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三日之期(五)

此時,其餘四個領地紛紛傳來風雷之聲,當中更夾雜不少哭喊聲,便知耶和華與濕婆正傾力作戰,當真以一敵萬。濕婆以漆黑無光的三昧真火焚燒萬物,藥和諾貝火光熊熊;耶和華正釋放似無窮無盡的信仰力,一記又一記轟在建築物,招招破風,城內再無任何完整的建築。

春雪望向四周,只見煙霧濃濃,怒得咬牙切齒,殺意正濃,下意識地伸出利爪,恨不得把真鳳撕成碎片,帶慍色道:「冰狐,這是我們的子民呀⋯⋯」

然而真鳳的帝皇氣勢實在過於強悍霸道,無視牠們所散發出的霸氣,雖是無形無實,卻洶湧磅礡得幾乎將牠們直接推後。他臉容凝重,凜然問:「為什麼你們擁有這些武器?」

春雪瞳色偏藍,大聲冷笑:「鬼才會答你!」



冰狐猶豫一會,眼神閃爍,左思右想後,才嘆一口氣,答:「這是日族先前給我們的。」

春雪大驚,質問冰狐:「為什麼你要告訴他呀?」

冰狐望著春雪,苦笑:「人族三皇齊襲,我們完全沒有勝算呀⋯⋯真鳳,我們不會有任何隱瞞,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

春雪聽後一語不發,深知冰狐所言非虛,光憑那壓倒一切的氣勢足以證明真鳳的實力,即使其他皇前來也不未必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二人只是差一級別的王?再者,盤古可是膽敢與百大種族抗衡及作對的大人物,絕非雪狐族能惹的存在。牠心想:「也許,即使我倆要逃,也逃不掉。那大概就是足以擊敗天族的軒轅神劍⋯⋯」

真鳳眉頭一皺,問:「竟然是日族?到底當中發生什麼事?」



冰狐吞下唾液,壓下內心的恐懼才點頭,道:「人族后羿射九日之後,餘下的夕日只好逃回金陽城,但痛失九皇,讓日族瞬間跌出百大種族首十名,令身旁不少種族垂涎三尺。夕日知道金陽城必守不住,便以高度文明接近神族,希望提供保護。神族雖然強大無比,可是欠缺發展科技。」

真鳳點頭,道:「這些我也知道,然後夕日帶領一眾族民在數百年之前,於神族附近才可重建主都金陽城。」

冰狐繼續解釋:「可是,神族知夕日野心龐大,所以一直暗中打壓,不讓日族過份成長。夕日知不可終日受神族所控,所以私下連結眾多種族,打算重新再造屬於日族的勢力,擺脫神族的控制,而咱們雪狐族只是其中一族。日族給予我們武器,同時,我們會向日族提供情報,守望相助。幸好,須彌暫且和平。」

真鳳稍微收起那咄咄逼人的帝皇氣勢,讓冰狐和春雪暫可放鬆一會,再問:「那麼除你們之外,日族還招攬了什麼族?」

春雪一直留意著真鳳的神色,始終覺得有點不妥,輕道:「除了咱族,我只知道還有黑熊族和夜虎族。真鳳,我們已將知道的事,一一告知。敢問,可否放我族一條生路?」



真鳳心想:「以日族的野心,理應不只私下連結三族。」嘆一口氣,道:「對不起。我能做的,就只有讓你們沒有痛苦地死去。」話畢,他雙翼一拍,身影快如閃電,忽然使出一招鳳瞳,直指春雪心臟。

春雪明知大禍臨頭,大喝:「無恥之徒!冰狐,走吧!」以堅硬的雙爪強行擋下鳳瞳,然而雙爪直接被撕成碎片,登時痛嚎。鳳瞳雖與龍怒截然不同,乃陰柔招式,威力卻足以相比。

冰狐知牠苦心,知此機不可失,登時轉身就走,轉身一剎卻驚見真鳳已在眼前。真鳳雙瞳散發淡紫光芒,紫炎登時爆發,威力剛烈無雙,看似能吞食天地。春雪咬緊牙關,壓下痛楚,湧起雪狐之力以加快自身速度,直接撞開冰狐,以聚集鬥氣的肉身硬接紫炎。

春雪雪白的肉身被燒成焦黑,柔軟順滑的毛髮登時脫落,痛罵:「真鳳,你可恥!」

真鳳眉頭一皺,沉聲道:「抱歉。這是人族的霸主之路⋯⋯」話畢,他再爆發讓眾生無法直視的洶湧紫炎,直擊春雪。

冰狐痛心疾首,暗忖:「這就是曾經響遍須彌的鴻蒙紫炎了嗎?」見春雪落得如此下場,心情一沉,咬破嘴唇,集中雪狐之力,召出三隻栩栩如生、爪牙鋒利的白狐,更以鬥氣凝聚雙爪,加強破壞力,上前搶攻。

春雪強忍痛楚,以餘下鬥氣成錐,奮力一擊刺去,打散真鳳不少紫炎,然而紫炎似滔滔不絕,叫天地為之而動容。如斯戰鬥,渾厚能量不斷湧出,似海嘯般向四方八面湧去,讓附近地面生出不少裂痕。

真鳳以靈力越過維度,避過對方合擊,憑空斬出一劍,似斬斷空間,直接斬殺三隻白狐,餘勁直湧春雪。春雪已是強弩之末,根本無力再躲避,只能眼見劍鋒劃過自身,分成兩半。真鳳輕道:「兩位,安息吧。」話畢,他湧起龐大靈力,對著冰狐連使四招紫炎炮,威力驚人,讓春雪和冰狐長眠於此。



正當先前真鳳與雪狐族兩王激戰之時,在遠處的一座高山上,一名身穿八卦道袍的男子似慢實快般走來,直至走近另一名文弱書生才負手而立,並肩遙望雪落城。那文弱書生笑說:「招招連環,行雲流水,靈力更是渾然天成。他叫真鳳,對吧?伏羲。」

伏羲臉帶微笑,說:「對。他就是人族最強,盤古轉世。」

男子舉止有禮,笑容卻帶一份冷漠,說:「真令人期待呀⋯⋯」

伏羲點頭,轉身望向眼前男子,微笑說:「我們直入正事吧,鯤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