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正合奇勝(四)

真鳳心想射日弓乃人族四神器之一,竟然有比此事更加重要的消息,心存好奇,於是馬上追問:「到底是什麼消息?」

三清在女媧說話之前,搶說:「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撤退,待回到運輸艦上再談。」

真鳳一怔,心想竟被這一役的大勝而沖昏頭腦,不禁苦笑且點頭同意,說:「你們先回去吧,我想留在這裡多一會。」

在三清吩咐下,宙斯雖不情願,但知率先前去反倒不用理會三清,於是和濕婆率先高速回去運輸艦的位置,確保沿途安全。女媧傷勢好得七七八八,可是能量幾乎清空,為求休養,只以五彩石與伏羲在天空飛行。三清、燧人氏則與餘下的二千戰士在原路往返。



姜尚和電王留在真鳳旁邊,一同看著早已衰落的古都遺址,陣陣蒼涼感覺湧上心頭。真鳳內心複雜,面前如廢墟般的光景,曾幾何時是彰顯人族光輝一頁的地方,更是前世拼死努力奮鬥的見證。三人一時無話,剩下帶著血腥味的微微風聲,彷彿感受當年繁華。

真鳳負手而立,閉起雙眼,深呼吸後,帶著感慨道:「即使轉世,重臨古都,我依然感受到那份執著,還有那份不甘。將這裡改名為古都是鴻鈞的主意,意思簡單,正正是盤古之都。在這裡的人們,全都是盤古的子民,能夠有尊嚴地生活,能夠以人的名字生存。」

電王與真鳳情同兄弟,知他自承擔盤古轉世一名之後壓力甚大,如今看著千萬人族過去的主都更是按捺不住,說:「真鳳,無謂與前世比較。盤古就是盤古,你就是你。即使盤古再來,也不見得會比你做得更好。」

真鳳只以一聲苦笑回應。姜尚也知真鳳心情低落,不知為何這畫面大感熟悉,說:「真鳳,其實你比盤古做得更好。」此話一出,電王和真鳳也不禁一怔,他們皆知姜尚並不會為安慰別人而妄語,因此更感興趣。姜尚清秀的臉孔依舊淡然,續說:「盤古成皇之後,在審判日與天族一戰,只可以獲得慘勝;可是你剛回來須彌大陸,就先後遇上天族和地族,卻能夠保持不敗戰績,身邊未有任何一皇殞落。光是這成就,已值得盤古為你而驕傲。」

真鳳雖知姜尚這番見解確實沒錯,可是他也知道天族、地族只為試探,並非似審判日般激烈大戰,然而目光總算重回清徹,說:「謝了。如果再有審判日般大型戰爭,我不會輸。有你們在,確實好多了。」走向倒下的巨大銅像,單手將之提起,與下半身湊合,以紫炎燒熔並重新接駁,右手一撥,陣風吹淨銅像上的塵土和污跡,重還盤古的英偉。



電王抬頭望去,豪氣大笑,說:「真鳳,盤古果然比你更帥更高大!」

真鳳仰天大笑,說:「怎可能?我比較瀟灑吧。」

電王拍了一拍真鳳手臂,不禁奸笑,調侃說:「瀟灑個屁呀!他有古都,是以自己名字來命名的主都呀!你用不用弄個真鳳城呀?」

「哈,我才不要。」

姜尚看著二人互相鬥咀,談得笑逐顏開,只淡然站在他們身邊。他深知由這一役開始,不論天族、地族、神族、魔族,甚至遠方的龍族、鳳凰族,也會視人族為對等的競爭對手,下次相遇,就不會再帶有試探成份,而是全力毀滅,不容任何反撲。因此,他在腦海中分析許多,嘗試建構屬於人族的未來。



不久之後,真鳳為免魂歸西天的千萬人族被各飛禽走獸進食,便在古都遺址中挖出一個大洞,將所有遺體,連同盤古銅像安葬土下,彷彿希望盤古能守護眾多人族,令他們死後也不用受到任何苦難。

真鳳再看這殘破蒼涼的古都,眼神截然不同,似是放下自身執著,放下那些過去,長長呼出一口氣後,微笑轉身,自信滿滿地向著姜尚和電王說:「走吧,我們也是時候回去了。姜尚,以後大局要多靠你們了。」

姜尚點頭,知真鳳也大約看到大局,確實聰慧,道:「你只要準備往後的大戰就足夠。不論是前世或今生,你也是人族最強,帶領人族並敢於挑戰百大種族的大人物。」

真鳳自信地點頭,渾身不自覺地散發著帝皇之氣,看去更加英偉,更加銳不可擋,說:「電王,你也要努力變強。在須彌,就只有實力才是絕對的。」

電王豈會不知此話真實,如果他早已成皇,剛才恐怕不只仙竹,就連整個火鳥族也要留下性命,甚至連射日弓也能搶回,認真說:「得道呀⋯⋯還真的虛無漂渺。不過,我也會盡力變強,總不可以拖你們後腿呀。」

真鳳輕輕搖頭一笑,從不覺電王會拖自己後腿,雖然實力相差甚遠,可是二人經歷生死,互相信任,願意將背後交給對方守護。再者,他知電王潛力極高,光是能將天地能量滲進自身的攻擊,足以令電王勝過其他傳說。即使是當日的傲,也不能戰勝電王。

真鳳看著整個古都,鄭重地微微鞠䩑,道:「我,鄭真鳳,在此望死去的人能夠保佑人族以後氣運昌盛,更願你們得以安息,來生不用再度受苦。同時,人族,定會登上食物鏈頂尖;人族,定會變得更強大。」電王和姜尚向他們鞠躬,以示敬意。

三人背向古都,往西方進發,趕回大型運輸艦與三清、伏羲等人會合。
已有 0 人追稿