聲響,讓二人停下接吻,呆呆對望,他問:「到底發生什麼事?竟然響起這緊急宣布。」

小冰毫無頭緒,只好搖頭,說:「不如我們走回會議室,想必他們也在那處。」真鳳聽心後點頭,與她急步走去。



真鳳甫達會議室,已見王星、伏羲、三清、姜尚等人齊集此處,而且神色凝重,便問:「發生了什麼事?」王星道出鯤鵬與他碰面之事,包括世界樹、金蘋果、心理戰法和三日內攻陷亞特蘭蒂斯。真鳳越聽越沉重,道:「三清,雖然亞特蘭蒂斯有先進的修真防禦系統,但也應該抵擋不了皇,對吧?」

三清咬牙切齒地點頭,直言:「要抵擋數招也許還有可能,可是要抵擋皇的連環攻擊,根本沒可能,畢竟皇的攻擊方式太恐怖。要抵抗皇,就只有另一名皇,或動用三名以上的王。」

伏羲雖然深感不忿,但大局為重,只好說:「這裡水深逾萬米,一旦防護膜被破,傳說級別以下的人毫無生存機會。換句話說,只要鯤鵬有辦法破壞防護膜,數以億計的人民就會消失,我們便要從零開始。」

王星亦點頭同意,回想先前的思緒,凝重地說:「我們撤退吧,在這裡,我們沒有與牠一戰的資格。此戰,實在不可戰。若然無人,豈能談族?」這話雖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可是現實就是現實,而王星這話,會議室中無一不點頭同意。

真鳳也明當中無力感,細想之後,說:「既然無人反對,那麼我們現在就進行緊急撤離吧。燧人氏、女媧,你們曾經帶領眾人進來,應該經驗豐富,再加上伏羲、耶和華,就負責全人的撤退方法,只帶重要物品,越輕便越好;三清,帶領濕婆和姜尚,負責移除現有科技,別要留下一絲痕跡讓他族得悉,我們的科技比其他種族先進百倍,若被他們學習的話,將後患無窮。若需要其他人幫忙,即管開口就好。」

也許真鳳散發著領袖的魅力,就連高傲如三清亦未有任何不願之意。姜尚十指忽然停頓,問:「燧人氏,你認為遷都一事,大概需時多久?」

燧人氏皺眉細想,道:「即使我們有足夠的潛水面具,但缺乏大型載運裝備,能夠讓如此多人一次過從深海到達岸邊。如果將這裡的一切細軟捨棄,只留糧食、必要用品,也許亦要四至五天。如果有大家的幫忙,以人手搬運,也許能將時間提升。」

姜尚再問:「那麼三清,請問你要將一切收拾並清理,需時多久?」



三清知他聰慧過人,才認真思索,思前想後,方得出答案,道:「太多科技正在研究階段,再加上一直煉製兵器,最快亦要四日。若不能清理妥當,也只好將它們毀滅,只是未能保證他人不能重製。」話畢,他臉色陡然變沉,而伏羲、王星亦出現同樣情況。三清瞇起雙眼,不禁一握拳頭,輕聲說:「媽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