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正合奇勝(三)

真鳳和無常毫無放棄或退縮的意思,結果能量過份恐怖龐大,在五輪東金山的上空產生一次規模巨大的爆炸,硬將他們分開,那股能量波更將半邊五輪東金山震成虛無,大地亦輕輕震動。真鳳以紫炎護身,但也震得渾身不適,當下吐出一大口鮮血,方可調整氣息,看見無常情況與自己尚算相似,總算放下心來。

無常望向眾同伴,抹走嘴邊鮮血,瞪著真鳳道:「撤退!人族縱有九皇,也難復當年勇。」

真鳳望向四周,放聲冷笑:「這次你們痛失六王,誰勝誰敗,似乎不難猜到呀。」

無常淡然道:「汝等之修真槍械,將由吾等帶走。再者,是次吾等只欲試探人族實力。」不過一會,黑繩、紅蓮、盧娜和烙鳴亦站在無常的身邊。與此同時,除女媧和伏羲以外,其餘六皇亦站在真鳳旁邊。接引則在站在古都遺跡中,與對面的仙竹遙遙對峙。



真鳳餘光看到女媧受傷,伏羲則坐在她身旁療傷,當下瞪著衣衫不整且血跡斑斑的盧娜,絲毫未有收起殺意。盧娜雖是傷勢不輕,但有地族在旁,又豈會懼怕?反而以一個冷艷的笑容作為回應,並以誘人眼神勾引著氣魄蓋世的真鳳。

真鳳豪然大喝:「我,盤古轉世,鄭真鳳,不容任何種族踐踏人族尊嚴!任你們是百大種族,違者,殺!」

此話語氣堅定,帶有無窮魄力,而且配合著真鳳身上的帝皇之氣,彷彿帝皇向天地號令,大大震撼對方所有族員。要不是無常等地族在此,恐怕就連烙鳴也會底氣盡消,意欲逃離。

無常道:「真鳳,有緣再遇。也許下次,便是分出勝負之時。」烙鳴和盧娜向無常請示後,亦帶領自己餘下的族員向東邊離去。見聯盟與人族已拉開一段距離之後,三名地族亦轉身離去,快如流星。

正當仙竹拍翼離開,飛翔天際之時,姜尚乘著巨劍,出現在空中,看著仙竹大喝:「乾坤蒼茫,九紫天雷召來!」九顆烏金珠懸浮空中,在天空之中聚集成九道凶猛的紫天雷,更惹來厚厚雲層,令紫天雷更添威嚴。



烙鳴瞧到突襲仙竹的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傳說,臉上掛起一個陰險笑容,暗忖:「愚蠢的人族,竟敢越級挑戰,難道你不知相差僅僅一級,卻差天共地的鴻溝嗎?」於是,牠沒有前去,反倒停在原地觀賞好戲上演。真鳳見此大驚,可是知道姜尚不會貿然冒險,尤其在現時戰事已完的時候,可是為求保險,雙翼一拍趕去,在空中留下淡紫身影。

仙竹方才放鬆,就被偷襲,驚慌之色閃過臉孔,可是牠畢竟是憑著自身實力而成王的強者,一瞬之間便回復戰意,不退反進,在空中靈活地傲翔,打算逐一避開天雷,暗忖:「區區傳說,竟然膽敢挑戰王?你也未免太看高自己了吧!先前的子彈效用已經逐漸消退,你憑什麼與我打?待我瞬殺你之後,才離去也未遲!」

當仙竹快將抓著姜尚,電王陡然破開雲層,從天而降向著仙竹疾衝,左手更凝成一把晶瑩剔透、散發耀眼金光的電漿長槍,更引來九道紫天雷並匯集成一,一時之間光度極強,如同赤地上的一輪耀日,那辟里啪啦的聲音更響遍整座五輪東金山。

電王怒吼:「雷光!」將手中電漿長槍奮力向仙竹拋去,如泰山壓頂,看得所有人心跳加速,目光再也離不開這戰爭。

真鳳見此,登時減慢去勢,大感驚喜,心想:「這招,恐怕當初成王的我也無法擋下。先是姜尚以修真器具引來紫天雷,電王再將九道紫天雷集中並加入自己的電光。雷光一出,沿途竟滲入不少天地能量,種種疊加,令威力大得無與倫比,未免太恐怖了吧?電王,你已慢慢踏進兩儀之境了!」



仙竹催動全身的火鳥之力,化成史無前例般猛烈的深紅烈焰,只好與雷光硬拼,內心顫慄,心想:「這到底是什麼?是組合招式?但就算如此,怎可能威力這樣強大?」

深紅烈焰與雷光對撞,互不相讓,然而雷光看似佔優一分。電王雙手一壓,雙眼似是散發金光,大喝:「破!」此字蕩氣迴腸,響徹雲霄,雷光直直刺破深紅烈焰,穿過仙竹,留下一個血淋淋的大洞,然而牠的目光仍然空洞,彷彿不相信這殘忍的事實。

烙鳴本以為仙竹可以輕易取下那人性命,怎料事與願違,仙竹更反被姜尚和電王殺死。可惜真鳳已在附近,只好吞下這道氣,繼續保護餘下的族員離開,免得令火鳥族勢力大減。牠怒喝:「人族,我絕不饒你!」

三清暫時自身虛弱,難以繼續戰鬥,又深怕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吩咐眾人別要上前追擊,而姜尚和電王落回古都遺址,與眾人會合。伏羲扶著女媧緩緩走來,而後者臉色蒼白,毫無血色,虛弱卻楚楚動人。真鳳知女媧平安無事,便放下心來,歡喜萬分地走向電王,笑說:「電王、姜尚,你們做得太好了!竟然一直躲在那處,在牠們最放鬆的時候偷襲。」

姜尚臉目淡然,只輕輕點頭。電王則豪氣大笑,道:「我們還是放手一搏而已。若然這招不行,還是要靠你了。」

此時,基、明、峰等人帶兵回來,雖然戰士數量不足兩千,可是他們的犧牲令這場戰役人族佔盡上風。八千戰士換來敵方三族合共七名王,雖然聽來殘酷,可是這一戰實在極為化算。

女媧長長吐出一口氣,向所有人說:「射日弓現時在盧娜手上,可惜我先前被她射至重傷,之後即使和接引聯手也無法搶回。射日弓力量強大,可輕易集中能量,而且射出的羽箭速度極快,實在恐怖。」

真鳳雖然剛才全情貫注於與無常的戰鬥,可是射日弓一出現倒是惹來他的一絲注意,道:「射日弓不愧為四神器之一,每箭猶如紅光閃過,實在凶狠。看來,月族是我們的一大障礙。」



女媧柳眉輕皺,道:「相比射日弓,我與盧娜戰鬥的時候,發現了另一道更重要的消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