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正合奇勝(一)

盧娜知女媧直中自己一箭,當下呼一口氣,收好射日弓之後,湧起自身明月之力,雙手拍合再分開,形成一道色如淡淡月華的能量條,一喝:「月色隕殺!」那能量條忽然射出數之不盡的能量彈,紛紛向著女媧衝去。

如果這是夜空,定似漫天流星般美麗,偏偏女媧卻無閒觀賞,調節氣息後,不禁苦笑,只一眨眼,瞳孔彷轉蛇瞳,雙頰生出暗啞灰鱗,犬齒暴長成為一雙獠牙,吐出蛇舌,雙腳合一成為幼長蛇尾,替美絕脫俗的容貌添上數分妖氣嬌豔。

盧娜冷言:「竟是身含大蛇族血統?」

女媧從小就討厭這個令人恐懼的樣貌,可是湧起大蛇之力後,實力確有增進,湧起全身的大蛇之力,大喝:「大蛇降臨!」那澎湃的大蛇之力形成一條巨型大蛇,大蛇生有雙角,長有千米幾乎遮蔽整個天空。巨蛇以蛇身完整擋下月色隕殺,鮮血狂噴,似是血色大雨,然而在月色隕殺去勢漸弱後,便奮力張開蛇口,打算一口吞下盧娜。



盧娜再拿出射日弓,冷笑:「我有射日弓,進可攻,退可守。即使你召出巨蛇,難道能阻此神器?」射日弓弓弦輕彈,射出數箭,在巨蛇蛇口打穿數個大洞,連牙亦射得崩潰破斷。

女媧忽然超越維度,瞬間湧至盧娜附近,雙手成爪凝聚大蛇之力抓去,蛇尾無骨,打算繞著盧娜纖細腰間,道:「那我就不讓你拉弓!」

盧娜驚覺女媧竟然孤注一擲,不惜花上不少能量來成就這一次突襲,不禁感到其決心,立即超越維度逃離,將射日弓收好,卻被女媧緊緊追趕,更被其蛇尾纏繞。蛇尾奮力一扭,盧娜幾乎被扭斷並撕開成兩半,不少骨頭碎裂,吐出一大口鮮血,渾身催動明月之力,向外爆發,逼使女媧離開。

女媧感到明月之力不但陰柔,更會沉積於體內,或似劇毒般傷害身體,又或會減低速度,所以不得不後退,更趁盧娜傷勢未癒,用五彩石射出數道彩光,以補後路。盧娜滿頭是汗,美顏變得蒼白,嘴臉全是血跡,卻未理自身傷勢,立即拉弓怒射。

女媧從未猜到盧娜竟如此凶狠,不單不顧傷勢,更完全不理彩光,那枝赤紅羽箭直直射來,只與彩光擦身而過,一時反應不及而無法躲避。羽箭如電穿過女媧,在她腹部鑽一個大洞,撕裂不少內臟。與此同時,盧娜亦被彩光擊中,然而對比威力而言,彩光比起羽箭弱得多了。盧娜再吐一口血,猙獰笑說:「不只有你才有這樣決心!」



在山頂下的一片樹林,宙斯等人看見眾皇開始戰鬥,平靜的五輪東金山因此添上源源不斷而恐怖駭人的風雷之聲。宙斯心急如焚,但一直壓抑自己殺意,問:「姜尚,不少人族已經戰死!連女媧也受傷了!我們還在等什麼呀?」

姜尚一直觀察著戰況,道:「即使電王和我現時加入,戰力也遠不及對方眾王。這一萬戰士十分清楚他們的責任,他們就是為了盡量削弱對方戰力才出現的,以生命盡量削弱對方。你貿貿然出去,就只會令死去的戰士變得毫無價值。」

宙斯找不到一絲說話能夠反駁,只好死死氣地看著一個又一個同伴被殺,氣憤大怒卻不敢散發任何一絲怒氣。電王性格與宙斯相似,巴不得立即衝前,以重重靈力殺死眼前所有敵人,但聽姜尚一話,只好吞聲忍氣。

姜尚看著敵方眾王,感受牠們剩下的能量,續說:「火鳥族有兩王,惡狼族有三王,月族亦有兩王。這七王被一萬戰士暫且牽引,已是奇跡。時機也差不多成熟。濕婆,擊殺惡狼族三王,再去幫助三清;宙斯,擊殺月族兩王,再去幫助伏羲;接引,擋下火鳥族兩王。電王和我,清除附近敵人之後,則會前來輔助接引。聽我指示。就這樣。」

濕婆依然隱藏氣息,未有一絲殺意,如身旁的眾植物、樹木一樣。頃刻,姜尚雙目似散發亮光,點頭說:「去吧。我們出奇,制勝。」話語一落,宙斯和濕婆已消失於電王等人身邊,陡然在各王身邊出現,按捺已久的殺意此刻爆發如洪洪火山,盡情大開殺戒。



文和峰等人正被兩隻力能驚天的惡狼逼至崖邊,可是他們從未放棄,一直提槍盡射。那兩頭惡狼一口吞下一名戰士,再一爪抓斷十多人,新鮮血肉在口中散發香氣,冷笑:「你們這些食物!豈敢以下犯上!」

文知已無退路,可是他早有覺悟,大喝:「英雄無敵!人族萬歲!」此一聲發從內心的嘶吼,如同在平靜的湖面上拋下重石,掀起種種漣漪。山中其餘戰士也紛紛吶喊,寧願站著死,不願跪著生;這是作為人的傲氣,作為人的驕傲。

其中一頭惡狼仰天大笑:「你們還算英雄?哈哈⋯⋯」然而那刺耳笑聲未完,濕婆忽然如鬼魅般出現在牠們身後,殺氣滔天,並以天照一擊將兩者抹殺。

文和峰等人死裡逃生,情不自禁地歡呼,內心熱情更盛,手中槍械握得更緊。濕婆雖然容貌冷漠,但看著他們點頭,認同他們所做的一切並非白費。濕婆深知若非他們以子彈一直壓制對方能量,即使是皇,也不可如此輕易秒殺王。

宙斯那邊亦是如此,湧起璀璨金色的巨人之力,且以雷霆突襲月族兩王,一死一重傷,救下上百人族,立即大喝:「英雄無敵!」大批人族戰士見突襲成功,不禁奮起,戰意大升,繼續以包圍形式,連射重傷的王。宙斯看著他們,戰意更高昂,道:「那月族就交給你們了,可以嗎?」

上千名人族戰士大聲齊喝:「可以!」

峰、文、基等二千人將知戰況大變,立即重新掌握大局,重整隊形出發,分批追擊敵方,更成前錐後方陣,以前方的錐陣撕破對方防線。任何被分隔開的敵人,則會被錐陣之後的方陣擊殺。

一時之間,戰局大變,人族反佔上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