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宴會開始(四)

正當真鳳、伏羲、三清各自與地族激戰,燧人氏和女媧亦各自與火鳥族的烙鳴以及月族的盧娜大戰,戰況極為激烈。

燧人氏以大千金炎與烙鳴的火紅烈焰硬拼,造出重重熱浪,空間被恐怖的能量弄出層層漣漪,餘威更令五輪東金山山頂開始焚燒,更有不少樹木成為焦炭。烙鳴怒喝:「可惡的人族!乖乖聽話、認命不就好了嗎?裝什麼英雄好漢!還不是要敗給地族手下!」

燧人氏聽此更感憤恨難平,大罵:「認你娘的命!人族眾多英雄豪傑,先有盤古、鴻鈞,後有羲兒、小媧、三清。人族壯大之時,你們臭屁火鳥族,還是鳳凰族的孽種!」話畢,他閃過烙鳴雙爪,一拳狠狠轟去,力量龐大至極。

烙鳴張嘴一叫,超高頻音波甚是刺耳,令燧人氏雙耳微痛,動作輕輕一緩。牠趁機一拍雙翼,身影忽然一退,扯起狂風,幾乎將燧人氏的動作硬生生停下,吼:「你這老東西,也該死去了吧!連我的鳥鳴也足以亂你心神了!那邊的女人,是你女兒?」



燧人氏看見烙鳴目光中的邪念,內心一沉,激起渾身細胞,通通釋出精純且至陽至剛的靈力,殺意濃烈,沉聲道:「別打她主意。」

烙鳴絲毫不理,湧起火鳥之力凝結成一支尖銳晶瑩長槍,笑說:「你追到我嗎?臭老頭!」話後,牠立即轉身衝向女媧,飛行速度奇快。燧人氏亦怒得全速追去,怎料烙鳴陡然一招回馬槍,陰毒得很,燧人氏躲避不及,被削去左前臂。

燧人氏大怒,幸好成皇後,只要靈魂未滅,能量未盡,皆可重生,立即以能量恢復肉身,雙掌聚力打去,掌風破空凌厲。烙鳴偷襲得手,豈會未有警覺?一洞悉燧人氏打算重生左手,馬上退後,剛好避開掌風,暗笑:「臭老頭,你久未戰鬥了吧!」

燧人氏自知能量差已被拉開,內心比先前更是急燥,璀璨金色的大千金炎張狂地散開,狠狠怒吼:「你媽的卑鄙小人!」

「卑鄙?呵,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隨你怎說。」



與此同時,女媧以五彩石追擊盧娜,五彩石射出各色光芒,快若閃電,本來暫佔上風,誰料盧娜忽然拿出一把鮮紅亮麗的弓,拉弦如明月,射出赤紅如血的一箭,不只打破五彩石射出的光芒,更射向女媧。能量之巨大,更令人族其餘眾皇臉上現出驚訝的表情。

女媧目光一呆,內心大驚波動,匆忙避開,卻被盧娜連射牽制,一時之間毫無反抗能力,只敢拉開距離,不敢輕易靠近,心想:「怎可能?」

盧娜毫無拔箭的動作,偏偏一拉弓弦,注入能量後放弦,則射出一箭,令女媧大大吃驚。盧娜再射出三箭,笑容冷艷,說:「怎樣了?我常聽:女媧煉石補青天,五彩光芒照大地。還以為媧皇有多強大,如今一見,也不外如是。」

女媧以五彩石爆發彩光,僅僅擋下三箭,瞪著盧娜垂下射日弓,卻不敢有一絲放鬆,清秀柳眉緊皺,凝重問:「為什麼人族的射日弓會在你手上?」

盧娜珍而重之似的把玩著自己手上的瑰寶,目光甚是誘人,笑說:「話可不能亂說喔,女媧。這射日弓怎會是人族的呢?從數百年前,這射日弓就屬於月族了。」



女媧拼命想著過往的情況和種種傳聞,心想:「射日弓本是鴻鈞特別為后羿而煉製,隨著后羿成王,射日弓亦漸漸改變。後來聽聞后羿奮起,不惜撕毀靈魂和氣運押在射日弓之內,憑此弓擊殺日族九皇,方成神器,可惜最終下落不明。但輾轉之間,竟到了月族手上?到底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盧娜雙眉彎如月,肌膚美如玉,曲線線段優美,泛藍膚色使她更有外族味道,美貌足以與女媧相比,微微向著女媧拉弓,笑道:「你一話不說,難道想拖延時間嗎?」

女媧回想剛才數箭,稍感不妥,說:「即使你有射日弓,亦無法使出它全部的力量。」

盧娜大笑,笑時裙下現出不少風光,讓場中不少雄性分心一時,說:「女媧,即使如此,也足以殺你。既然你們來了,就留在這裡吧!」話畢,她手腕鬆開,又是一箭。

女媧冷哼一聲,掌握羽箭速度之後,不退反進,壓下身子,忽然在空中頸部微傾,避開那箭,然而左邊衣服破裂,露出誘人的鎖骨,心想:「射日弓果然不同凡響,每箭亦帶有破風之聲,更恐怖的,弓弦一鬆開,我感到射日弓從世界抽取不少能量注進能量箭中,令威力更恐怖。鴻鈞果然比三清更強大聰明。」

盧娜忽然臉露笑容,以右手拉弦之後,竟然強行扭轉弓弦,看似花上不少力氣,方才鬆手射出羽箭。倘若女媧先前被射日弓驚得神情一怔,此時她更是花容大大失色,原因只有一個,這一枝赤紅的羽箭氣勢洶湧,速度竟比先前的箭更快,威力更大。女媧不得不越過維度,為求避開此箭,可是盧娜目露凶光,心想:「捉到獵物了。」

女媧大感危險,可惜自己為避先前一箭去勢太急,躲避不及,那箭直直射穿腹部,那撕裂、火燒的痛楚湧去全身,不得不大叫一聲,心想:「射日弓⋯⋯原來如此,只要有足夠能量推動,射出的箭就會附上弓內鴻鈞設下的複雜符文,進一步壓抑對方能量。可惡⋯⋯」

伏羲聽到女媧痛嚎,不禁分心一剎望去,大叫:「媧兒!」



黑繩道:「汝竟敢分心!」下一剎,那一雙烏血帶狠狠直抽向伏羲。烏血帶所經之地,空間盡是碎裂。

伏羲一邊將真元力注入造化玉蝶射出數道柔和青光,暫且打退烏血帶,一邊生出六十四卦象反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