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地族宴會(三)

大型運輸艦降落期間,姜尚補充:「不知地族會否有科技能夠干擾我們的通訊,為求安全,我已將通訊系統改成十五種頻率。如果不能溝通,嘗試改變頻道。若非儀器被毀,理應可以自行接駁,與其他人聯絡。」

五輪東金山高約五千米,連綿起伏不斷,翠綠如玉,巍然聳立,略有數分似匍匐在地的巨龍,令人肅然起敬。眾皇看著此山,內心難免掀起波動,一時怒氣填胸,尤其看到位於山頂的一個巨大銅像被攔腰斬斷。

燧人氏握緊拳頭,沉聲道:「此仇,必報⋯⋯」

真鳳在數息之後收拾心情,神色不禁變得凝重,道:「各位,出發吧。」



所有人離開大型運輸艦後,便馬上依照伏羲吩咐分成六隊進發,五隊二千人隊以及一隊五人奇兵。

此時,山頂的古都遺址頹垣敗瓦,塵垢滿佈,灰暗牆面被塗上血和排洩物,形成一種另類的褐紅色,似是侮辱當初在此處立都的人族。其中一片空地上正有千萬人惶恐地跪著,全身不敢動彈,深怕會被面前的地族殺死,或要接受更生不如死的處罰。可惜烈日當空,無情而酷熱的陽光狠狠地直射跪在地上的千萬人族,令不少人中暑而暈倒。

忽然一頭渾身灰毛的狼跑去,一爪將暈倒的人抓成兩半,硬把他們喚醒,一時之間痛嚎聲源源不絕。牠狠道:「誰倒下,我就讓他嚐盡痛楚!」溫熱的鮮血、肉碎和器官濺在他人臉上,讓眾人大感恐怖,紛紛咬破嘴唇,不許自己倒下。

如此殘忍畫面,偏偏換來坐在高位的各個種族輕輕一笑。在那只剩下身的銅像之下,五名不怒而威的強者悠然坐著。當中,一名女子忽然睜開那雙皎潔明眸,一頭飄逸的及胸長髮,肌膚閃爍如星,身姿豐滿動人,下身一條及膝牛皮裙,甚是誘人,笑說:「無常、紅蓮、黑繩,看來人族已經到了。」

無常方臉大口,左右腰間各插有一支鮮紅如血的短鐧,亦察覺到極微小的殺意正向此處前進,點頭答:「盧娜、烙鳴,先讓火鳥族、月族和惡狼族削弱人族兵力。」



盧娜舉止優雅,輕笑:「知道。」話畢,她望向站在遠處的族員,示意開始向人族進攻。

無常閉目,向坐在左右兩邊的同伴道:「紅蓮、黑繩,古之轉世,交由吾處置。」

紅蓮雙頰有三道長短不一的黑紋,背有赤紅蓮花紋,看似血腥,殺氣騰騰,雙臂同是粗壯,點頭道:「隨汝所言。」黑繩戴著一雙黑色護臂,聽到無常一話,只點頭示意。

烙鳴看著三名地族,恭敬地說:「這次地族出手,人族定必失敗而回!」無常雙目似是複雜,只點頭以意。烙鳴乃火鳥族唯一的皇,在族內叱吒風雲,在此偏偏受到地族輕視,內心豈會好過?只是地族戰力高強,單挑幾乎毫無勝算,甚至有不少傳聞,指全部天族和地族皆可以一敵二,以致萬族不敢有何動作。

真鳳率領二千兵上山,沿途已遇到三次伏兵。憑著眾兵士的先進武器和真鳳大發神威,整支部隊只有十多兵士受輕傷。真鳳看著眾伏兵屍體,雖感奇怪,但仍然透過通訊器說:「這次宴會,惡狼族和火鳥族也在此。」



伏羲道:「月族也是。至少有三族伏兵在此,不過在山腳的全部未達傳說級,各皇在臨近攀上山頂之時,定要小心,保留實力決戰。」

真鳳呼一口氣,暗想:「走得越高,越多敵人,敵人亦越強。到達山頂之時,真不知我身後還剩多少人。」

正當五支二千人隊向山頂進發,五人奇兵亦默默進發。雖然五人之中,電王和姜尚最弱小,可是畢竟也是傳說,身手敏捷不凡,反倒比起二千人隊走得更快更順利。他們隱藏氣息,反倒一路擊殺埋伏附近的伏兵。

濕婆未讓數百惡狼有任何呼叫求救的機會,那漆黑戾炎早已將牠們燒得一乾二淨,連灰塵也不剩。電王親自見識到濕婆的威力之後,也不得不同意真鳳和王星的說話,心想:「濕婆出手快而狠,而且那戾炎⋯⋯真不愧是已成極致,未免太恐怖了吧?」

姜尚看著立體地圖,手指彈動一會,才緩緩道:「我們快將到達山頂,避免被地族發現,盡量避開伏兵,等待真鳳等人到達,我們方開始登山,進行突襲。我們可預計在山頂上,除皇之外,定有為數不少的王和傳說,所以濕婆、宙斯突襲的目標就是對方的王,否則即使是真鳳、伏羲,也可能被眾王圍攻之下受傷。可是,機會只有一擊。一擊之後,一定要盡快前往協助伏羲等人。」

濕婆和宙斯點頭同意,而電王問:「那我們呢?」

姜尚說:「電王、接引,我們的責任就是將受傷的王、傳說一一殺死。你們知道為什麼伏羲要帶一萬戰士來嗎?」

眾人搖頭不知,姜尚續說:「皇對皇、王對王、兵對兵。無奈我們只有接引一王,這一萬戰士就是我們勝利的關鍵。他們所帶的全都是三清研製的高斯武器,破壞力和穿透力驚人,而有另一批子彈已加上能量封印,更可進一步削弱對方,令我們勝算更大。」



宙斯冷哼一聲,說:「那臭老頭還真的老謀深算。」

姜尚道:「暫時已知的敵人有地族、惡狼族、月族和火鳥族。當中惡狼族未曾出皇,月族不知為何一直在他們領地附近,似久未出兵,也許遇到我們尚未知的敵人,所以我估計只會派出一名皇。火鳥族領地接近地族,量別族膽子多大也不敢向牠們出兵,所以火鳥族的皇理應也在山頂。就這樣。」

宙斯聽姜尚一話,大感有理,點頭說:「除地族之外,還有兩皇。那麼這次的關鍵就在有多少地族在此。」

忽然三股驚天動地的霸氣直捲整座五輪東金山,似乎叫眾生下跪。濕婆和宙斯各自暗暗釋出高傲氣勢和無上氣勢抵擋,然而那份壓迫感猶在耳邊狂嚎。濕婆冷道:「三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