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三日之期(四)

真鳳聽伏羲一話,稍微冷靜下來,問:「怎麼一回事?」女媧等人也不明何以,亦望向伏羲。

伏羲道:「依我調查,鯤鵬並無踏足亞特蘭蒂斯,因此我推斷牠是那時滲入王星腦海,大約估計人口之後才道出三日之期。如今加上地族訊息,事情未必如此簡單。問題主要有二:一,我們未知鯤鵬有何勢力,獨身一物或背後連繫多族;二,即使我們三日之內完成遷都,我們也未有足夠時間裝置大型防衛設施。這樣的領地,沒有眾皇保護,恐怕敵不過強攻。」

真鳳點頭,又知這是另一個選擇,不得不垂頭喪氣。伏羲續說:「綜觀而言,如果我們在安頓眾人之後,選擇前往五輪東金山,也許鯤鵬會趁虛而入,將人民殺盡,並直接將我們的武器收歸所有。那麼,我們如今所花的心力亦成白費。如果我們不去赴會,萬族或會對人族再次蠢蠢欲動,而我們更損失一次查探地族勢力的機會。」

真鳳不禁嘆氣,意想不到回歸須彌不久,已遇到如此恐怖境況,略帶氣餒道:「各位,如今左右為難,你們有何建議?」



伏羲閉目抬頭,默不作聲,女媧見此便以手勢讓眾人暫且停下說話。直至他呼出一口長氣,臉色轉向平淡,才說:「我們一直被鯤鵬牽著鼻子走,也是時候停止了。我們照樣遷都,然後照樣去五輪東金山,我以性命保證鯤鵬不來突襲。時間無多,真鳳、耶和華、濕婆,先往西南方,將雪狐族消滅,搶去領地,就趕回來。」話畢,他將手中銀珠拋給真鳳,說:「它會帶領你們到雪狐族領地,記得,一個不留。」

真鳳知時間無多,且伏羲絕非愛戲言之人,於是想也不想站起說:「好。耶和華、濕婆,我們速去速回。」話畢,三人快步離開,直指雪落城。

伏羲續說:「在真鳳回來之前,三清,麻煩你帶電王、姜尚、接引和准提繼續收拾眾武器。爹、媧兒,待王星回來,就可以開始遷都。」

三清笑說:「既然你敢許下諾言,那麼我也不再花費心神。」隨著伏羲輕輕一笑,眾人再次分開。三清帶四人前往科技研究大樓。燧人氏亦與女媧和耶和華返回先前的地方,與小冰等人會合。

真鳳跟據銀珠指示,與濕婆和耶和華極速在七輪苦海中穿梭。耶和華問:「真鳳,到底伏羲有什麼想法?雪狐族比地曲族等更處高位,而且位置上更接近神族。為什麼這反而是人族的第一步?」



真鳳不禁苦笑:「我也想知道,可是我並非人族智者呀。」耶和華聽後只以苦笑回應。真鳳瞧著銀珠,說:「我們快到了。」

三人站在遠處,眺望眼前光景。雪狐族有五個領地,每個領地中亦外有百米高牆,建有數座高塔,主都雪落城居中,其餘四個領地建於四方,似是互相聯防之勢,大如數個亞特蘭蒂斯。真鳳道:「雪狐族位於食物鏈中層,與野狼族類似,似乎已有一定規模,可惜科技層面仍然比其他種族差上數倍。上吧,依牠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擋下三皇齊攻。」

濕婆殺意已起,說:「今後,再無雪狐族。一個不留。」

真鳳點頭,嘆一口氣後便換上堅定的目光,拔出軒轅神劍,殺機大動,道:「我攻牠們主都,濕婆攻左邊的藥和諾貝,耶和華攻右邊的貝卡和娜拉。盡量留下牠們的城牆。上。」話畢,三人一同似子彈般彈出,各指不同領地。

真鳳湧起紫炎,那誘人淡紫比過往更顯高貴,雖似平平無奇,卻無物不摧,左手一撥,便直接將重重的防護膜徹底撕開,將靈力注入軒轅神劍,劍身暴長千米,僅以一劍將雪落的數座高塔斬斷。



雪狐族驚覺敵襲,立即進入作戰狀態,眾巡邏士兵馬上提起武器,當中竟有不少脈衝型槍械,鮮藍色的脈衝彈似源源不絕射向真鳳,然而所有脈衝彈在碰到紫炎之後皆成煙塵。真鳳大感不解,暗忖:「雪狐族科技理應不會如此先進,難道有其他種族在暗中幫忙?這種科技若落入任何種族,都足以讓牠們從食物鏈底層攀升。事有蹊蹺。」

忽然兩名成王的雪狐族憑藉腳下飛行器飛至半空,怒瞪真鳳。牠們長有一身雪白色的毛髮,四肢健壯,而瞳色鮮艷,來勢凶凶。其中一王大喝:「來者何人!竟敢入侵雪狐族主都!放我和春雪不在眼內!」

真鳳看著這兩名王,力量似是不俗,便釋出洶湧的帝皇氣勢,籠罩整個雪落城。除兩名王之外,再無生物膽敢動彈半分,甚至不少雪狐族更因此心臟停頓,腦海充斥著無窮恐懼。真鳳認真道:「我乃人族盤古轉世,真鳳。」

兩王早就盡力釋放霸氣,嘗試抵擋那帝皇氣勢,卻大感辛苦,聽到盤古轉世四字更感無力。

春雪大感辛苦,咬牙切齒痛罵:「咱族與人族素來河水不犯井水,為什麼要突然來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