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三日之期(三)

此消息令脾性較溫和的准提也聽得青根暴現,接引更立即湧起無窮殺意。而三清聽後怒喝:「媽的!地族竟敢如此踐踏人族尊嚴!」

准提雖深感憤怒,亦說:「這是地族公然向人族的極大挑釁,不過,這一定是個陷阱。」

三清花上數息才壓下怒氣,先命那人回到崗位,且繼續竊取有關消息,而叫其他人則開始收拾一切,才說:「看來,天族已將人族六皇回歸之事公諸天下,到底地族有何想法?」

濕婆素來寡言,但聽地族竟如斯不可一世,狠道:「三清,既然地族宣戰,那麼我們便去赴會。以你如今的六丁神火、我的三昧真火,加上眾皇在此,難道要怕?」



三清聽他語氣,似乎記得往事,說:「地族戰力只在天族之下,號稱須彌第二,我信齊集人族眾皇,定必有一戰的機會,只怕有其他種族在周邊埋伏,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他頓了一頓,說:「此事之後再與眾皇商討,如今必先盡量移走一切量子科技。接引、准提,將實驗室內的一切盡可能放進大納戒之中。濕婆,跟我來。」

接引和准提雖然悲憤,但知現時遷都要緊,亦點頭,急步走去實驗室。三清一邊收拾文件,一邊問濕婆:「你對兜率宮一役記得多少?」

濕婆亦協助將眾手稿堆砌整齊,放進另一顆納戒,答:「那役重要,即使轉世亦無法忘記。現時的六丁神火,你還能控制嗎?」

三清聽此一怔,臉上傲慢稍微褪去,語氣亦變得平和,嘆息道:「五百年期間,如非必要,我也不會全力使用兜率八卦旗陣。即使煉化武器、丹藥,我亦只會釋放一小部分。但經上次鯤鵬一放,我幾乎無法將六丁神火收回,看來業火的暴戾,只有你的三昧真火可以與之抗衡,直接以暴易暴。」



濕婆點頭,目光稍露凶光,說:「待有機會,讓我再次以天照鎮壓業火。事過五百年,不知地族實力會否再進一步。」

三清未有回答,繼續埋首正事,內心卻想:「轉世之後,我能感覺到你們的實力比前世有過之而無不及,是因為靈魂再次受千錘百煉嗎?可是,真鳳與盤古相比⋯⋯那感覺似弱非弱,似強非強⋯⋯希望你別令盤古大名受損。」道:「地族一事,待眾皇齊集,我才告訴他們。」

另一方面,伏羲返回,與燧人氏、女媧會合,道:「幸好,系統沒有被人入侵的痕跡,而未有異常情況出現。鯤鵬應未曾踏進亞特蘭蒂斯。也許六皇回歸之後,在出入期間被牠偶然發現。」

燧人氏略有擔憂,說:「羲兒,經點算之後,人族現有一百億人口,但只有五十艘大型運輸艦、一百艘中型運輸艦和一千艘輕型軍艦。看來,也未必能在三日內完成遷都。」

伏羲知燧人氏惜民如子,此刻當必憂心忡忡,便微笑:「別擔心,這情況一早已在我們計算之內。以王星性格,想必已經和真鳳出發讓各同盟前來輔助。」



小冰笑:「你們尚沒交談,卻知對方想法,實在嘆為觀止。」

耶和華也慶幸人族有眾多智者,突然有一想法,說:「我可以信仰力製造足以抗衡如此水壓的泡沫,保護眾人上岸。為保安全,我每次只可造出十個,每個應可載百人。」

伏羲點頭說:「太好了。」望向遠方,說:「真鳳回來了。」

真鳳望見眾人,才收起淡紫鳳翼,降落問:「遷都之事都準備好了嗎?異鯊族已起程前來。另外,我亦收到王星訊息,巨鯨族和人魚族正帶同眾多魚族前來協助。」

燧人氏點頭,答:「真鳳,隨時可以開始了。只要確認目標地,就可以開始分批讓人民搭上運輸艦。」

伏羲打開右掌,掌心有一顆銀色小珠,忽然展開一幅立體地圖,解釋:「七輪苦海如同鴻溝,從南向北連綿不絕,卻迂迴曲折。如今,東邊就是月族的領地,北邊有巨人族,西北邊又分別有神族和魔族,反觀西南面只有地曲族、寄蟲族等小族,對我們還未算威脅,那邊應是最佳選擇。」

真鳳點頭,說:「姜尚和王星亦有類似的想法,還有其他建議嗎?」

燧人氏笑說:「哈哈!既然數個智者也有同感,我們還有什麼可建議?」



濕婆快步走來,說:「各位,來會議室。三清發現了一件事。」

此刻遷都一事最為重要,但既然三清要讓濕婆召眾人前去,定必是件要事。真鳳道:「小冰、小雪、德如,你們留在此處,等候我們消息。其他人,快去會議室。」

眾人甫到會議室,三清臉色凝重,馬上將截獲的訊息告知眾人。真鳳聽後大怒,一雙淡紫明眸頃刻充滿令人顫抖的恐怖殺機,空氣彷彿凝結一剎,直說:「竟然是五輪東金山!而且,還有千萬名同胞等候被殺,怎可能!各位,待所有人民安頓好,我們將赴五輪東金山!地族向萬族有如此公告,我們不能不去。如果我們不現身,萬族都會輕視人族,甚至會反咬我們一口!」

姜尚依舊淡然,道:「這是對人族最直接的挑釁,地族除了設宴之外,定會與一眾種族設下許多陷阱及埋伏,等候我們到來,不過我同意真鳳所言。三清,這訊息在多久前發出的?而且,為什麼我們如今才接收到這訊息?」

三清知姜尚所想,臉色一沉,道:「此訊息大概在五日之前發出。我深信這訊息,亦是我們被發現的原因。」

伏羲不禁一怔,皺眉閉目,道:「看來,鯤鵬三日之期更顯奧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