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宴會開始(一)

真鳳帶著二千人隊走某處平地,快將抵達山頂,轉身向著戰士說:「準備好登山了嗎?」兩名千人將,基和明聽此,馬上指揮餘下戰士換上另一批子彈,更將不少裝備替換。真鳳不解,只知伏羲事先定有吩咐,亦不追問,所以趁空望向山頂那處,發覺千萬人族已在先前地族爆發霸氣之時死去,怒火中燒,卻絲毫不露。

基和明在交談之後,尊敬地說:「真鳳大人⋯⋯」

真鳳不慣被稱作大人,只好打斷他們,說:「基、明,叫我真鳳就好。」

二人一怔,才點頭續說:「真鳳,我們已換好裝備,除皇以外的敵人,請交給我們。」



真鳳一臉不解,問:「在山頂上,必定有王。你們的裝備能夠對付王?」

基說:「早在伏羲大人訓練我們之時,就告訴我們主要為你們鋪路。我們深知皇與皇之間的戰鬥,我們根本無法接觸,然而王,我們就能夠以槍械削弱,甚至擊殺!」

真鳳見基的眼神堅定,再望向明,甚至在後的戰士,驚訝問:「先不論你們能否射中,即使是王,能量也是龐大如海,你們確信能以槍械與王戰鬥?」

明毫不猶豫說:「我們相信三清大人的頭腦。他改裝槍械和子彈,讓我們射出的子彈達至超音速,再者,每顆子彈亦有符文加持,能夠抑制或封印對方能量。只要我們團結,即使是王,也終會倒下!再者,無死的覺悟,豈會有變強的契機!」

真鳳微笑點頭,看著他們,不禁回想當初的自己,感到久違的瘋狂卻熱血,道:「好!那麼,我會以一擊開路。我的背後,就靠你們了。」所有戰士雖然沒有散發一點聲音,但是他們眼睛明亮無悔,堅定不二,那是人性無私的光輝,從靈魂綻放的耀眼光芒。



真鳳透過耳邊通訊器,問:「其他人準備好了嗎?」三清、伏羲、燧人氏、女媧亦先後示意可以進發。真鳳聽此,向著基、明和一眾戰士微笑,笑說:「擁有你們作為我的戰友,是我的榮幸。」話畢,他突然拔出軒轅神劍,仰天大喝:「英雄無敵!」

一聲英雄無敵響徹五輪東金山,讓所有人瞬間燃起雄心壯志,就連三清也大感熱血沸騰。除了那支奇兵之外,所有人也被燃起鬥志,不禁放聲大吼:「英雄無敵!」一瞬之後,真鳳便出現在古都遺址,更與無常的視線對上,將無窮靈力灌注軒轅神劍之中,奮力揮去。

無常暗忖:「不愧古之轉世。」此劍劍鋒似暴長,幻化成一道淡紫劍芒,看似璀璨奪目,卻是無情,帶走過千性命,當中不乏傳說,更傷及數王。直至無常以鮮紅短鐧擋下,劍芒才消失殆盡。劍芒一散,燧人氏、女媧、伏羲和三清亦隨即來到,皆以一擊打破防線缺口,好讓眾戰士能夠闖進。

真鳳傲立古都,前世種種似是浪潮席捲腦海,怒意終於按捺不住,帝皇氣勢前所未有般洶湧,無形卻有實地將地面壓出道道裂痕,看到當中三名散發威壓的強者上身赤裸,膚色暗紅,雙瞳全白,與天族卻有數分相似,便猜到地族身份。

無常走前,黑繩和紅蓮亦站起迎戰,絲毫未懼那令人生畏的帝皇氣勢。盧娜笑說:「女媧,就交由我對付。」



無常指著真鳳,再指著天空,才用力一躍,直至半空之中。真鳳直接披起淡紫龍袍,張開淡紫鳳翼,飛掠上前向無常揮劍,怒吼:「你們就是地族了吧!」

無常知真鳳並非常人,此時戰意更是高昂,於是立即拔出另一支短鐧,與他近兵相接,道:「古之轉世,吾乃地族無常。」一雙短鐧詭異莫測,時快時慢,更時大時小,陰柔至極,每每揮劍或鐧皆有音爆之聲。

縱然真鳳劍勢剛陽猛烈,更佔有劍長之利,在無常短鐧之下,一時之間竟然未能取得上風。

一劍過後,真鳳突以紫炎襲去,變化其快,如同光影。無常也感恐怖,即以深紅業力抵擋。業力一接觸到紫炎,即使紫炎能分解業力,然而業力同時壓制紫炎,吸食當中能量。兩者硬拼,互不退讓,傳出陣陣空間波動。這些空間波動看似微細,但身在附近的王出自本能感到無窮恐懼,知道一旦接觸那些空間波動,非死則重傷,不敢絲毫靠近。

一頭惡狼看見無常和真鳳打鬥,臉目呆滯,幾乎被那份壓力壓至崩潰,渾身起了雞皮疙瘩,細說:「他們到底是何方怪物呀?即使我是王,也遠遠追不上他們。」壓下內心恐懼,向著狼群道:「來!和我一起殺盡那些士兵!」

真鳳忽然感到危險,驚覺無常右手短鐧越過維度,立即催動鳳凰之力,閉起右眼,光以左眼使出鳳瞳,扭曲左邊空間,改變其攻擊方向。見此,無常不禁叫好,說:「有趣。」

真鳳冷笑:「那我就讓你看看更有趣的事!」話畢,他右手握劍向虛空奮力一刺。那道力量一出,他突然睜開右眼,原是再使鳳瞳,將那擊全數轉移向無常胸前。

無常大驚,即以短鐧匆忙擋下,然而力量一時未及,即使盡量將那力度卸向四周,也硬生生被打後百米,更吐出一小口暗紅鮮血。真鳳雙瞳淡紫,目露凶光,帝皇氣勢磅礡,將無常的霸氣震開,並以軒轅神劍劍尖指著無常,怒道:「地族,就只有這樣?」



雖然真鳳現時只有一人,卻氣魄蓋世。無常一瞧短鐧,竟有些微凹陷,感到久違的戰意,以手背抹走嘴邊鮮血,目光漸熱,語氣不再平靜,笑說:「若三足得悉此事,會否被活生生氣死?集龍鳳血統於一身,更用得淋漓盡致。不得不說,汝令吾興奮了!」

在無常豪然一笑之後,一道暗紅霸氣向周遭湧去,似爆出一道紅光,令真鳳也不禁微微側首一怔。然而,他剛好看到那巨大銅像的上半身正倒在地上,周遭更有不少死去的人族,當下拿著軒轅神劍的右手不禁握得更緊,怒氣更濃,殺意更深,道:「我今生名叫真鳳⋯⋯來吧!無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